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比得兔2:走佬日記 || 比得兔陷身份認同危機!

比得兔2:走佬日記 Peter Rabbit 2: The Runaway 影評
比得兔2:走佬日記 Peter Rabbit 2: The Runaway 影評

故事來自英國兒童圖書《Peter Rabbit》,2018年推出第一集電影版《比得兔》,圍繞比得兔和男主角Thomas為了爭奪菜園和女主角Bea的歡心而展開的連番「激鬥」,續集《比得兔2: 走佬日記》(Peter Rabbit 2: The Runaway)承接上集的故事發展,原班人馬上陣,由Thomas和Bea的婚禮開始,比得兔與Thomas繼續針鋒相對,不甘心被定型為「百厭星」的比得兔,在倫敦街頭偶遇聲稱是他父親老朋友的壞蛋團,令他萌生要「幹一番大事」的念頭,結果和Thomas的戰場更由菜園轉戰倫敦街頭,一人一兔弄出連番笑話!

比得兔陷身份認同危機而感到迷失

Thomas和Bea有情人終成眷屬,Thomas和比得兔看似為Bea而放下對彼此的偏見,但其實沒有 — 比得兔不願承認Thomas是爸爸,Thomas亦始終覺得比得兔是死性不改的麻煩製造者,兩人的互相不信任造成比得兔的身份認同危機,更於出版社負責人向Bea提出要把故事中的比得兔打造成大壞蛋那刻爆發出來。如果Thomas和比得兔多一點互信,多一點認同,比得兔就不會因為陷入身份認同危機而感到迷失,或者就不會被壞蛋團帶壞了。

比得兔與Thomas的互動就像父母與子女一樣,正所謂「子女好與壞,在乎溝通與關懷」,比得兔或者天生比教淘氣、調皮,但最終變成頑皮甚至變壞,Thomas都是責無旁貸的。Thomas也說了,他還未準備好當一個父親,子女學習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的同時,父母也在學習如何當一個榜樣,如何引導子女成長。今集尾段,在經歷城市危機後,Thomas和比得兔終於學懂當父親和當兒子的第一課,不知道再有續集的話,是否會看到更友愛的他們呢?

 

【影評】盛夏友晴天 || 友誼小船出航追夢

影評 盛夏友晴天 Luca
影評 盛夏友晴天 Luca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hm39cx

故事從一個充滿陽光、海灘和笑聲的夏天開始,兩個對人類世界充滿好奇的小海怪,路卡和艾伯托,變成人類外表走到岸上,與新結識的朋友莉莉組織了三人小隊參加鐵人賽,一起展開精彩刺激的追夢歷險。路卡、艾伯托和莉莉三個人相識的時間不長,他們之間也有過大大小小的爭執,但他們一起訓練、玩樂、比賽的日子,全是滿滿的友愛,這種共同經歷和成長,只有友誼可以做得到。

友誼,是《盛夏友晴天》給觀眾上的一課。很多人小時候都會單純地想,好朋友就是要常常聯絡、一起聊天一起玩、一起長大,甚至將來要當對方的伴郎伴娘,然而在成長路上,我們會發現,即使努力維繫過,舊朋友還是會慢慢疏遠,然後換上一批新朋友。其實,友誼的真正意義從不應該被時間框住,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故事和夢想,有幸在追夢路上相遇是彼此的緣份,還能夠分享喜怒哀樂、共同成長便是友誼的見證,哪怕有天彼此要分開,繼續走自己的路也不需要感到可惜,因為這段共同的經歷會一直存在記憶之中。

生活是場選擇 沒有對錯之分

結尾的小彩蛋是住在深海的伯父與小魚兒的對話,他很享受深海的簡單,沒有甚麼夢想和同伴,也不需要有夢想和同伴,因為只要他張口就能吃到鯨魚,還可以不停的自說自話。伯父的出現就像是一種生命的平衡,有人熱情自然有人冷靜,有人好動自然也有人愛靜。伯父的生活與路卡想要的生活完全相反,但也沒有誰對誰錯,只是大家對生活的追求不同而已。喜歡冒險、擁有夢想的人就盡情地追夢吧,想要平淡生活的人,住在深海也可以享受另一種平淡是福的感受,或者像路卡嫲嫲,周日偶爾上岸逛逛也不錯!

【影評】一家人大戰機械人 || 搞笑背後的催淚故事

一家人大戰機械人 The Mitchells vs. the Machines 影評
一家人大戰機械人 The Mitchells vs. the Machines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tYq14B

《一家人大戰機械人》由米契一家的公路之旅開始。被形容為全世界最古怪的一家人,大女兒Katie沉迷網絡電影的製作,喜歡將生活剪輯成有趣的影片放上YouTube與別人分享;小兒子Aaron熱愛恐龍卻不擅辭令,所以交不到朋友;爸爸Rick擅長野外求生,熱愛大自然生活,不喜歡小孩做「低頭族」;媽媽Linda一直很羨慕完美家庭的鄰居,希望自己家都能這麼優雅、團結。世界意外地被機器人征服,只餘下古怪的米契家沒有被俘虜,因為他們就成了拯救人類的最後希望。

米契家四個成員的性格和喜好各不相同,欠缺了解導致大家之間的關係漸漸疏遠,這樣的情況在現代社會中並不罕見,可能很多觀眾都有同感。爸爸和女兒爭執後不約而同地想:「對方為甚麼會變成這樣?」所有的變化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日積月累下來的結果,我們總覺得變的是對方,何曾想過自己其實也在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