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過,愛不到(番外篇)

❖ 小如的話 ❖

七年。
跟Nic一起七年了,終於,我們決定結婚了。
身邊有朋友說很羨慕我,不但能捱過七年之癢,而且還可在這個關口開花結果,是最完美的結局。
也許,他們是對的,畢竟人生中沒有幾個情人可以陪伴自己七年的。
只不過結婚了又能代表甚麼呢?
男人常說結婚只為了給女人一個名份,
那我呢?我的婚姻不過是出於他對我的一份內疚吧?
朋友們都不知道,他曾經背著我愛上另一個女生,
後來,即使他和她分開了,人在我身邊,心卻沒有回來。
從此以後,在我身邊的只是一具沒靈魂的軀殼。
我覺得,我並沒有在這段三角關係中勝出……

「我 留著你在身邊 心 仍然很遠」

幾年前,我知道他愛上一個叫藍翎的女生之後,
很生氣,也很慌張,我沒想過他會背叛我,但我更害怕失去他。
我偷偷去找那個女生,警告她別當第三者。
我早就料到他會發難,只是他的反應確實比我想像中激烈。
那一刻,我覺得,他愛她多過愛我,
不過,我就是不願意放手。

其實我不肯定,那一次,他與她有沒有分手,
只知道,他的心思都放在她身上。
或者,我是幸福的,起碼在情人節、聖誕節、生日等日子,他都陪著我。
既然在所有人面前,我還是他的女朋友,而他也交足戲份,我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相信他。
將心比己,我覺得她是有點可憐的,愛得不明不白,沒有身份地位,都依然愛他。
換轉我是她的話,我未必有勇氣愛下去,
第三者的包袱,實在太沉重了。

往後幾年,我努力地撐著,提防著他身邊的女生。
我開始發現,原來,我很害怕有天醒來,他已不是我的男朋友,我無法再愛他了。
幸運的是,他沒有再跟別的女生發生曖昧了,
只是,他看我的眼神已沒有從前的疼惜了。
他留在我身邊,彷彿是一個習慣而已,可惜,他不再習慣愛我了。
他,沒有越走越遠,但我感覺到他站在一個離我有點距離的地方,
不管我走前多少步,好像也回不了當年的位置。

「觸摸得到 揣摩不到 這麼近 那麼遠卻仍然」
「相宿相棲 不聲不響 我跟你 已改變已無言」

拖拖拉拉好幾年,我有點迷茫,究竟我和他,是愛還是不愛?
自從那一次的背叛之後,他對我的所有決定,都沒有異議,
彷彿因為他覺得自己虧欠了我,所以就用這種順從的態度來補償我。
有時候,我真不知道該不該開心,往好處想的話,只要是我說的,他都會努力辦到,
聽教聽話的情人,應該是很多女生都渴望擁有。
但,面對一個不會逆自己意思的男人,完全沒有生氣的機會,也很少會吵架,我漸漸不懂如何維繫與他的感情。
我曾說服自己,維持著平淡的關係也許是種幸福,畢竟心愛的人仍然留在自己的身邊。
然而,由他放棄主見那一刻起,他,好像已不是他了。
讓我心動的那個人,真的是這樣嗎?他,其實早已不見了。
只因我任性,才不想放他走。

「心中所想 原來離我多麼的遠 像天涯那一端 沒法行前一吋」

結婚,是我提出的,他沒有反對,
甚至有認真地向我求一次婚。

記得他向我求婚前,他參加了同學聚會,我沒有再跟去了,
可能年紀大,明白有些事情若然要發生的話,根本就阻止不了。
那個晚上,他沒有找過我,我不知道他幾點才回家,只覺得那天以後,他好像有一點改變。
話變得更少了,不管是對著我,還是他的家人,很多時候都是沉默的,
他常常像在思考一些事情,又好像不是,總之就是猜不透他在想甚麼。
不久之後,他跟我求婚了。
沒有很特別的安排,就只有一束花和戒指,
可是這樣已足夠令我鼻子一酸,因為他可以做到這樣,已是意料之外。
就這樣,我們定了婚期。

他給了我一個很夢幻婚禮,我就像公主,而他就是王子,接受別人的祝福。
在婚禮上,我得到的除了一紙婚書,還有愛的感覺。
可惜,這個感覺就只維持了一個晚上,
回到家後,他回復那不愠不火的態度,感覺完全不似一個新婚的人。
我們沒有度蜜月,也沒有放個悠長的假期,第二日就回到工作崗位,
好像發了一場夢,夢醒後如常工作如常生活。
最實在的感覺,就是早上睜開眼睛就可以見到他。
他會有同樣的感覺嗎?我希望會。

「我想伸手拉近點 竟觸不到那邊 就欠一點點 但這一點點 卻很遠」

我很努力,嘗試當一個好妻子。
然而,他好像不太需要我。
我們之間,客客氣氣地相處,客氣得有點冰冷。
我煮早餐,他會吃,吃完就把碗碟收拾好。
我買了他最愛的電影DVD,他會看,但總是戲未演完他就走開弄其他東西。
我給他一個Goodbye Kiss,他會微笑,不過沒有回我一個吻。
我跟他聊公司的事,他會聽,卻從不跟我分享他的故事。
有時候,我想不到跟他說甚麼,他也曾不說話。
兩個人的距離明明很遠,但兩顆心,就是差了一點點,沒法接通。

「一天一天 日日夜夜 面對面 既相處也同眠」
「一點一點 逐漸逐漸 便發現 縱相對卻無言」

原來,無論我多努力,還是無法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
結婚不結婚,分手不分手,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不是藍翎,他愛的不是我。
或者,我贏她的地方,就只有我比她早認識他,而不是他愛我比愛她多。
為了責任,為了承諾,他留在我身邊,
最後我辛苦守住的,只得他的身體。
我恨我自己,為何明知事實如此,仍不願放手。
如果,他真的要走,我根本連他的人也留不住,奈何他的心不在,也沒下定決心離開我。
因為愛,只要他願意留下來,我便不願意放他走。

「也許終於都有天 當你站在前面 但我分不出這張是誰的臉」

連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盲愛多久。
我更不知道,他會不會有天突然醒覺,要離開。
假如可以的話,就讓我們繼續走下去,縱然時間有可能沖散我們,但此刻我依然想捉緊這麼近那麼遠的他。
或者有一天,我可以修補到我們之間,那一點點的瑕疵,那一點點的缺口,
那,一點點的距離。
請祝福我吧。

—— 故事大綱來自 容祖兒《這麼近那麼遠》


▷▷ 按此回顧   《愛過,愛不到》文章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