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札記】2020上半年 | 我的生活計劃

最近因為疫情的關係,看到很多人因需要長時間留在家中,而決心做一些自己想做很久但一直提不起勁去做的事情。雖然我的工作暫時照常,但我也想趁這個時間好好整理一下我的生活,畢竟前一陣子忙著搬屋,現在總算適應了一點新生活,是時候調整一下自己的步伐了。這篇文章主要是寫給自己看的,想要將我想完成的,大大小小的目標記下來,督促自己完成。

|| 關於文字 ||

每個月能寫八篇BLOG
開始穿搭分享,先由BLOG和照片開始,下半年才看看能否發展影片方向 (主力在這裡和IG發文)
開始零食開箱分享 (主力在台灣痞客邦寫文)
完成我的第一篇長篇小說創作 (暫名《人生也不過是我們的選擇》,現在進度: 3萬字,目標是12萬字)

|| 關於學業 || 

努力完成現正修讀的Visual Merchandising課程的sem 1科目
先買一本韓文書籍自學韓文
報讀這個「Professional Certificate in Growth Marketing Strategy」課程 (https://bit.ly/2Je2Myx) (如果開得成的話) Continue reading

廣告

長篇創作小說 ♠ 異情人 || 第三章《命中注定》

程雅俊在醫院度過了一個月,終於也可以再次用雙腳走路了。現在更多了另一雙腳伴著他走每一步,那人當然是許晴。許晴特地選擇和程雅俊一起出院,就是想多陪在他的左右。

許晴體貼地挽著程雅俊的手,「習慣這樣走路嗎?」
「我最不習慣的是身邊從此會多了妳。」程雅俊打趣地說。
許晴裝出生氣的樣子,嘟起嘴巴,「你若不習慣的話,那就甩開我啊。」
程雅俊怎捨得放開許晴呢,他馬上哄回女朋友,「我是不會離開妳的,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說時他緊緊握住她纖細的手。許晴也相信她和程雅俊會是天長地久的一對,但她想到將來,又不自覺地扁嘴。
熱戀的情人們的心就像是連在一起的,只要對方覺得難過,自己的心也會隱隱作痛的,「為什麼不開心啊?」
「你出院了,就會回到自己的生活啊,我跟你不同,媽不肯讓我工作,到時你要工作,就只剩下我一個了。」
「原來妳是在擔心這個啊。傻瓜,妳忘了我是老闆嗎?我已經把畫廊的事安排好,短期內都不用回去的,可以專心陪著妳。妳不會嫌我煩吧?」
「真的嗎?那你願意跟我一起在醫院做義工嗎?你答應過孩子們要再教他們畫畫的啊!」
「當然可以,我會無時無刻陪在妳身邊的,妳去哪我都會跟著的。」程雅俊臉上掛著溫柔的笑容,使許晴的內心暖暖的。

雖然許晴從不在乎男朋友的出身與家境,但她第一次覺得,原來交一個當老闆又不用擔心生計的男朋友,是一件多麼好的事情。許晴緊緊挨著程雅俊,享受著被竉愛的感覺。

「晴晴,夠鐘吃藥了。」這麼多年來,馮心琪每天都會替許晴準備好所有藥。
「咦,一…二…三…四…五…六…藥多了?」病人總對藥丸的數目很敏感,多了一粒也很著緊,更何況這次是多了三粒。
「這三粒是妳平常吃的,另外的是維他命丸,今日涂醫生跟我說,妳要多吸收營養才行,身體才會健康的。乖乖吃掉吧。」馮心琪很有耐心地哄女兒服藥。
「知道了。」許晴怎會不相信母親的話呢?她很快就把全部藥丸吞下。
「今天第一次和雅俊出街,玩得開心嗎?」馮心琪按捺不住作為母親的好奇心打聽著。
「嗯。我覺得自己很幸福,有個疼我的媽媽和鍚我的男朋友。原來有親情又有愛情的感覺是這麼奇妙的。」許晴把程雅俊對自己許下的承諾告訴馮心琪,馮心琪很欣慰,因為她相信他會好好愛護自己的女兒。
「妳今天也玩累了,早點休息吧。」
「晚安。」
「晚安。」

Continue reading

長篇創作小說 ♠ 異情人 || 第二章《黑.白》

自從那次許晴跌倒後,程雅俊很關心馮心琪和許晴,而他們三人也因此熟絡了不少。程雅俊有時會跟馮心琪聊聊生活上的瑣碎事,有時會和許晴一起跟病童們玩耍。

馮心琪感覺到許晴對程雅俊漸漸生了好感,而她也很喜歡這個年輕人,喜歡他的溫文爾雅,更喜歡他的成熟懂事,若果女兒真的選擇了他,她是不會反對的。畢竟她漸漸老去,她感到自己已不能無時無刻照顧許晴,她該放手去讓愛自己女兒的人逐步代替自己的位置。

晚上,馮心琪找機會跟許晴提起程雅俊,「晴晴,你覺得雅俊怎麼樣呢?」
「媽……妳怎麼突然會這樣問?」許晴冷不防母親會提起程雅俊,變得支吾以對。
「我可是看得出妳對人家有意思啊!」
「哪有?!媽,妳剛才吃飯時不是說很累嗎?還不快點睡?」
「晴晴,妳長大了,談談戀愛也無妨啊,何況媽覺得雅俊是個好男孩呢。」
「媽也贊成嗎?」許晴既驚又喜,「可是,我又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喜歡我,如果他已經有女朋友了,會很尷尬嘛。」許晴說說也覺得難為情。
「妳放心好了,媽已替妳問過了,他還未有女朋友,單身啊。」一早看穿女兒的心事,當母親的豈會不預先問得一清二楚呢。
「媽,等我摸清他的心意再說吧。如果我真的交了男朋友,媽,妳會寂寞嗎?不如,叫妹妹搬回來,好嗎?」
「她一上大學就搬到宿舍住,畢業後也沒有回來,就知道她不想搬回來了。」每次提起許意,馮心琪總是皺著眉頭的。
「媽,我們也很久沒見過妹妹了,叫她回來吃頓飯吧,就這個星期六好了。」
「那好吧,妳試試跟她說說。」

許晴立刻撥電話給許意,「喂,妹妹,妳今個星期六晚有空嗎?回家吃飯好嗎?我和媽都很想念妳呢。」
「我應該有空的。」
「妳有什麼想吃嗎?我明天去買材料。」
「我吃什麼也沒所謂的。對不起,我現在不方便聊,到時再說吧,再見。」
「啊,再見。」
馮心琪在旁聽著,不禁搖頭,「許意很忙嗎?」
「她說現在不方便跟我聊,不過她答應星期六回來吃飯的,明天我去過醫院後就去菜市場看看有什麼要買的。」
「妳自己要小心點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