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系】率先玩Switch《寶可夢朱/紫》@屯門市廣場

【YOUTUBE系】率先玩Switch《寶可夢朱/紫》@屯門市廣場

拍片一年多的時間,其實還不是太習慣拍攝外景,因為拍外景有太多外在因素要顧及,例如收音、路人、光線、電量等問題。有時看別人的VLOG會覺得別人都拍出來的畫面很好看,自己也很想可以做到 (不過似乎要多拍才會進步),相對之下,還是喜歡在家裡拍攝。

第一次受邀去商場拍攝活動 (利申沒有收錢喔,全是自己想拍就拍的畫面),因為是Pokemon的活動,跟「居埔港人」的定位很配合,所以山長水遠都要由大埔去到屯門拍攝 (真實感受:屯門真的很偏遠,比過海更遠)!14分鐘長片,不論拍攝抑或後製,都是很漫長而疲倦的過程,不過剪完是開心的,希望大家都會看得開心!

Switch《寶可夢朱/紫》冬日冒險之旅START!@ 屯門市廣場 | 新御三家登場 | 聖誕卡工作坊 | 新葉喵 | 呆火鱷 | 屯門 | 埔民出城喇 | 居埔港人 [中文字幕]
https://youtu.be/fNELHKLncuU

【影評】紐約愛音鱷 || 潛質可以被發掘但不可被定型

《紐約愛音鱷》(Lyle, Lyle, Crocodile) 影評
《紐約愛音鱷》(Lyle, Lyle, Crocodile)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bit.ly/3EcZckk

《紐約愛音鱷》的主人翁鱷魚萊奧不懂說話但唱歌動聽,擅於跳舞,更愛浸浴和吃魚子醬。小時候鱷魚萊奧就因為出色的歌舞而被主人赫德收養,可是因為上台時「發台瘟」而被赫德留在紐約家的閣樓,獨自生活了好幾年。直到家裡搬來新住客 — 嚴氏一家,鱷魚萊奧平靜的生活出現變化。12歲的兒子佐舒不適應新家和新學校的環境,在學校被同學欺負、在家裡不愛說話,某天他聽到閣樓有怪聲,上去查看發現鱷魚萊奧的存在,鱷魚萊奧帶著佐舒重新認識世界和生活,不久後佐舒的爸爸媽媽都相繼發現鱷魚萊奧。相安無事的生活維持沒多久,就被壞鄰居曹先生威脅要捉走鱷魚萊奧。此時,鱷魚萊奧的主人赫德歸來,嚴氏與赫德決定聯手保護鱷魚萊奧。

鱷魚萊奧與小男孩佐舒 缺乏自信下的兩種生活態度

面對生活上的難題,你會選擇適應抑或逃避?某程度上佐舒和鱷魚萊奧都面對著相同的難題 — 佐舒想好好跟同學相處卻不知如何開口、鱷魚萊奧平時在浴缸中能歌善舞,但站在舞台時就會怯場,其實佐舒和鱷魚萊奧都缺乏安全感,以至他們身處陌生的環境時只能躲在自己的保護網內,不敢向其他人踏前一步。

每個人的生活中總會遇上內心掙扎的時候,例如佐舒想跟同學交朋友,但他不知怎樣打開話題;他不想搬到紐約,但不知道怎樣開口跟父母說,他選擇了逃避問題結果他過得不快樂。身為鱷魚,萊奧知道自己的外表在城市中不受歡迎,加上無法在台上自如地表演,讓牠只能寄居於閣樓,寄生於這個城市中不被看見的角落,不過牠沒有放棄生活,沒有忘記要過得好好的,所以牠反而活得比佐舒自在和快樂。

孩子的潛質可以被發掘但不可被定型

無法改變世界,鱷魚萊奧選擇尋找一個最快樂的的方式繼續生活,更帶領佐舒探索他沒見過的世界,慢慢找到自信,還有發揮個人所長的空間。當鱷魚萊奧要再一次面對舞台上的怯場問題時,佐舒為幫助牠克服心理障礙,也是完全地豁出去了。互相成長、陪伴,成為鱷魚萊奧與佐舒之間獨有的羈絆。

嚴氏對佐舒的教導,以及赫德對鱷魚萊的期許,無疑是為他/牠好,但他們並不了解,孩子的潛質可以被發掘,但不可被定型。鱷魚萊奧和佐舒很多時候需要的是一份單純的支持,而非被安排行某一條路。「唱或不唱對我來說都不重要」,這是佐舒對鱷魚萊奧說的一句話,也是說到鱷魚萊奧心裡的一句話 — 鱷魚萊奧是一隻特別的鱷魚,明明赫德和嚴氏都知道,其實不需要站在舞台上載歌載舞才值得被相信,牠本身就該值得被信任。互信的關係,往往比單向的施予,更具力量。

【NETFLIX】她和她的她 || 解離中尋回失去的回憶與自我

Netflix《她和她的她》(Shards of Her) 影評
Netflix《她和她的她》(Shards of Her)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bit.ly/3UO2YrL

林晨曦 (許瑋甯 飾) 是「伯樂顧問管理公司」的獵頭顧問,表面上她事業有成,也有穩定交往的男友李皓明 (李程彬 飾),住在高級公寓,擁有令不少人羨慕的生活,但她臉上淡淡的笑容之下,總是隱藏著心事似的。一場車禍後醒來,她發現自己身處的世界與自己認知的世界完全不同,她回到老家,卻捲入國中老師謝志忠 (陳以文 飾) 在療養院被殺害的案件。一幕幕似曾相識的片段在林晨曦的腦海中閃現⋯⋯

面對抑或逃避問題 並非一道選擇題

「解離」是構成《她和她的她》最重要的鎖匙,也總結了林晨曦的人生,真實的她、解離的她和她想成為的那個她。對於受過重傷的人來說,面對抑或逃避,並非一道選擇題,而是未知的命運。林晨曦的人生解離了,一次又一次的解離,在解離的世界她終於可以修補心裡的傷口,她的身體在別無選擇下選擇了解離去保護她。可是現實中的她還是會痛,還是會恨。因為傷口即使痊癒了,依然會有道疤痕,不知道是用多少時間才能夠撫平。

白鴿象徵自由與和平,但白鴿在林晨曦的家裡出現時,卻象徵林晨曦被囚禁在過去的人生,哪怕人前的她是多麼光鮮亮麗,也沒法抹去羽翼下殘缺不堪的模樣。林晨曦沒有錯,偏偏要背負所有人的錯。即使林晨曦多麼渴望說出真相可以換來公平的待遇,但她等到的仍是社會上不公的黑暗。

怪責受害者文化 對受害人造成二次傷害

「你當時為甚麼不反抗?」成了林晨曦和顏聖華一輩子的枷鎖,一個問句,不但否定了她們是受害者的身份,更將她們放到「被侵犯是活該」的刀鋒上,連她們自己也無法坦然面對自己的內心,亦沒法好好愛人和愛自己。林晨曦一直告訴自己,只是年紀小不懂反抗才會受傷,長大就沒事了,但現實沒有如她所願,當她面對杜駿儒的侵犯時,她反抗了,可是她還是被所有人唾棄。無論她多努力學習和工作,別人在關鍵時刻始終不會相信她,而是相信有社會光環的國中老師和老闆的表弟,因為人都是偏心的。當身邊人質問林晨曦「你當時為甚麼不反抗?」時,她卻可悲得無法反問對方「你為甚麼不願相信我?」。

《她和她的她》說的不單單是性侵的社會議題,而是大眾「怪責受害者」(Blame the Victim) 的文化。受害人要將自己受傷的經歷複述出來已耗用不少勇氣,面對聆聽者的不信任,絕對是對受害人的二次傷害。「為甚麼你⋯⋯」「怎麼你不⋯⋯」來自各方的質疑更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林晨曦學校的處理手法無疑是用地位阻止謝志忠的醜聞發酵,同時也不斷以「沒有人會相信一個國中生的話」來情縮勒索林家,只因在林晨曦傷口灑鹽的代價遠比將謝志忠送辦低,所以林晨曦注定成為被犧牲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