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創作小說 ♠ 異情人 || 第二章《黑.白》

自從那次許晴跌倒後,程雅俊很關心馮心琪和許晴,而他們三人也因此熟絡了不少。程雅俊有時會跟馮心琪聊聊生活上的瑣碎事,有時會和許晴一起跟病童們玩耍。

馮心琪感覺到許晴對程雅俊漸漸生了好感,而她也很喜歡這個年輕人,喜歡他的溫文爾雅,更喜歡他的成熟懂事,若果女兒真的選擇了他,她是不會反對的。畢竟她漸漸老去,她感到自己已不能無時無刻照顧許晴,她該放手去讓愛自己女兒的人逐步代替自己的位置。

晚上,馮心琪找機會跟許晴提起程雅俊,「晴晴,你覺得雅俊怎麼樣呢?」
「媽……妳怎麼突然會這樣問?」許晴冷不防母親會提起程雅俊,變得支吾以對。
「我可是看得出妳對人家有意思啊!」
「哪有?!媽,妳剛才吃飯時不是說很累嗎?還不快點睡?」
「晴晴,妳長大了,談談戀愛也無妨啊,何況媽覺得雅俊是個好男孩呢。」
「媽也贊成嗎?」許晴既驚又喜,「可是,我又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喜歡我,如果他已經有女朋友了,會很尷尬嘛。」許晴說說也覺得難為情。
「妳放心好了,媽已替妳問過了,他還未有女朋友,單身啊。」一早看穿女兒的心事,當母親的豈會不預先問得一清二楚呢。
「媽,等我摸清他的心意再說吧。如果我真的交了男朋友,媽,妳會寂寞嗎?不如,叫妹妹搬回來,好嗎?」
「她一上大學就搬到宿舍住,畢業後也沒有回來,就知道她不想搬回來了。」每次提起許意,馮心琪總是皺著眉頭的。
「媽,我們也很久沒見過妹妹了,叫她回來吃頓飯吧,就這個星期六好了。」
「那好吧,妳試試跟她說說。」

許晴立刻撥電話給許意,「喂,妹妹,妳今個星期六晚有空嗎?回家吃飯好嗎?我和媽都很想念妳呢。」
「我應該有空的。」
「妳有什麼想吃嗎?我明天去買材料。」
「我吃什麼也沒所謂的。對不起,我現在不方便聊,到時再說吧,再見。」
「啊,再見。」
馮心琪在旁聽著,不禁搖頭,「許意很忙嗎?」
「她說現在不方便跟我聊,不過她答應星期六回來吃飯的,明天我去過醫院後就去菜市場看看有什麼要買的。」
「妳自己要小心點啊。」

第二天,許晴與程雅俊在醫院碰見了。

「晴晴,要去跟小朋友到草地活動嗎?」
「嗯,是啊,你要不要一起來?」
「哈,當然要,妳看看我帶了給妳和小朋友。」程雅俊露出燦爛的笑容,從身後拿出畫板和顏料。
「我們今天要畫畫?」
「對啊,在草地畫畫,是不是很有詩情畫意呢?」
「我相信孩子們必定會喜歡的。但你是從哪裡弄到工具呢?」
「別忘了我開畫廊的啊,我的畫廊除了賣畫外,更有辦興趣班,要弄到這些的畫具又怎會難倒我呢?」繪畫的用具是程雅俊吩咐楊鈴君拿來醫院的,原本只是想悶的時候可以畫畫,但他想起許晴每天都會來醫院跟小朋友玩,就叫楊鈴君把興趣班的畫具全都拿來。
「既然你這樣說,那你就負責做今天的導師吧。」
「好啊,那走吧。」

當孩子們見到一大堆顏料,興奮得嚷著要馬上開始畫畫,而程雅俊也細心地指導每一個孩子。一向缺乏繪畫天份的許晴看著程雅俊稍為替孩子們的畫修改少許,完成的作品竟然稱得上是美輪美奐,她想他畫的畫一定更漂亮。

轉眼間,三小時過去了,每個孩子都拿著自己的作品,興高采烈地比較著誰的畫得最好。
「小朋友,你們的畫都很漂亮,記得拿給爸爸媽媽看啊!」
「晴姐姐,以後雅俊哥哥還會教我們畫畫嗎?」小盈一臉認真地問許晴。
許晴心裡當然希望程雅俊可以繼續教孩子們畫畫,這樣她才有理由跟他見面,可是她總不能強迫他與她一起照顧孩子們。沒想到程雅俊爽快地答應小盈,「當然沒問題,下次拿更多不同的顏料給你們。」

許晴和程雅俊護送孩子們回病房後,兩人把畫具收拾好,拿回程雅俊的病房去。
「不好意思,麻煩了你一整天,其實你不必答應孩子們的要求的,他們今天已經有一天美好的回憶了,下次就算你不來也不要緊的。」
「當然不可以啊,答應了小朋友的事一定要辦得到,否則他們會很傷心的。而且這班小朋友留在醫院已經很可憐了,如果我能夠為他們付出一點點,讓他們快樂些,何樂而不為呢?」
「多謝你,你是我遇過最有愛心的人。」
「我說妳才是最有愛心的人呢。」程雅俊一直都覺得許晴是難得的好女孩。

許晴一不留神差點自己絆倒自己,幸得他及時牽著她的手,她才沒有跌倒。

「沒事吧?」他關切地問她。
「喏…沒事。」當許晴與程雅俊四目交投時,她想起他倆的手是緊緊牽著,臉上泛起一陣紅暈,心砰砰地跳個不停。
程雅俊看到許晴忸怩的神態,卻不想放開她的手,「我怕妳再跌倒,牽著我的手會比較安全的。」他微笑著繼續牽著她的手。
許晴默默地讓程雅俊牽著,直到到了他的病房。原本短短五分鐘的路程,他們都刻意地放緩步伐,結果行了接近十分鐘。

終於兩隻手要分開了,兩人似乎都有點不捨。最後還是許晴先開口,「我還要去買東西,要先走了,再見。」然後沒等對方回應便一溜煙地跑掉了。

也許這就是一見鍾情,程雅俊由看見許晴的第一眼便深深被她吸引,繼而愛上了她。雖然只是三數天,可是程雅俊認定許晴了,即使可能快了一點,他也不想再等了,明天他想向她表白。

許晴沒有因為程雅俊的舉動而忘記要準備明天的晚飯,但腦海裡浮現的只有程雅俊的樣子。正當許晴好不容易能把需要的食材選好要付款的時候,她的心突然愀痛,來不及打電話給馮心琪就不醒人事了。

馮心琪接到通知後立即趕到醫院,她第一時間來到病房。

「晴晴,有沒有事?醫生怎麼說?」馮心琪聽到女兒昏倒的消息,深怕女兒的病情惡化了。
「醫生建議我做些詳細的檢查,要先留院觀察。」許晴說時忍不住扁嘴。
馮心琪以為女兒為病情而擔心,看在眼裡倍覺心痛。
「媽,我想轉院……反正我的病人記錄也不在這邊,還是回去媽工作的醫院比較好,可以嗎?」
「也好,這樣照顧妳也比較方便。」聽見母親贊成,許意的嘴重新泛起笑意。
馮心琪看到女兒奇怪的表現,不禁狐疑,此時才記起一件事,「聽其他護士說,有人看見你和雅俊在醫院牽手呢,快告訴媽是什麼一回事。」
許意的笑意更濃,臉也紅起來,「沒有什麼啦,只是我笨手笨腳,他怕我跌倒才牽著我的手走了一小段路。」
馮心琪又怎會不懂女兒的心意呢,「看來對方也對妳有好感啊,我猜妳想轉院是想跟他多見幾面而已。」
被母親毫不客氣地道出自己的心聲,許晴自然覺得難為情。
馮心琪亦很知趣,不再提起程雅俊,「妳好好休息,媽媽會替妳轉院的。」

第二天,馮心琪便替許晴辦妥所有轉院手續,安頓好一切後便要返回工作岡位。臨走前,她跟女兒說︰「我已經替妳跟雅俊說了,他應該就快會過來了。」
「媽,妳怎可以自作主張啊?」許晴口裡雖說不,但心裡卻是驚喜的。
「晴晴,我怕剩下妳一個會悶嘛,就讓人家陪陪妳吧,我下班再過來啊。」

不久,程雅俊便撐著拐杖來到許晴的病房。

其實,當馮心琪告知程雅俊有關許晴入院的事時,他已經想馬上趕來,可是他剛好要到醫生處看報告,所以唯有看完報告後第一時間趕來。

「晴晴,妳還好嗎?還有不舒服嗎?我聽到馮姑娘說妳暈倒入院後,真的很擔心,她說妳的心臟有些小毛病,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呀?很嚴重嗎?不用害怕,我會陪著妳的。妳要不要我替妳介紹醫生,我記得我有幾個舊同學都是醫生,說不定他們可以幫到妳啊。」程雅俊一口氣地說出他的心聲,使許晴不禁大笑起來。
「哈哈,你一口氣說這麼多話,不累嗎?」看到程雅俊一臉的擔心,許晴的心是甜的,亦很開心。
「我很擔心妳啊,妳還要開玩笑。妳知不知道我有多緊張啊?」面對著許晴的嬉皮笑臉,程雅俊不自覺地生氣了。
許晴亦沒料到程雅俊的反應會是這樣大,「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是這麼的擔心。」
程雅俊將許晴擁入懷中,抱得緊緊的,「我害怕會失去妳!」
「你害怕……失去我?」除了馮心琪之外,許晴沒有在其他人身上感受如此強烈的愛,她沒法不感動。

許晴就這樣讓對方抱著,沒有抗拒,默許著這段關係的萌芽。

良久,許晴才問︰「我們會不會進展得太快了?」但她依然享受著程雅俊懷抱中的溫度。
而程雅俊也沒意思要放手,「妳就是我這輩子要找的人,既然找到了,我一定要牢牢抓緊妳。」
「可是,我是個病人,不可能永遠陪在你身邊的。」許晴雖然已經接受了生病的事實,可是她害怕自己會成為程雅俊的包袱。
「每個人都會經歷生老病死,或者我這輩子的任務就是要好好守護著妳。」程雅俊憐惜地輕撫著許晴及肩的曲髮,「由我遇到妳的那一秒起,我便知道自己愛上妳,即使妳有病,我也會同樣的愛惜妳。」

有誰不喜歡聽甜言蜜語?許晴也不例外,她聽到程雅俊的表白後很感動,她知道自己也愛著他的。

「你願意聆聽我的故事嗎?」
「當然願意。」

許晴平靜地說著她的病情,連接著心瓣的腱索天生有毛病,有時不能完全阻止血液倒流,使身體容易缺氧。多年來她接受過大大小小的手術,都只能暫時避免病情惡化,而不能徹底根治。馮心琪也因此不允許她出外工作,怕會影響病情。

了解許晴的病情後,程雅俊緊握著許晴雙手,「這麼多年來,辛苦妳了,妳過去失去的快樂,就讓我替妳填補吧。你相信我嗎?」
許晴堅定地點頭,「我相信你。」許晴深信程雅俊會是她一生的幸福。
他們一直聊著聊著,已經到了晚飯的時間,許晴嚷著不想吃姑娘送過來的晚餐,程雅俊就帶她到醫院餐廳吃飯。

這天是許晴開展戀愛生活的第一天,她已把約了許意的事忘掉。

回到許家的許意,看到整間屋都黑漆漆的,媽媽和姊姊都不在家,她走到廚房打開冰箱看看。當她看到冰箱空空如也時,她便知道她們忘了今天的約定。許意有少許失望的,但她見時間尚早,她決定在家等一會兒。

其實,許意已經習慣等待,以前她會乖乖等待母親回來給她煮晚飯,到後來每次母親和姊姊都是吃過晚飯才回家,沒有人想起她還餓著肚子,她便明白這份等待是沒有意義的。長大後,她會自己弄晚餐,不用再餓著肚子了。可是,由此至終,母親和姊姊也沒問她吃了晚飯沒有。

只是許意想不到,今天姊姊特地約她回家吃飯,她們還是把她忘了。她沒有想過要撥個電話給許晴,因為她覺得忘了就是忘了,而且冰箱什麼也沒有,大家回來也不夠時間吃飯了。

時鐘悄悄走了三個小時,許晴和馮心琪也沒回來。許意決定走了,她想這個時候咖啡室一定很忙碌,徐子寧應付不了的。

許晴和程雅俊吃過晚飯後回到病房,馮心琪早已在病房等待他們。許晴看到母親後,羞怯地想鬆開程雅俊的手,但程雅俊緊緊拖著她。
馮心琪看到一對甜甜蜜蜜的小情人,嘴角帶著笑意,難掩心中的興奮,「姑娘跟我說,你們去拍拖吃飯啊!」
程雅俊當然知道愛上許晴是不可能瞞得過身為護士長兼許晴媽媽的馮心琪,所以他早就有心理準備了,「馮姑娘,我喜歡晴晴,亦知道她的病情,我會好好照顧她的,希望妳可以放心將晴晴交給我吧。」
馮心琪一直喜歡程雅俊這個男孩,看到女兒可以跟他在一起而且對方難得不介意女兒的病,不禁笑逐顏開,「都已經牽著我寶貝女兒的手了,還叫我馮姑娘?」
程雅俊乖巧地說︰「阿姨,請妳相信我,即使晴晴跟我在一起,妳也不會失去一個女兒,反而是多了一個孝順妳的兒子。」

當母親的大半生也為女兒而憂心,現在終於看見女兒長大,更找到一個懂得愛惜她的人,自然寬心不少。馮心琪感動得只懂點頭,許晴明白母親的心情也不禁淚盈於睫,緊緊抱著母親。

三個人面對人生中新的一頁,都充滿盼望,卻沒想到陰霾逐漸向他們迫近,使他們的生活有了巨大的轉變。

許意和徐子寧近日在咖啡室打烊後仍留在店內研究新口味的咖啡和蛋糕。

自從上次許意回家吃飯後,原本已不太說話的她更加沉默了,即使徐子寧想關心她,也得不到什麼回應。時間從來都是悲哀的良藥,過了一個星期,許意漸漸回復平時的樣子,徐子寧此時才敢跟好友聊起當天的事。

「Christy,上星期妳回家吃飯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我看妳整整一個星期也悶悶不樂的,是不是伯母又忘了這次的約定?」與許意認識多年,徐子寧知道馮心琪在醫院工作很忙,有很多時候也忘了自己跟許意的約定,只剩下許意跟姊姊吃飯。
「什麼事也沒發生,因為我根本沒看到她們。」許意只顧將手上的栗子打成幼蓉,沒抬頭看徐子寧一眼。
徐子寧也沒介意,因為她了解許意的脾氣,許意是個需要用行動去支持自己內心的女孩。她沒言明自己的感受,但徐子寧知道她想告訴自己千萬不可以在乎上星期發生的事。
「連妳姐姐也忘了嗎?」
「也許是吧,我看過冰箱,裡面什麼也沒有。」許意把打栗子蓉的過程重覆了很多次,終於弄出十分幼滑的栗子醬。
徐子寧看得出許意的失望,只得出言安慰,「不要緊吧,反正咖啡室最近的生意好了,妳多花時間在這裡也是好的。」

許意把栗子醬加到牛奶咖啡中,輕輕攪拌,然後遞給徐子寧。

「這個感覺……原本香濃的牛奶味遇到粟子醬後,味道變得柔和了不少,但牛奶味依然存在於味蕾中,而咖啡亦更細滑,本來咖啡豆少許的苦澀味變得甘美,還飄著陣陣的栗子香,有份暖烘烘的感覺。我覺得只要是喜歡栗子的人,都會愛上這種新口味的。這絕對可以成為秋季特飲啊!」徐子寧天生靈敏的味蕾也很欣賞手上這杯咖啡,許意知道栗子咖啡應該可以推出市場了。
「連妳都讚的話,客人應該會喜歡的。」許意終於展現久違的笑容。

剛沖泡完咖啡的許意,走到廚房的另一端查看焗爐內的蛋糕。把栗子拿鐵喝光的徐子寧走到許意旁邊湊熱鬧,想看看許意弄了什麼蛋糕。

「子寧,蛋糕還有十分鐘才焗好,你先把我帶回來的畫掛起吧。」許意這樣說是表示徐子寧在這裡只會礙事。徐子寧識趣地離開廚房,臨走前不忘叫許意記得把蛋糕留給她試食。

徐子寧把原本掛在牆上,一幅幅畫著水清沙幼的沙灘風光的油畫拆下,換上幾幅許意新畫的油畫。

秋葉悄悄落下,映襯著冒雨而行的孤獨身影;行人的衣服亦不再像夏日般色彩絢麗,而是變得灰灰沉沉,杳無生氣;隱藏在山谷中的小木屋,飽歷風霜的外牆在月色的映照下更見殘破,屋中只見一個孤獨的身影。

徐子寧覺得縱然許意的畫功一流,她還是比較適合畫一些冷冷的畫,可能因為她的內心就是如此孤單吧。每次看到許意的畫,總會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哀愁,不會令你覺得震撼,但感覺會一直縈繞在心頭。

剛掛好油畫,咖啡室來了一位客人。客人甫進咖啡室,看到新的裝飾畫,暗自驚嘆一聲,徐子寧不用回頭便知道客人的身份。

「子寧,這是Christy新的作品嗎?」客人正是在畫廊打工的楊鈴君。自從上次許意把畫拿到畫廊寄賣後,楊鈴君就常常來到咖啡室,初初是來看畫,漸漸與許意和徐子寧相熟後,每天放工後也會來找她們聊聊天。
「是啊,差不多秋天了,我便叫Christy拿幾幅新畫回來,轉轉咖啡室的感覺。」徐子寧忙著把拆下來的油畫放到儲物室,楊鈴君也來幫忙。
「Christy的畫換下來都會放在這裡嗎?我看這裡至少有三十多幅畫呢。」
「對啊,我們咖啡室的畫每季也會替換的,而且Christy說用過的就不想再掛在店裡,所以兩年以來就有這麼多啊。」

楊鈴君暗自可惜,因為她覺得每一幅畫都是充滿感情的,就這樣丟在儲物室實在浪費。

蛋糕出爐了,許意端著新鮮的栗子蛋糕,想給徐子寧試食。

「鈴鈴也來了?一起來試試這個新口味的蛋糕吧。」跟楊鈴君諗熟的朋友都叫她「鈴鈴」的,她自己也很喜歡朋友這樣稱呼她。

雖然楊鈴君跟許意是初相識,但她覺得許意是個可人兒,樣子漂亮,亦平易近人,既懂得入廚又有藝術修養,若她是男生,早就愛上許意了。

楊鈴君知道店內的咖啡和蛋糕大多都由許意負責的,而裝飾用的畫也是她畫的,徐子寧主要負責招待客人、管理咖啡室的財政等一切事務,偶爾也會有些鬼主意,到廚房弄出特別口味的蛋糕。見到兩個女生也可以將咖啡室經營得井井有條,楊鈴君心裡很是佩服,她也曾有過開店的想法,可是她什麼也不懂,於是打消了念頭。現在可以三不五時跑來咖啡室坐坐,已經足夠滿足她的幻想。

許意溫柔地把蛋糕分好,送到兩人面前。楊鈴君和徐子寧嚐過一口蛋糕後,異口同聲高呼︰「簡直是酒店級水準啊!」

當然,許意的手藝只是業餘水平,根本未能與酒店的餅師相比,但在一間小小的咖啡室可以吃到這種水準的蛋糕,已是難得。

外層栗子味蛋糕的皮剛好焗得香脆可口,而中間的蛋糕依然鬆軟綿綿,蛋糕的中心是流心的香草漿,甜而不膩,與剛才的栗子拿鐵完全是絕配。

「Christy,吃你的甜品真的會令我放棄我的減肥大計啊!」徐子寧對食物一向很挑剔,但她每次也無法抗拒許意所弄的甜品。
楊鈴君也附和著,「對啊,我還想多要一件呢!」
「我只是隨便弄弄,跟法國正宗的甜品還有很遠的距離呢。」許意夢想是可以到法國的藍帶廚藝學院學習正宗的法式甜品,因為法式甜品是公認全世界最好的甜品,而且法國是個充滿藝術氣息的地方,許意一直嚮往可以到法國留學。
「你有沒有想過到法國學做甜品?」楊鈴君問許意。
徐子寧搶著回答:「這正是Christy的夢想啊!只是她的家人不支持而已。」她替許意抱不平,「Christy讀大學的學費也是自己做兼職賺回來的,她的家人又怎會願意拿一筆錢出來供她到外國留學呢?何況現在她和我要一起打理咖啡室,更騰不出時間去讀書了。」
楊鈴君並不了解許意的過去,聽到徐子寧的話後又看到許意淡然的反應,心裡有很多的問號。
許意看穿了楊鈴君的疑惑,大方地說:「你想知道我的過去吧?你問子寧吧,她最清楚我的事了。」

整夜,三個少女喝著咖啡,吃著蛋糕,訴說著彼此的故事與經歷。當楊鈴君越了解許意和徐子寧,不但越喜歡她們,而且很同情許意的經歷。

楊鈴君離開咖啡室回家的時候,已經差不多天光了,幸好畫廊平時是中午過後才營業,她還可以補補眠才上班。

還未到十時,仍在睡夢中的楊鈴君就被手機鈴聲吵醒。她把手機放到耳邊,卻認不出對方的聲音。

「鈴鈴,我明天出院了,不過這陣子我暫時不會回畫廊,妳好好幫我看店,不要給我躲懶啊。」電話的另一端是心情大好的程雅俊。
「什麼呀?你是誰?」楊鈴君咕嚕著。
程雅俊並沒有理會楊鈴君迷糊的反應,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妳記得好好打理畫廊。還有,之前那個Christy小姐有再拿畫給妳嗎?下次她再來畫廊的話,妳直接把她的畫放在店裡賣就可以了,不用每次都問我意見了。」
楊鈴君終於清醒了一點,她聽到老闆的話後,略帶不滿,「老闆,你已經一個月沒回畫廊了,你現在出院也不回來嗎?」
雖然楊鈴君跟程雅俊是老闆與員工的關係,但她常常也會直接向他表達自己的意見,難得他也是個開明的老闆,不介意她的莽撞。
「我想我找到了我的另一半了,辛苦了這麼多年,也是時候停下來追尋自己的幸福了。」
「真的嗎?可是你以前不是說過男人的事業是最重要嗎?難道你以後都只跟你的另一半黏在一起,不理畫廊了嗎?那可是你的心血呢。」楊鈴君說這番話或多或少都帶點私心的,因為畫廊剩下她一人,著實使她悶壞了。
程雅俊放輕聲線,希望能用溫柔打動楊鈴君接受他的請求,「畫廊我當然重視,所以日後我也會定時要妳向我匯報店內的情況啊,而且我會加妳薪金喇,讓妳每個月可以多買幾件衣服,多吃幾頓自助餐。如果妳想請人幫輕妳的工作也可以啊,只要妳需要,我都可以幫妳解決問題的。」

楊鈴君明白程雅俊始終是她的老闆,只好無奈答應他的要求,「其實畫廊的工作我還應付得來,可是你之前開的油畫班,現在是不是要全部取消了?」
「妳這樣一說,我才想起之前畫班只是因為我入院而暫停,那些學生還想繼續學的。不如我們找個人代替我吧。」
程雅俊說得輕鬆,楊鈴君卻暗叫不妙,她心知老闆的要求很高,她哪裡可以找到能代替他的人來教畫呢?想到這她就頭痛了。
幸好楊鈴君這鬼靈精的腦筋轉一轉,就讓她想出一個非常合適的人選。「老闆,你覺得Christy可以嗎?」
「若果能夠找到她幫忙就最好不過了,那麼事情就交給妳吧。」程雅俊由衷地欣賞許意,若然有她的幫忙就好了。
「等等,老闆,我不能保證人家一定會答應我啊,人家開咖啡室,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兼顧呢。」楊鈴君才不敢跟程雅俊作百分百的承諾,她怕若然許意真的幫不了這個忙,她就遭殃了。
「假如她真的不能代替我,到時我們再想別的辦法吧。」程雅俊匆匆掛了電話。

楊鈴君放下手機,望了一眼牆上的鐘,原來半小時就這樣溜走了,她要快快再多睡一會就要回畫廊了。

當楊鈴君再次醒來的時候,剛好中午時分,她換過衣服後就出門了。回畫廊前,她決定先到咖啡室找許意。

「子寧,Christy在嗎?」
「她在廚房,我幫妳叫她出來。」
許意從廚房出來,「鈴鈴,找我有事嗎?」
「Christy,我知道我有點冒昧,不過我真是希望妳可以幫忙,否則我就會死掉啦。妳可以來畫廊當兼職的油畫班導師嗎?」楊鈴君心中祈求著許意不要拒絕她。
「咦?畫廊的導師不願意教下去?」
「其實原本的導師就是我的老闆,他因為車禍而需要住院一個月,所以油畫班也暫停了,可是現在他出院了,又突然說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就這樣丟下畫廊給我打理,更要我找人代他的畫班,所以我只好請妳幫忙。」楊鈴君懇求著許意,希望對方可以出手相助。
許意望了望徐子寧,「其實我不是不想幫妳,可是妳知道咖啡室只得我和子寧兩人,有時也會忙得很,我怕不能兼顧。」
「那就慘了,我哪裡找個人給老闆呢?Christy,其實畫班每星期只有兩堂,每堂三小時,每班都只得三、四人,妳真的不考慮一下嗎?薪金方面,我相信我絕對可以幫妳爭取到可觀的數字。」
許意猶豫,畫畫是她的最愛,她也很想幫朋友忙。徐子寧忍不住插話,「Christy,妳就去教吧,反正時間也不是很長,咖啡室有我就可以了。」
「我儘管試一試吧。」許意終於答應。
「太好了,我愛Christy!我愛子寧!」解決了一個大難題的楊鈴君放聲高呼,令許意和徐子寧也被她的興奮所感染而笑得燦爛。

待續……

** 密切留意逢周日更新下集

▷▷ 按此回顧   上一章 「異情人 || 第一章《糾纏》」 文章 ◁◁

▷▷ 按此回顧   下一章 「異情人 || 第三章《命中注定》」 文章 ◁

2 thoughts on “長篇創作小說 ♠ 異情人 || 第二章《黑.白》

  1. 引用通告: 長篇創作小說 ♠ 異情人 || 第一章《糾纏》 | It is a Rainy Day

  2. 引用通告: 長篇創作小說 ♠ 異情人 || 第三章《命中注定》 | It is a Rainy Da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