ღ 黑色的.樂觀 ღ

自從與他分開後,她幾乎每晚都做同一個夢。

穿上婚紗的她,配上精緻的妝容,本應是這天最漂亮的女人。
可是純白的婚紗漸漸被染成血紅色。
那些血是從她腰間的傷口滴下來的。
竟然有人狠心將這個美豔動人的女子一刀捅傷,又長又鋒利的刀刃全插進她的腰間。
而最可恨的是她看不見傷她的人,也不知道那人的動機。
感覺不到痛楚,也沒有意識要制止流過不停的鮮血。
她只惦記著今天的男主角。
黑暗中,沒有別人,也不需要別人,
她,只需要他,一個會保護她的男人。

「由別人嫌我笨 我不理 我不在乎」

由他一年前的求婚開始,她一直期待著今天的到來。
只得一年時間籌備婚禮,其實很趕急,尤其是只有她一個人去張羅所有事情。
她不介意,亦沒有任何怨言,她就是這樣單純地想成為他的妻子。
她覺得,只要自己把事情全都做得妥當,他就會愛她多一些。
縱然有朋友提醒她,一個疼惜自己的男人是不會讓未婚妻獨個兒扛下婚禮大大小小的事務,她還是對他有信心。
只因他說過喜歡她對他的信任。
一句簡單的話,她牢牢記住了,一輩子地記著。
即使這一年她常常都是自己一人,卻從不覺得孤單,心中仍然感受到滿滿的愛。

「讓我以樂觀 擊倒最慘的戲碼」

別的準新人總是成雙成對,她總是形單隻影。
有很多女生會因為煩瑣的籌備細節而緊張過度,演變成婚前恐懼症,
她同樣緊張,卻一直以微笑面對所有難題,
他偶爾一、兩句慰問,就足以讓她覺得很窩心,可以繼續擊倒面前的重重難關。
對她來說,她不是樂觀得甚麼困難也不怕的人,只不過她實在找不到悲觀對事情的幫助。

其實,她也有悲觀的時候。
她最害怕找不到一個與自己相愛的人,她擔心遇上了又錯過了。
只要可以跟相愛的人白頭偕老,就是生命中最美的事情。
她就是一個這樣傻的女子,擁有愛就變得無畏無懼,深信等待中的人就是會保護自己一輩子的人。

「悲觀的人悲觀 不過盼被維護」

當整件婚紗的裙擺都被染成紅得刺眼的血紅色時,
她的視線漸漸迷糊,看不清迎面而來那人的樣貌,
但她知道她一直等待的人終於到來了。
是的,有些人就算你還未看清他們的樣子,你依然認得出那份熟悉感。
這熟悉的感覺,誰也代替不了。
是他,就是他。

她的嘴角愉快地向上揚。
緩緩地站起來,想靠近他,想親近他。
不知為甚麼,他冰冷的臉孔沒半點笑容,似乎不怎麼為這個大喜日子而高興。
終於兩人來到觸手可及的距離。
他捉起她的左手,親手將她手上的結婚戒指除下來。
『我們不要結婚了』
他拋下一句話就帶著戒指轉身離去。
她拉著他,他凝望她。
他垂下眼睛注視著利刃下的傷口,
迅雷不及掩耳的情況下,他把利刃從她身上抽出來,
傷口像缺堤般,血如泉湧,
她終於覺得痛了。

「華麗地前往火化 能下世遇見他」

她不想放手,可是手已經無力,整個人倒在地上。
他眼中彷彿閃過一絲淚光,但很快回復冷漠的眼神。
『你會回來,對嗎?』
他沒有回應她,可是她像是聽到他在身邊回答說『對』。
有著這一個字,她不再害怕了,微笑著吸完最後一口氣。

「讓我最樂觀 孤單到死的剎那」

夢醒了,
她卻沒醒來,
一直活在他還未離開的世界中。

「還是在迷信 他會墳地裡贈我花」

天真的她相信與他的相遇是生命中的救贖,
事實上,她太樂觀了。
由始至終,
傷她的人是他,她看不到,
推她跌落深淵的人也是他,她不知道,
甚至最後讓她的心血流不止的人都是他,她卻還以為他會救她。

「青春假如可苦戀過 也是無負」

如果生命注定充滿著謊言,
究竟知道得越多會越快樂,抑或全不知情才可享受幸福?
對她而言,甘願被蒙在鼓裡可能會遭到冷嘲熱諷,
然而若可以重新選擇一遍,
她仍舊會選擇相信他,愛他,接受他。
縱然夢境日復日纏繞著她,只要她還有力氣樂觀面對,
其實,未算苦。

「行刑時 能樂觀地痛苦 未算苦 誰會在乎 我在乎」

誰人可肯定他不會有回心轉意的一日?
既然沒有,那就別說不可能。
他,或者,會回來的。

—— 故事大綱來自 容祖兒《樂觀》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