。膚色的時光。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情感分享

月初看到香港有《膚色的時光》這場表演時,謎幻推理音樂劇吸引了我。
看到宣傳單張上寫著「你從未聽過如此殘忍又撕裂的陳綺貞,在劇場導演王嘉明的手裡,黑色的太陽就要盛放 — 一部以陳綺貞的情歌還原殺人現場的謎幻推理音樂劇。
雖然沒有特別的喜歡陳綺貞的音樂,但她的音樂對我來說是白色的,是清新的,為什麼《膚色的時光》會說她的音樂是黑暗的呢?
為什麼以她的音樂貫穿的戲劇是結合著愛情與謀殺的呢?
因為一堆不解的謎團,所以我走進了劇院看這次的表演。

第一次看兩面台的舞台劇。
事前根本想像不了兩面台是怎麼一回事。
進場後,便成了我今天的第一個驚喜。

因為不方便在場內拍照,所以借用了莎士比亞的姊姊們的劇團面書上的照片。
觀眾分別坐在舞台的兩邊,舞台在兩邊觀眾的中間。
而舞台上有一道牆,將舞台分隔成兩邊。
只有牆中間的一扇門和一邊有個小窗,把兩邊的舞台連接起來。
而牆和門是離地的,可讓觀眾從這條隙縫窺看另一邊舞台發生的事。
隙縫下面有一條軌道,在醫院的場景中會推出病床。
有時候,演員會打開那扇門,在那位置演出,讓兩邊的觀眾看到同樣的演出。
有時候,演員在一邊演出,演出的畫面會在投射到另一邊的牆上,讓看不到演員的那邊觀眾可從投射到牆上的影像看到演出。
有時候,演員在其中一邊演出,沒有投射的影像,觀眾就要靠在牆下的隙縫和小窗窺看對面的舞台。

起初我還以為開場時,中間那道牆是會升走或是收起來的。
開場後才發現這是舞台的一部分。
其實當演出在另一邊舞台的時候,即使可以看到投射在牆上的影像,也不清晰。
我曾經不太理解這個舞台設計的原因。
但一直看下去,我開始了解這個設計是有心思的。

劇中Copy拿著面膜時有這樣的說法︰「如果我們活在二維世界的其中一面,我們永遠都不會看到世界的另一面,只有活在三維世界,我們才會發現另一個平行時空。」
如果相信這個世界有平行時空的話,這道牆不就是我們與平行時空之間的一道牆嗎?
劇中Jenny與小莫在小吃攤碰面的時候,又有過這樣的說法︰「平時和姊妹們總是看似開開心心的,所以有些話也就沒法說出口。」
而Copy也說過︰「我們本來就不只一面,只是大家只看到我的一面,可以嘲笑的一面。」

其實我們都有不只一面,只是我們選擇將別人想看的一面顯露出來,同時我們選擇只看到別人的其中一面。
每個人也有黑暗的一面,我們的人生也彷如有一道牆,分隔著黑暗與光明的一面。
如果,我們控制得到這道牆,那還好。
不然,黑暗會將我們吞噬。
如果舞台上沒有這樣的雙面台,要表達這樣的意思就比較難了。

劇中第二個驚喜是有不少輕鬆的笑位。
《膚色的時光》總體是套有點沉重的舞台劇,但由於演出長達三小時,如果沒有一些笑場的平衡,相信觀眾也會有點吃力。
當中有些場景真的是輕鬆有趣的,例如天仔在小吃攤招呼客人時愛演戲、Copy和Makoto、阿雄先生三人在日式溫泉流浴的場面等。

另一個驚喜是故事的結局。
其實也不知算不算是驚喜,因為結局一點也不帶「喜」,但的確是我預料不到的。
我從沒想過在這個真實與虛構的空間裡,隱藏著的不是單純的愛與不愛,而是早有預謀的計劃。
Eyes死了。
小莫死了。
恩慈死了。
Copy也死了。
似乎,下一個就到Makoto死了。
原來當愛情去到一個冷血、殘暴的程度後,滅亡是唯一的結局。

看完《膚色的時光》,讓我受到很大的震撼。
整套劇的每一幕都緊緊相扣。
活生生的角色使音樂與藝術結合。
燈光、歌曲、配樂,一步一步帶領我走進陳綺貞音樂中的黑暗世界。
在劇中,每一個角色讓我對歌曲本身的詮釋有了新的看法。
同一份歌詞,本來就應該有很多的意思。

劇中每個角色都有一首陳綺貞的歌曲作為主題曲。
原本我覺得是甜美、快樂的歌曲,套在每個角色身上後,突然發現,每首歌、每個人,都有著黑暗的一面。

Eyes — 倔強愛情的勝利

「我的關心  治療你殘缺的自信 我是你不容懷疑的決定」
「我們才有了共同的難題 我們的未來要不要再繼續?這就是我們所謂的,愛情?」

Eyes一廂情願地用自己的方法愛著怡君。
當怡君越覺壓迫越想反抗的時候,他內心的惡魔亦因此在滋長著。
Eyes一開場說︰「我要告訴你們一個關於我被謀殺的故事。」
其實,他不只是被怡君謀殺,他還被自己的心魔謀殺,被愛情謀殺。
因為他倔強地用錯的方法堅持愛情,終於他也走向滅亡。

怡君 — Self

「其實我也無法忠於單一感受」
「是我用真實的編造了謊言 就算我用殘破的證實這世界 再一次讓我嚐盡犯錯的甜美 甜美瞬間」

因為曾經受過傷害,怡君不再相信愛情。
由她把恩慈推落樓梯的一刻,注定她的愛情將會滲透著殘暴與不堪。
她一步又一步引導著Eyes與小莫走向滅亡,是為了享受犯罪的刺激與甜美時刻。
內心掙扎時,她就去找恩慈,像是一場懺悔,讓她可以繼續心安理得地進行她的計劃。
甚至到最後,黑暗已經把她吞噬了,她連懺悔的時刻也不需要了。
所以她把恩慈殺了。

Jenny — 小塵埃

「我在這裡 比黑暗更深的夜裡 擁抱我或是傷害我」

對Jenny來說,她的世界只有兩個極端,盟友和敵人,沒有中間點。
只要是她的敵人,她還是會想盡一切方法利用他,然後清除他。

Copy — 躺在你的衣櫃

「你的身體跟著我回家了 我把它擺在我的床邊 它曾經被你暫時借給誰 它現在靜靜的 躺在我的衣櫃」

Copy愛上了Pinky。
然而Pinky只是怡君虛構出來的人。
Pinky只是怡君想要投射出來的角色。
因為無法在Pinky的世界抽離出來,所以被怡君利用了。
或者Copy不是不知自己在踩鋼線,但是心魔戰勝了理智,使他沉淪下去。

阿雄先生 — 表面的和平

「我也無所謂 你說什麼都對」
「曾經小心翼翼 維持表面的和平」

一直保持理性的阿雄先生,努力地維持表面的和平。
他這樣做不過是為了掩飾他將要泛起的漩渦。
他完美地飾演了「最安全就是最危險」的故事。

小莫 — 旅行的意義

旅行的意義是我最愛陳綺貞的歌。
有些人喜歡去冷門的地方旅行。
這些人,心中總是有一個無法說出口的原因。
他們不像一般去旅行的人單純地想休息,或是玩樂。
他們心中有著一份執著。

「你迷失在地圖上每一道短暫的光陰」
「你離開我 就是旅行的意義」

小莫喜歡著恩慈,因為這是他唯一的初戀,無人能夠替代的初戀。
即使他曾經和怡君在一起,他心中始終住著恩慈。
恩慈出了意外後一直昏迷,小莫才醒過來,知道自己只能愛著她,不能再愛其他人了,所以他離開了怡君。
十三年來,恩慈沒有醒過來,小莫沒有看過她。
因為沒有她,所以他不斷旅行,他一直走不出失去她的陰霾,他無法說明自己的心情,所以他去了無法解釋為何要去的地方旅行,那是一種逃避。
旅途中,他厭棄黑人的膚色,因為他覺得髒。
他慶幸自己是黃皮膚,因為他不想承認自己有污點的人生。
十三年後,面對恩慈與怡君,他終於自私地選擇放低自己有過的情感。
可是他的選擇終究傷害了身邊的人,所以他最後還是死了。
死在他曾經傷害過的人手上。
把記憶埋葬在旅途上。

 

場外有兩塊《膚色的時光》的展板,上面的海報最有趣的地方是有些字是寫反了。
就像是另一面的文字,也像是鏡子裡看到的文字。
愛情的對立面究竟是什麼?
是不愛?還是恨?
「膚色是忌妒的顏色,是我對你所有回憶的底色。」
只有皮膚可以徹底證明時光在我們身上留下的痕跡,無法掩飾。

完場後,在場外可以拿到莎士比亞的姊妹們的劇團的書籤留念。
還有別的紀念品可以購買,有CD、布袋與書冊。
差點就被書冊吸引購買,不過實在太大本,很難帶回家,所以最後也放棄了。

《膚色的時光》是值得一看再看的演出。

廣告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