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舞女孩的故事(二)

❖ 是追求的夢,還是困身的鎖? ❖

芭蕾舞團考核當日,真的有很多考生。
我在自選表演中選了古典芭蕾曲目,雖然難度不是最高,但是我最熟悉的芭蕾舞。
考核結束後,他來接我吃飯,說要慰勞我。
路上,遇上他的朋友,他們跟他一樣都是專業的會計師,
他們生活圈子、習慣、方式,都和我這個黃毛丫頭很不同,
我突然覺得,他要一直遷就我,應該很辛苦吧。
席間,當他的朋友知道我打算當一個舞者時,雖然他們都禮貌地鼓勵我,但我知道他們都覺得我的想法太奇怪了。
說得好聽就是追求夢想,說得難聽就是不設實際。
他沒有說甚麼,我明白這已是最大的忍讓了,所以我乖乖地吃完這頓飯,再沒說跳舞的事。
有些話,不能說,就是不能說,
即使很愛很愛對方,
畢竟我們的世界不只兩個人,還要顧及身邊的人。

「逆流俗世裡 誰又能自由地喝采 為何但求別人認同 偏不敢說出愛」
「為何在乎別人流言 不敢灑脫地愛」

幸運地,經過激烈的競爭下,我成功加入芭蕾舞團。
但這並不代表可以鬆懈,反而要開始更艱苦的挑戰。

芭蕾舞團裡的一切都講求專業,
身體柔軟度、體重、眼神、舞衣、妝容,全都要絲毫不差地符合團內的要求,
因為只要有一絲的差錯,就足以失去升上首席資格,
假如永遠沒法當上首席,其實待在團內也沒有任何意思,
畢竟配襯就配襯,芭蕾舞者與一般舞者不同,
一輩子靠邊站的芭蕾舞者就是失敗,無論如何也要當一趟主角,
所以,每一位團員每一天都活得小心翼翼。

為了有完美的體態,我不得不減磅。
我自小就很饞嘴,總是吃個不停,而為了跳舞,我要多花時間運動才可保持標準的身型,
可是,標準再不是「標準」,我必須比現在更瘦,至少要減到90磅才行。
在無法增加運動量的情況下,只能放棄美食,甚至正餐,大部分時間都只吃蔬果果腹。
改變飲食習慣後,明顯見到體重有下降,但亦因此而影響到我與他的約會。
他既擔心,也略帶不滿,他覺得我太不愛惜身體。『多吃一點吧,妳越來越瘦了,面頰瘦到沒有肉了。』
『我就是想瘦,最好給我多減5磅,團內每個女生都超瘦的,我要好好努力。』
『我真不懂妳,不吃東西又怎會有氣力跳舞呢?妳以前跳舞也沒吃這麼少。』
『以前我只是專注跳舞,現在我要將跳舞變成專業,需要的付出當然有所不同,而且既然我好不容易才考進去,當然要拿出最大的誠意與毅力,才不枉過。』
『妳開心嗎?妳知不知道妳的笑容少了。』
『無論如何,我都覺得值得的。』
『究竟妳現在是在追逐夢想,抑或被夢想的枷鎖困著?』
『我……不會後悔的,現在我只剩下面前一條路,我想繼續走下去。』
『妳應該知道,我只希望妳可以過得幸福、快樂。有些事情,我不敢說看得很透徹,但妳有沒有想過,當局者迷,其實妳不是很適合走舞者這條路?我欣賞妳的毅力,但有些事情不是單靠努力就做到的。』
『我相信我的感覺,直到此時此刻,我都覺得自己沒有揀錯。也許你不支持我,但我對你的心是不會變的。』
類似的對話不止一次出現,只是沒有這次說得那麼坦白而已。
這次之後,我們少了見面,可能我們都各有所思吧。
由我不顧一切加上芭蕾舞團那一刻開始,我們的關係就有了變化吧?
但我從沒想過我們會分開,因為我不單對自己有信心,對他也有信心。

「誰要你分開誰沒將來 隔膜鐵壁也隔不到愛 如為你 無形枷鎖都可以破得開」

『究竟妳現在是在追逐夢想,抑或被夢想的枷鎖困著?』
但當他問我這條問題時,我有點猶豫。
加入芭蕾舞團快一年了,雖然不是很長的時間,但看著有舞者累了而退出,我不無感慨,
心裡閃現一絲的憂思,其實舞者這條路會不會是我想像得太美好?
或者,我當初的期盼可能只因我未曾踏足這領域,踏進了便會看到黑暗的一面。
但既然沒有退路,再難行也要行下去。
原本我以為愛情可以很簡單,
但我知道,對於我的選擇,他的家人有向他施加壓力,
再加上他即將晉升,工作忙得不可開交,所以我不太敢打擾他。
不用約會省下來的時間,我都用來加強訓練身體的柔韌性,
希望跳舞時手腳的伸展、踢腳及跳躍的動作都可以更自如與優美。
日夜練習,而且還要兼職,說不累就假的,
可是,心的疲憊比身體的勞累更可怕。
也許,跳舞的夢真的成為一道無形的枷鎖,把我困在死胡同之中,
但不代表我衝不出去。

「無論有低谷還是深海 挽住你手就能行出來 所以仍在這裡 仍然靜候再被愛」

兩個月後,就要迎來我加入舞團後的第一次公演。
正當我加緊練習之時,沒想到他會向我求婚。
有一天,他偷偷跑到我的家,為我準備了燭光晚餐,
我吃過那頓驚喜的晚餐後,以為他已完成他的驚喜,他卻掏出一顆戒指,
不大不小,剛好一卡的鑽石戒指,
即使在昏暗的燭光下還是看得出的閃爍,就是我想要的幸福嗎?
『嫁給我,我會讓妳當個幸福的女人,好嗎?不要當舞者了,就讓跳舞還原做興趣,妳喜歡工作也好,當家庭主婦也好,我都沒意見,當我的妻子,好嗎?』
『……』
我今年二十歲,二十歲的世界可以很成熟,但好像沒有婚姻這回事。
很多人說,不「婚」就會「分」,我的確不想「婚」,但也不想「分」。
眼前的男人明明有安全感,又有責任心,為何我卻說不出一聲「我願意」?
『可以給我一點時間嗎?我未準備好投入婚姻生活。』
『嗯。』
他默默地收起戒指,替我收拾好餐桌,再多陪我一會兒就走了。
他離開的步伐帶著失望與失落,我卻沒法安慰他。
我很希望他明白,我不想離開他的。
我只希望暫時可以維持現狀,就足夠了。

「讓你走才沒將來 下半生無人可愛 而為你 重重關卡都可以照衝開」
「關於你的沒誰人可掩蓋 所以仍在這裡 仍然靜候你回來」

待續……

—— 故事大綱來自 許廷鏗《枷鎖》

▷▷ 按此回顧   上章《芭蕾舞女孩的故事(一)》文章 ◁◁
▷▷ 按此閱讀   下章《芭蕾舞女孩的故事(三)》文章 ◁◁

廣告

2 thoughts on “芭蕾舞女孩的故事(二)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