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之間的香味記憶 (四)

當兩個人相對無言時,四周的空氣彷彿凝結了。

『其實,你不用太在意,我始終都會回來這個家,不是嗎?』
『不用太在意?所以就算我今天望見你親吻別人,也要學會不在意嗎?』
『原來你看見了。』
『如果有天我不在意你跟誰一起,我還愛你嗎?』
『你是第一個住進來的女生,我喜歡你的聰明和獨立,我希望你一直是這裡的女主人。外面的事,我會好好處理的,相信我好嗎?』

被一個男人讚自己聰明,並非一件好事,
那是代表他將要利用女生的善良,去承受他的過錯與殘忍。
嘉怡明白Eric話裡的意思,
與其花時間重新找另一個人磨合,
倒不如接受身邊那個人一點點的缺點。
他知道她不是一個活在愛情童話的女生,
他知道她對他的感情是建立在成熟之上,
他知道他們之間自然的相處是最不花氣力的,
他知道她會明白他們的這種關係。

嘉怡不知道該不該相信Eric,
也不知道之後該如何面對他。
一個懂得回家的男人,她就該認命嗎?
一個剛剛才吻過別的女生的男人,她要接受嗎?
此刻,嘉怡很想躲起來,
她拿起外套奪門而去。

心跳得很快,胸口像快要窒息。
直至落到停車場,坐上駕駛座,嘉怡才鬆一口氣。

半夜的公路並不多車,
只有一盞又一盞的街燈指引著嘉怡,
一直往前駛,就算不知道前路會通往哪裡,
嘉怡踩在油門上的腳始終沒有鬆開。
嘉怡想起跟Eric快樂的片段,想起他們曾經有過很幸福的日子,
究竟是甚麼時候變了?
是她做得不夠好嗎?是她不夠關心他嗎?抑或是她不懂得逗他開心?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凌晨四時,嘉怡才再次回到Eric的家。
雖然她還未想清楚以後和Eric該如何走下去,
但兜完風後她的情緒似乎平靜了一點。
回家後,屋內漆黑一片,隱約有平穩的呼吸聲,
他睡了,他沒有等她回來,連一盞小夜燈也沒有為她而留,
他也覺得她今夜不會回來吧?嘉怡卻不爭氣地回來了,
而且還怕吵醒他,只能輕手輕腳地躺在他身邊。

Eric像是感覺到嘉怡回來,
他伸手輕輕擁著她而睡,
嘉怡聞著Eric熟悉的味道,
閉上眼睛,眼淚從眼角滑下來。
第二天嘉怡醒來時,Eric已經不在了,
昨晚的擁抱就像一場夢,殘留在回憶裡卻失去了溫度。

嘉怡和Eric還是同居的狀態,
Eric每晚十二時前一定會回來,
但時間說不定的,八時、九時、十時、十一時也有。
Eric每晚都會擁著嘉怡睡,但嘉怡每朝醒來時他已經出門了。
嘉怡覺得自己的愛情很可笑,
自己好像是Eric放著家裡的一隻洋娃娃,
沒有生命,沒有靈魂,沒有希望,
一生的責任就是陪著他,讓他每晚睡得安穩。
他永遠都不會知道,每晚她都睡得不好,
因為他很快入睡,不會看見她的眼淚。
他也不曾發現,原來自那一晚之後,嘉怡愛上了獨自兜風,
一個人在車廂中,讓速度令她暫時擺脫現實的束縛。
她總是在他回來前回到家裡,繼續飾演洋娃娃的角色。

一條橡筋拉得太緊會斷掉,
嘉怡的身體終於也承受不住幾個月來的壓力,
她發燒了,
頭很重,雙頰紅紅的,連嗅覺也變得不靈敏,
唯有請半天假看醫生,再回家休息。

她開門回家,就看見一雙不屬於她的高跟鞋。
她抬頭見到的是Eric的秘書Zoey,穿著Eric的襯衫從浴室走出來,
髮尾還在滴水。

『嘉怡姐,你怎麼這個時候回來?』Zoey的聲音沒有一絲害怕,反而像是這間屋的女主人。
『你怎會在這裡出現?』嘉怡看見Zoey戴著的頸鏈是上次在精品店看見的款式。
『我沒有這裡的鑰匙,你覺得我為甚麼會在這裡呢?』Zoey刻意在嘉怡耳邊說,是挑釁的意味。
嘉怡壓下自己的愁氣,強裝沒事,因為她不能輸給眼前的女生。

這時,Eric也從浴室出來,他見到嘉怡。
他第一時間拉開Zoey,『別鬧了,你先入房。』
但Zoey像一頭樹熊抱著Eric不放,『我不要,除非你吻我。』

嘉怡弄不懂,這對男女是在上演哪齣戲,
有想過她這個觀眾的感受嗎?
本來已經頭昏腦脹的她,現在頭痛得快要裂開。

Eric竟然為了安撫Zoey,在嘉怡面前吻了Zoey。
Zoey覺得自己贏了漂亮的一仗之後,才施施然入房,
行入房前她還「不經意地」將茶几上的香薰瓶打破了。
那是嘉怡最喜歡的香薰,是她和Eric第一次去旅行時買回來的,
香薰油早就用完了,但她捨不得扔掉香薰瓶。
房門「呯」一聲關上,嘉怡才敢緩緩走到香薰瓶打破的地方,
蹲下拾起一片一片的碎片,眼淚一滴滴地落下。

『不要撿了,我買新的回來好嗎?』Eric蹲下跟嘉怡說,這才看見她的眼淚。
每次吵架,嘉怡都沒有哭,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嘉怡的眼淚。
Eric不忍,『你會受傷的,別撿了。』
嘉怡突然很怕Eric會從她手上搶走這些碎片,
她拼命握得緊緊的,
越握得緊,碎片就𠝹得越深,
她的掌心都割破流血了。

『不要這樣,好不好?』
『那你告訴我,我該怎麼樣?』
Eric不懂得回答,還是嘉怡開口了。
『對不起,我不該提早回來的,我現在走,你們繼續。』
嘉怡望著Eric,對他笑了,但笑得很難看。
Eric心痛卻說不出來,只能眼看嘉怡離開。

嘉怡的頭痛越來越嚴重,眼淚模糊了視線。
卻無阻她繼續在公路上飛馳。
天色漸暗,暴雨好像準備要來,
嘉怡搖下駕駛座的車窗,讓帶著雨水氣味的風吹在臉上,
如果能吹走頭痛和心痛就好了,可惜不能。

Eric喜歡她的聰明,她認命了。
Eric想她成熟,她努力配合了。
她一直沒有再質問過他,她一直對他笑,
為甚麼他還要傷害她?
他不時說過要她接受他是個懂得回家的男人嗎?
她接受了,為甚麼他要帶別人回家,親自打碎她的comfort zone?

下雨了,雨大得令嘉怡看不清路面,
但她沒打算減速。

突然一道強光映入眼簾,
是逆線的車。
嘉怡扭不切軚,硬生生迎頭撞向另一架車。
頃刻之間,嘉怡彷彿感受到香薰瓶被打破的痛,
身體變得不屬於自己,化成一片又一片的碎片飄在空氣中,
流下的最後一滴眼淚,跟雨水融為一體。

 

「差一點 我就消失於無形  差一點 脆弱的身體 由無限變做零」
「最怕我 讓眼淚未停 原諒我的感性  不愛我 你都講得太動聽」

.

待續⋯⋯

按此閱讀上一章 ▶ 我們之間的香味記憶 (三)
按此閱讀下一章 ▶ 我們之間的香味記憶 (五)

.

—— 今天要聽 陳慧琳 KELLY CHEN《零》(https://youtu.be/RtcbqH84ITM)

.

#喜歡文字 #愛情 #散文 #愛情故事 #廣東歌 #陳慧琳 #零 #CREATIVEWRITING #LOVESTORY #KELLYCHEN
廣告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