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欣桐。《回家以後》

當阿嬌遇上失意時,吳克羣為她寫下這首歌。

即使每個人的家都不一樣,
但我們都想回家以後,
可以放下所有的包袱。

人越大,煩惱也越多。
當開始有自己的責任、工作,
便會遇到不同的難題。
當遇到越來越多的人,
便會聽到很多流言蜚語和難聽的話。

在外人面前,
假裝堅強變成我每天的例行工作,
即使這種假裝成為一種習慣了,
我還是希望回家以後,
可以做回最簡單的自己。

家,
成為我的避風塘,
讓我這艘小舟經歷完每天的漂泊後,
可以享受安穩、寧靜的一刻。

失意時,
很希望家裡會有一雙肩膀,
默默地陪著我,
讓我可以依靠著,
已經可以驅去心中的不安。

 

寂寞時,
很希望家裡會有一雙手,
只需緊緊握著我的手,
讓我感受到溫暖與力量,
已經可以抹去我的恐懼。
想哭時,
很希望家裡會有一個嘴巴,
微笑著什麼也不用說,
讓我也記得要牽起嘴角,
已經可以忘掉原本的無助。
其實,
我不過希望有一個不管我做錯甚麼,也不會質疑我的人。

 

有如機器般忙碌的生活並不可怕,
最令人難過的是,
我並不是一部機器。
機器做機器的工作並不難過,
然而,當發現自己的心是有血有肉有情感時,
便會為自己忙碌而傷感,
沒法逃避生活,
寧願真的成為機器,
失去情感或者會令自己好過一點。
女人難做,
無論社會如何進步,如何公平,
男女之間本來就是不同的構造,
根本不會一樣的。
大多數的女生,
注定擁有一顆感性細膩的心,
永恆地追尋著一個會等自己回家的人,
一個會愛著自己的人。

 

 

我可以不哭 不要誰的幫助
我可以堅強的自己作主
我可以像個 機器一樣 不停忙碌
我可以試著把耳朵摀住
不聽那流言蜚語多殘酷

只要我在乎 的人相信 我就滿足
外面的風雨侵襲著我
至少我還有一扇門能保護

回家以後 我只需要一雙手
能夠將我手緊握
不管做錯甚麼 不會質疑我
女人難做 謝謝你能愛著我
愛著卸了妝的我
謝謝你讓我懂女人再難做
我卻沒做錯

回家以後 謝謝你能愛著我
愛著卸了妝的我
謝謝你能在我身邊陪著我
讓我還是我

廣告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