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舞女孩的故事(四)

❖ 不提便不痛,對吧? ❖

我和他無聲無息地分開了。
我變得沉默,不是必要也不想說話。
初時的日子,我會突然想起他,很想找他,但都忍住了,
明知我們之間的問題解決不了,就只能讓他走。
為了不讓自己傷心,我用舞蹈來麻醉自己,不讓自己停下來。
沒有時間想起他,就可以忘記他吧,那樣就不會痛了。
明明練習得很累,晚上仍然會睡不著,結果又爬起來繼續跳舞。
日復日,月復月,練習終有成果的,團長也說我最近進步了不少,
這份肯定令我重拾久違的快樂。

「知道共你不會再次走近了 維持頑強自尊怎麼可折腰」
「今天起我提前成熟了 似心愛砌圖其中一塊已缺少」
「還是要得樂觀生活再開心地笑」

當我以為我正往夢想奔去時,卻遇上無可磨滅的挫折。

那天只不過是在練習一個不太複雜的躍身旋轉的動作,
就在我的雙腳離開地面的一瞬間,眼前一黑,身體彷彿不屬於自己的,
整個人隨著身體的旋轉而摔到地上,背部首先著地,
很快我就感覺到背部傳來的劇痛,還有地板的冰冷。
我很想爬起來,卻發現全身也動不了,
那時我才意識到這一摔有多嚴重。
後來醫生告訴我,其中一節脊椎移位了,
雖然會慢慢康復過來,但有些彎身及扭腰的動作再也再不到,
而且脊椎一旦受過創傷,就很容易再弄傷或者復發,
日常生活不會有太大問題,但就無法再跳舞。

「當天的一切需要努力去銷毀 眉梢嘴角的幽怨用沉默去取締」
「別再算算計計 難免有些得不到的東西」
「從來營營役役傷痛會被磨洗 已經跟你再沒有關係」
「沮喪的神情偏偏在犯規 刪去全部記憶再刪都有剩低」

不能跳舞,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做甚麼。
原來,只要失去跳舞的能力,我便甚麼也不是,找不到自己的價值。

當舞團知道我的情況後,自然是希望我自動退團,畢竟我已經再待不去了。
在舞團兩年多的時間,跳舞就是我的一切,
很努力攀上領舞員的位置,明明朝著首席舞蹈員邁進了一步,
可是,一個失誤就將這個夢粉碎了。
就像是發了一場美夢,醒過來的時候是多麼的不捨,卻無法不面對殘酷的現實。
他,其實說得沒錯,
我是個沒有天份的舞者,倔強地以為可以突破自己的框框,
結果就狠狠地摔下來了。

休養期間,我辭掉熱狗店的工作。
生活很艱難,無奈腰背傳來的痛楚令我力不從心,只能見步行步。
每次做物理治療的時候,都很想放棄,還會想起他。
以前有他在我身邊的日子,好像甚麼也不用怕,只管向著自己的目標衝就對了,
因為他總是默默地為我解決身邊的瑣碎事和難題,
現在只剩下自己一個,才悔恨當初沒有好好珍惜這段感情。
他值得找到一個更好的女生,離開我或者對他是比較好的。
我跟自己說,不提,不想,就不會覺得痛了,傷口慢慢就會好。

「即使牽掛亦不可糊塗騷擾 若流淚都等風吹雨打深宵」
「其實我於你的生命已經不重要」

「多想講都絕口不提 彷彿傷口已開始緩緩變細」
「讓這記掛暗裏藏在心底 璀璨到艷麗」

半年後,物理治療完結,腰背的傷好得七七八八,
只是往後碰上轉季和下雨的日子,都會隱隱作痛,像是提醒著我追夢的代價。
幸運的是,尚算順利地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在幼稚園教小朋友跳舞。
這份工作是以前的一位團員給我介紹的,否則不會那麼輕易受聘。
教這麼小的小朋友最重要的是耐性,令我勾起當年他替我補習的回憶。
屋邨幼稚園的關係,大部分小朋友都是住在學校附近的,
有時家長們遲了放工,我會留下來照顧未走的小朋友,因為我應該是最空閒的老師吧。
久而久之,與小朋友們打成一片,好像成了他們的半個媽媽,這種生活也蠻不錯的。
不知不覺,就在這兒待了兩個寒暑。

這天,外面下著很大雨。
天文台發出了黃色暴雨警告,聽說很快就會變紅雨了。
上完跳舞課後,家長們紛紛來到學校接走小朋友,趕著回家,
只剩下小薇一個,在跳舞室等待著媽媽,
小薇住得比較遠,她很怕媽媽不來接她,就回不了家。
『菱菱老師,這麼大雨,媽媽會不會不來了?』
『傻瓜,媽媽很快就來了,老師幫妳打電話給媽媽,乖乖多等一會吧。』
原來小薇媽媽在路上遇到塞車,應該要耗上一段不短的時間,
她也怕小薇一個人會危險,所以叫了小薇爸爸趕過來學校,
我提議送小薇到附近的車站,方便小薇爸爸來接她。
『小薇,老師現在帶妳去車站等爸爸,穿好雨衣就出發了。』

雨越下越大,腰間的痛也加劇了,
但眼見這樣大雨,雖然腰痛,還是決定抱起小薇走。
滂沱大雨,眼前的景物都變得模糊,平時不遠的車站也彷彿變遠了。
突然,一個男人從對面馬路匆匆走過來,
也許雨傘擋住他的視線,他一不小心就撞到我了。
我的反射動作馬上抱緊小薇,腰閃了一下,感覺到痛楚開始傳遍身體,
但我顧不了自己,最重要是保護小薇,
那個男人見我被撞到後向左踉蹌一步,他好像想跟我道歉,
但還差幾步就到車站,我沒有理會那男人就加緊腳步走向車站。
將小薇送到她爸爸手上,我才安心下來,
被壓抑的痛楚馬上浮現出來,我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此時,聽到背後傳來一把男人聲,有點像剛才那個男人的,
『小姐,對不起,剛才……』
我回頭一看,看到的是一張熟悉的臉孔,
是他。

『很久不見……』
『對,有兩、三年了吧……』
『……妳最近好嗎?』
『……嗯,還好。』
『……』
『……』
『這麼大雨,要不要來我家坐一坐?……我的意思是,如果妳不趕時間的話,可以來避避雨,我的家就在附近。』
『噢……好的。』

「感覺心裡有條刺 讓陣痛難受不止」
「根本不算什麼的大事 為何又要這麼的介意」

驟然而來的偶遇,令我和他都不知道說甚麼才好。
明明只是一場偶遇,為何我會這樣緊張?
原來,有些人和事,不是絕口不提,就能忘掉,
重遇那刻,才發現有些感覺只是被封印著,是忘不了的。

待續……

—— 故事大綱來自 許廷鏗《絕口不提》

▷▷ 按此回顧   上章《芭蕾舞女孩的故事(三)》文章 ◁◁
▷▷ 按此閱讀   下章《芭蕾舞女孩的故事(五)》文章 ◁◁

2 thoughts on “芭蕾舞女孩的故事(四)

  1. 引用通告: 芭蕾舞女孩的故事(三) | It is a Rainy Day

  2. 引用通告: 芭蕾舞女孩的故事(五) | It is a Rainy Da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