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曲故事】我…真的可以忘記你嗎?

究竟我一直不肯放手,
是因為我真的愛你愛到無可救藥,
還是我只想證明我有愛你的毅力?

在你對別的女生溫柔時,我看見了。
在你為工作不順利而心情不佳時,我忍受了你的無理取鬧。
在你耍手段搏表現時,我甘願當你的踏腳石。
在你為企劃的成功而慶功時,我默默地站在角落看著你的笑容。
在你生日的時候為你送上花了好幾個通宵製作手工禮物,然後看著你望了一眼就把禮物扔進垃圾桶。
在你失落時的求助,我回應了,在你高興的分享,我卻沒份兒。

在我被別人說我厚著臉皮在你身邊打轉時,你聽見了卻沒有作聲。
在我為你付出卻沒有做到一百分時,你明知我盡力了還是忍不住對我生氣。
在我難過得眼紅紅時,你選擇迴避我的眼神。
在我無助,不知如何是好時,你說你的考驗更加大,沒法替我打氣。
在我跟你分享工作中的小喜悅時,你笑了一下,然後沒有然後了。

Continue reading

廣告

【流行曲故事】不想當你的便利店女孩

在街上走著走著,
她臉上的眼淚已經被風吹乾,
可是心中的傷口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會痊癒。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
在夜闌人靜的晚上將她丟在路上,
她知道這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他和她住在不同方向,
每次加班後他們雖然會一起離開公司,
但無論多晚,駕車的他從來不會送沒有車的她回家,
只因他說和她不順路。

她的朋友曾經跟她說,
就算不順路,但一來一回只不過多了三十分鐘的車程,
晚上車行總比用腳走安全,
男生怎會連這點風度也沒有。
她只是笑而不語,
她有多渴望他開口說要送他回家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她貪的不是有順風車坐,
她只是想貪多十數分鐘跟他相處的時間。

她喜歡他,他知道。
他不喜歡她,她也知道。
但誰也沒有說穿彼此的心事,
就這樣一直維持著最佳拍檔的關係,
她明白這是她僅有的價值。

Continue reading

【流行曲故事】2020.胡鴻鈞 – 沒身份妒忌

無論是寫書、寫歌,抑或寫劇本,
只要當過創作者的人便會了解,
創作是件很奇妙的事情,
觀眾與創作者可能會有截然不同的感受與解讀。

記得中學的時候曾聽過一位前輩分享,
創作者完成了作品後,作品再不屬於創作者,而是擁有了自己生命,
它會用自己方法去令觀眾欣賞到它不同的面相,
不再從屬於創作者。

說起來,也是對的。
就像一首歌,每個人聽到的故事可能會不同,每個人代入的心情也不盡相同。

2020年,闊別一年沒有推出個人原創歌曲的Hubert,
終於有他的新歌《沒身份妒忌》,
我第一次聽到這首製成品,第一次看到整份歌詞的時候,
心想「嘩,這種卑微的單戀太虐心了吧,比做兵更可憐」,
我對這首歌的解讀是,
這完全是個未愛過已不能愛下去,可憐的單戀故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