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之間的香味記憶 (二)

『先生,你想找甚麼香水?』
『我想看看擴香。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哪款香味,就是希望有家的感覺。』
『你介不介意答我幾個問題?我想我可以憑你的答案替你找到適合的香味。』
『你問問看。』
『你家住幾多人?家中以甚麼色調為主?你平時在家花最多時間做甚麼?』
『這些問題跟我喜歡哪款香味有關?』
『當然。你知不知道氣味可以盛載很多東西?』
『嗯?』
『氣味可以裝著回憶、情感,還有愛情。所以,只要從你的生活習慣,推斷你的性格,找出讓你重視的東西,自然會找到屬於你的氣味。』

氣味可以裝著愛情?Eric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說法。
他看著說這話的香水店職員,覺得這女孩有點特別。
這是Eric跟嘉怡第一次的對話。

嘉怡一直相信氣味是通往記憶的鎖匙,
你未必能準確形容某種氣味,
又或者你會忘了過去的一些片段,
但只要你再次嗅到這種氣味時,
自然會勾想那段被遺忘的記憶、昔日的畫面和當時的心情。
這也是她會成為調香師的原因。
但是,為甚麼她會跟眼前的男生說出氣味對自己的意義呢?
連她也說不出原因來。
也許,是她覺得他會懂她。

「怎麼追蹤模糊的聖殿 怎麼抓緊 朦朧的意念 想到極美 仍然未碰面」

最後,嘉怡替Eric挑選了烏木與雪松擴香,配合Eric沉靜的個性。
Eric很喜歡這款香氣,很舒服,很自然,很適合放在家。

Continue reading “我們之間的香味記憶 (二)”

我們之間的香味記憶 (一)

「我太愛你吧 你的說話一聽就當真嗎」
「難怪你這樣安心欺騙 無需緊張內疚吧」

十時零三分。
嘉怡心裡有把聲音想阻止自己望向手機屏幕上的時間,但她還是忍不住。
打開WhatsApp,點了Eric的名字,
沒有顯示最後上線時間,不知甚麼時候開始他把這設定關了,
也沒有藍剔,沒有人知道他是已讀不回,還是根本未讀訊息。
訊息框內最後的訊息,是嘉怡問說要加班的Eric需不需要預留晚餐給他,
結果她得不到回應。

突然結束的對話已不是第一次,
嘉怡忘了,自己到底何時開始習慣這樣沒頭沒尾的對話。
電影看多了,人人都說這是男生出軌的先兆,
嘉怡卻不以為然,如常工作,如常生活,
她在想,越去懷疑就越會看見迎來醜陋的真相,
反正每天回家都會見到Eric,就夠了。

她真的是這樣想,
她真的是用這樣的藉口說服自己,
要去相信身邊的人。

十一時三十八分。
嘉怡覺得眼皮越來越重,但仍然窩在梳化上,瞇起眼睛繼續玩無聊的手遊。
陪著嘉怡等門的,不只手遊,還是香薰蠟燭飄出來淡淡的玫瑰味。
嘉怡是調香師,她深信氣味是喚醒記憶的最佳方法,
換句話說,氣味能儲存回憶。
大馬士革玫瑰的香氣,是嘉怡為這個家所選的氣味,所以她習慣每晚都點起香薰蠟燭來。

Continue reading “我們之間的香味記憶 (一)”

愛吃了這女孩 Love Does Hurt

對女孩來說,抑鬱,有苦也有甜。假如不是抑鬱打擾了她的生活,也許初相識時男孩就不會記著她,往後也不會如此照顧她,所以,女孩真的有點慶幸自己被這病症纏繞過。

冰封三尺,曾經陷入過抑鬱症的人很清楚,這個病不是突如其來的,而是長久而來的壓抑所造成的。女孩一直都獨自承擔著生活的包袱,她把自己壓抑得很徹底,自我保護機制令她在人前總是帶著笑容,可是心裡的負能量從無間斷,只要獨自一人的時候眼淚總不自控地流下來。她覺得孤單,她也想有人疼,可是累積下來的傷痕讓她對身邊的人懷著戒心,她不敢輕易卸下心防。

男孩跟女孩的年紀有明顯的距離,男孩的人生經驗正好填補了女孩心靈的缺口。相識不久,即使女孩沒有提及過自己情緒的問題,但男孩很快就看出女孩眼裡那抹哀傷。雖然不了解一個愛笑的女孩為何內心隱隱藏著很多的傷痕,但他內心自然而然地泛起一份逗她笑的使命感。

男孩是女孩的老師,這個身份令女孩非常信任男孩。女孩感受到男孩不只在教導她課堂上的知識,他還教她人生的道理,關心她學習順不順利,更關心她生活得好不好,工作愉不愉快,有沒有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所有的關心都變成了粉紅泡泡,圍繞著女孩。女孩很久沒有感受過這份被愛的感覺。說真的,她很喜歡這個感覺,是幸福的味道,他對她的好,就像一枝又一枝開得燦爛的玫瑰,開滿在她的心房,成為她的「秘密花園」。

女孩想盡一切理由找男孩聊天、約會,即使只說一句話,見一見面,她都甘之如飴。她曾經以為得到幾多都不要緊,畢竟從一開始她沒料到會遇上男孩,更沒料到他會對她那麼好。但原來所有人都是貪心的,在得到一分愛之後會想要多一分愛,在得到十分愛之後會想要多十分愛。但能夠沉醉在這片夢幻的玫瑰園中,她忘了甚麼是矜持,甚麼是害羞,也忘記後果。男孩隱隱察覺得到女孩不妥當,但他不忍一下子刺穿她美好的幻想,只想用比較婉轉的方式告訴她,他們並不適合。 Continue reading “愛吃了這女孩 Love Does Hu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