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過,愛不到(四)

❖ 我們的愛情戲碼 ❖

周旋在藍翎和小如之間,Nic卻不覺得自己一腳踏兩船。

如果要問Nic喜歡哪個她多一點,他會很肯定地說『兩個都喜歡』。
不過,如果要問Nic愛哪個她多一點,他應該會說『藍翎』。
但如果要問Nic可不可以為其中一個她而放棄另一個她,他會說『不可以,兩個都值得愛』。
至少,此刻,他真的不會放棄她,或她。

與藍翎的是愛情,與小如的是感情。

「談及愛都子虛烏有 但我演得優秀 至死不會放手」

假如他是單身,他身邊的朋友會鼓勵他追求小如,
因為二人識於微時,個性又合拍,有共同的興趣和嗜好。
雖然外形像兄妹多於情侶,
不過小女生沉迷的韓劇,不也是常出現像哥哥一樣的「Oppa」嗎?

假如他是單身,認識他的同學會鼓勵他追求藍翎,
因為兩個人站在一起時,所有人都會以為他們是情侶,不僅是外形上的合襯,還有不用言語也做到的默契。
可惜他和她之間最大的距離,就是所有朋友、同學都知道小如的存在。

那一次,小如突然說很想BBQ,嚷著要跟他帶她去同學們的聚會,
即使他曾推說怕自己只顧與同學聊天而忽略她,
她還是堅持要一起去,
而且還要求他先拿照片介紹給她認識,好讓她到時不會對他的同學完全陌生。
於是,他就在沒有知會藍翎的情況之下,帶著小如出席同學的聚會。
當小如拉著他走近藍翎時,說真的,他很緊張,
心急速地砰砰的跳著,有一刻他真擔心會穿幫。
猶幸藍翎並沒有太激烈的反應,令他舒了一口氣。

「其實你我各自也都交足貨 互擦出火花語調神態不錯 人家不會看出很不妥」

Nic當然也擔心藍翎心裡不舒服,但礙於小如在場,
只好偶爾偷偷地用眼神和裝可憐向她表示歉意,又悄悄將燒好的食物分給她。
有時藍翎會迴避他的眼神,然後默默轉動著燒烤叉,目無表情的。
有時她還是會展露笑容,與同學攀談,回復平日的神采。
有時她會用表情告知他,她OK的,只是也會扁嘴奢求他會哄回自己。
最後,這場兩女一男的愛情戲碼終於有驚無險地落幕。

「多想問你 共我故事已否淪落到悲慘境況 可是恐怕說穿 無法再演出更不安」

他送小如回家後馬上致電藍翎,他聽得出她有點生氣,亦有點落寞,立即認錯道歉。
很快,他便知道她原諒他了。
藍翎在他面前就是如此溫馴和心軟,
一句甜言蜜語、一句對不起,
已足夠融化她的心。
經此一役,他發現藍翎比他想像中更愛他。
他知道他對她還不夠好,他希望自己變得更體貼更溫柔,
即使當不了她身邊圓滿的男朋友,也做個更完美的情人。
他忽然很感恩,上天讓他遇上兩個很好很好的女生,他想對她們更加更加好。

「無中生有 相識到相戀誰都接受 而愛消失卻存在理由」

只是,
接收到兩份愛,不代表也可以傳遞兩份愛出去。
愛情就像存在於天秤上,
失衡時並不是一切歸零這麼簡單,
而是左右一高一低,將秤內的所有東西都打翻。

一不離二,二不離三,
假裝若無其事、沒有曖昧的戲碼,又豈止BBQ那一次呢。
小如好像變得越來越黏人了,總是說要跟著Nic出席大大小小的同學聚會及學校活動,
同學們對小如的加入也沒有意見,反正年輕人很快就可以玩在一塊的,
除了藍翎。

每個人都渴望愛與被愛,藍翎也是。
有很多事情,她真的可以為了Nic而啞忍,但也不是每件事她都甘心妥協的。
雖然藍翎是第三者,她願意只擁有半個他,但不代表她願意經常與他的正印見面。
與小如接觸的機會越多,對她和他就越危險。
她,害怕她和他的關係會被揭穿,更害怕失去他。

「甜言蜜語亂說得變酸 仍似冤家不分辨箇中恩怨」

然而,Nic面對小如的要求,沒有拒絕。
就這樣,讓三個人一直處於咫尺之間。
然後,他想藍翎配合他演出每一場戲。
為了愛,
她,無奈地,演出著。

「若顧念懷內那溫暖可否心軟 定鏡中如情侶最動心一吻 先打算」

有一次,她告訴他,她想放棄了。
他心痛地安撫著懷中的她,最後她還是答應繼續演下去。

「懇請不拆穿 情緒都未復原 流下淚的確是不知怎算」

再一次,她受不住了,她哭了。
嗚咽的聲音聽在他耳中,有如一根根幼針刺痛著他,
他說他會找藉口不讓小如出現。
她唯有相信他。

「求你為我鼻子一酸 將戲做完 捱下去演出哪可中斷」

她的演出越來越自然,心卻越來越麻木,
彷彿只要他說甚麼,她不單要做到,更要做到最好。
他知道她很辛苦,他卻捨不得放手,
彷彿只要能夠留住她,他總有一天可以補償給她的。
他和她的緣份,未斷的,他相信。

「留低可以嗎 和你關係未完 即使交錯愛恨如此凌亂」

我們繼續演下去,好嗎?

待續……

—— 故事大綱來自 胡鴻鈞《我們繼續演下去》

▷▷ 按此回顧   上章《愛過,愛不到(三)》文章 ◁◁
▷▷ 按此閱讀   下章《愛過,愛不到(五)》文章 ◁◁

2 thoughts on “愛過,愛不到(四)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