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華燈初上 || 誰是兇手?

華燈初上 Light the Night 影評
華燈初上 Light the Night 影評

完整版文章:https://bit.ly/33cYUMa

近期全城熱話都在討論Netflix懸疑影集 《華燈初上》的兇手是誰,真相要等到第三季播出才知道,以下關於《華燈初上》劇內劇外的小故事你又知道多少?

99%高度還原80年代日式酒店

《華燈初上》以80年代台北林森北路條通商圈的日式酒店為背景,發展出一段段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過半情節都在「光」日式酒店發生,也令大家對日式酒店充滿好奇。台灣1895年至1945年曾經被日本統治過,後來到了80年代時也有不少日本公司的高層及官員都被派來台灣工作,他們的收入和學識都比較高,因此日本人的聚居地附近像林森北路條通商圈就發展出日式酒店文化。而在日式酒店打工的女生正如「蘇媽媽」所說,是「賣藝不賣身」,也是「賣溫柔」、「賣曖昧」,讓客人有戀愛的感覺,所以除了在日式酒店陪客人喝酒、唱歌,她們也會陪客人打高爾夫球,同時懂得日文、插花、聊時事等不同才藝。

「華燈初上」這名字代表怎樣的世界觀?

「華燈初上」原是指日與夜交替之間的暮光時份,太陽已下山,殘留的光影把天空映照成神秘的寶藍色,那一小段的時間裡被稱為「魔幻時刻」。身處在「魔幻時刻」,你會如何界定自己是在日間抑或晚上?「華燈初上的世界裡,是非善與惡沒有絕對。」這是劇集的介紹。酒店店名「光」就像是華燈初上時的一抹暮光,特別地存在,沒法解釋,也沒法定義善惡。每個在「光」工作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與情感,他們的所作所為,別人看起來是邪惡,但他們也許只是為了保護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因為對別人善良,往往就是對自己殘忍。

意想不到的兇手

《華燈初上》成功掀起近月的話題,插敘式情節難得地不會令人看到混亂,而是抽絲剝繭地將複雜的人事關係慢慢拆開,同時揭開大量不為人知的暗黑歷史。網民和劇集都偵探上身緝兇,每一幕線索都看得很仔細,甚至已有不少人重組案情及推測殺人動機。雖然現在露絲媽媽和所有陪酒小姐都有殺人的嫌疑,但以頭兩季近乎完美的劇情發展來看,兇手或幫兇有可能是意想不到的角色 (因為一套好的懸疑劇應該是大家猜不到兇手,但知道真相後又會有恍然大悟的感覺),加上第二季有很多人物登場,如蘇的媽媽、媽媽的前男友 (朱文雄)、Sugar的「媽媽桑」寶寶,加上一些周邊人物如葛檢、吳子維、小豪、中村先生等,關於他們的刻畫還不算太多,他們是不是兇手還是不得而知,所以真正的兇手有可能還未顯露出來。而且根據蘇此刻的人設,是她自編自導自演整場兇殺案也不是沒有可能,但幫兇又會是誰呢?

只有女性才懂得的金句與愛情觀

《華燈初上》的成功,其中一大因素是故事和劇中的金句,道出很多只有女性才懂的心情。「我不知道我要花多少時間才會好,但我會每天催眠自己,我已經沒事了。」「這種時候妳就是要同情我、可憐我,同情就像一把刀子,一刀刺死我。」「恨一個人比原諒一個人容易,對她慘忍一點,就是對自己好一點。」

適合的人、適合的情節、適合的對白,碰在一起,便是好看。男女看待事情的角度大不同,尤其是愛情觀,同樣的故事並不能套用在男性為主的劇集中,其中一句對白完全說明一切 —「你有沒有過,恨一個人,恨到想把對方往死裡打,卻又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同情她,幫她的這種心情?」女性面對理性與感性鬥爭的時刻往往比男性多,即使她們沒有表露出來,但內心早已打了無數場的仗。

【影評】NETFLIX.血色天劫 || 因為愛所以必須失去

血色天劫 Blood Red Sky 影評
血色天劫 Blood Red Sky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iH91Od

Netflix原創電影《血色天劫》近期上架,有別於平時的吸血鬼片/喪屍片,《血色天劫》大賣親情,女主角娜嘉 (Peri Baumeister 飾) 是一位母親,帶著年少的兒子伊利亞斯 (Carl Anton Koch飾) 飛到紐約準備接受血清治療,因一場劫機的預謀,令娜嘉被迫撕開自己的身世秘密,想以吸血鬼的身份保護自己的兒子,殺死劫機的壞人們。

吸血鬼及喪屍等形態一直被形容為失控的狀態,嗜血的他們會為了血而大開殺戒,偏偏《血色天劫》大玩反差元素,娜嘉主動讓自己進入吸血鬼的狀態,而且在兒子伊利亞斯的呼喊下,她懂得分辨誰是敵人誰是好人 (當然不計結局那一幕),這樣的設定實在不像一般的喪屍片,也是電影上架後得到好壞參半的原因 — 在「拍到爛」的喪屍片上添上新意,可是母子互動的刻劃不夠深入,倒敍的回憶片段也沒有交待伊利亞斯如何接受娜嘉的「病」,也沒解釋娜嘉如何控制自己吸血鬼狀態下的自己,令到中間的一些劇情上看似是理所當然的套路,但又有點不明所以的感覺。

因為愛所以必須失去

一位媽媽為了拯救自己的兒子而化身吸血鬼是有賣點的,娜嘉稱讚伊利亞斯出於安全的考慮而不打開機長室的門,還有她抱著必死的決心交託兒子給科學家法利德之時,都是喪屍片難得一見的親情線,但最令我動容的反而是伊利亞斯引爆機上炸彈的一刻。小童星Carl Anton Koch叫完一聲「媽媽」後的眼神,隔著熒光幕都感受到伊利亞斯內心的掙扎和悲痛,他本來就是和媽媽來到紐約接受治療,他知道媽媽有機會變回正常人,但當他和娜嘉在飛機外眼神對上之時,他明白那一刻唯有引爆炸彈才可以讓媽媽得到真正的解脫,與娜嘉不顧一切去保護他的做法好像相反,但當中那份情感是更入心的。因為愛,所以才必須永遠失去她。這是伊利亞斯最後可以為娜嘉而做的事。

【影評】複製人徐福 || 韓國電影首以複製人為題

複製人徐福 Seobok 影評
複製人徐福 Seobok 影評

完整版影評: https://bit.ly/3hryn2b

《複製人徐福》最大的賣點一定是由兩大男神孔劉和朴寶劍領銜主演,當中我覺得最有趣的地方是他們逃亡的過程中,兩代男神都頂著同款的齊蔭頭,但散發著兩份完全不同的感覺,可愛之餘,也很像他們在戲中截然不同的心態 —— 一個帶著悔疚卻要掙扎求生,另一個找不到生存意義而不想活著。其中一幕讓我觸動的,是徐福看到老夫婦的服裝店陳列的一對白球鞋時,他告訴閔奇憲他想要那對鞋,那是他人生第一次選擇自己想要的東西。徐福是被製造出來的複製人,對母親而言,他是死去的兒子的代替品,對實驗室的人而言,他是很有價值的研究對象,對幕後金主而言,他是續命的關鍵 —— 他的存在是為了滿足別人的期望,他不曾有過自己的意願,白球鞋是他第一次為自己作主。

兩人逃亡的過程中漸漸培養出一份羈絆,也算是「革命情感」吧,畢竟過程中兩人的生命是連成一體的,而他們亦各自揭開了內心的遺憾,可惜劇情推進有點慢,加上片段零碎,也無法解釋閔奇憲為何能放下私心去保護徐福,不夠緊扣的情節令閔奇憲與徐福之間的「兄弟情」變得模糊和不夠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