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男孩(七)

最後的留言:「愛我好嗎?」

身體越來越差,MILK心中有數。
她沒有把這事告訴任何人。
因為她明白當到了醫生也幫不了她的時候,沒有人可以幫到她。

MILK想起巧克力男孩曾跟她說的一個故事…
從前地球經歷過多次的冰河時期,
每次冰河時期來臨時,
都是對能夠從上次逆流存活下來的生物的一個新挑戰。
那時有一種星型的生物住在海中,
牠們會在身上發出淡淡的光茫,
總是一雙一對地在海中浮游的。
雄性那顆星每次總會用牠們的溝通方法告知雌性那顆星:「我一定會陪你度過每一次的冰河時期的。」
但是今次,雄性星星說:「我知道這是最後一次冰河時期了,你要好好過…」
雄性星星游走了。
雌性星星想追卻追不到。
聽說這種生物從此滅絕了,沒再出現在地球上。

以前,MILK以為巧克力男孩告訴她這個故事,
是想讓她知道他不會離開自己,
原來他一早就向她預示了他的離去,
只是她一直沒意識到而已。
在巧克力男孩消失不久後,
MILK一時意氣,
把他的電話號碼、地址、電郵都刪除了。
他的一切,都悄悄在她生活中撤走,不留半點痕跡。
隨著記憶日漸變差,
朋友都不願把他的聯絡方法告訴她,
她已無法聯絡他。
即使是他的近況,朋友也刻意不在她面前提起,
只是一次聚會中,友人不小心透露他已開展了一段新戀情。

她知道很快就要經歷她最後的冰河時期。
她唯一的方法就是託身邊的朋友把口訊傳給他。
也許他不會聽到,
也許他聽到後也沒有任何回應,
她依然很想跟他再多說一句,
她很怕不能跟他再說一句,
就只是一句:「愛我好嗎?」

剛剛收聽到你現有新歡
供給她的關注全球之冠
終於很清楚這前任 最後屆滿

 

—— 今天要聽 Kellyjackie 陳曉琪《七年滋養》

One thought on “巧克力男孩(七)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