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給十九歲的我 || 站在夢想面前 你還是當初的你嗎?

《給十九歲的我》(To My Nineteen Year Old Self) 影評
《給十九歲的我》(To My Nineteen Year Old Self)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bit.ly/3IZoCWY

《給十九歲的我》屬於香港人的成長共鳴

九歲的我,對於十九歲有無限的想像,覺得成年後一定可以擁有自己的一片天,哪怕還沒有甚麼確切的夢想,反正長大就好了。廿九歲的我,對於十九歲同樣有無數的想像,想像如果重來一遍,現在的生活或者會變得不一樣,哪怕世上沒有如果,依然想回到還沒有長大的那一年。三十九歲的我,或者會慢慢放下對十九歲的執念,但忘不了成長帶來的好與不好。這是我看完《給十九歲的我》的感受。

也許每個人的經歷和人生不盡相同,但看完《給十九歲的我》,相信很多人都會想起十九歲或者更早以前的自己。你不必是英華校友或師生,只要你是香港人,只要你經歷過十九歲的人生,你都會從《給十九歲的我》找到共鳴。

女孩們暴風式長大 卻在夢想面前躊躇

暴風,風速快,風力大。《給十九歲的的》的主人翁面對著急促而猛烈的成長步伐,強迫接受,勉強適應,是她們幾乎唯一的選擇。其實每一個香港人在動盪的世界中,又何嘗不是跟她們一樣呢?女孩曾經擁有過夢想,想參選香港小姐,但最後忍著淚在機場與親友道別,不捨卻沒有不甘,畢竟環境和人的心境都會隨時間流走而改變。女孩曾經努力追趕著夢想,想成為單車運動員,但要在「只有世界第一才會被看得見」的香港當上職業運動員,談何容易?誰也無法保證這個選擇是不是對的,連自己也動搖了,追夢的路彷彿已到了盡頭。

站在夢想面前 你還是當初的你嗎?

《給十九歲的我》留下了時代的永恆片段,但沒法改變已經出現了的變化。年輕人是社會的一面鏡,映照出社會未來的模樣。年輕人看似有無數的可能,但她們其實也不過是按照環境揉捏出來的形狀成長,年輕再多的反叛,最後也抵不過社會的壓力。《給十九歲的我》看到女孩們成長時的困惑,十年後的今天,社會新鮮人何嘗不是同樣困惑?站在夢想面前,在選擇堅持還是放棄之前,或者應該想一想,一直追趕著的夢想,還是不是當初渴望的夢想?你,還是當初的你嗎?

【影評】十年 TEN YEARS.當我們活在一個被扭曲的社會中

最近都在忙,很想東西想寫,卻沒有時間,可是又怕拖得太久會忘了想寫甚麼。今次,唯有簡短地記下《十年》給我的感覺。

若要談拍攝技巧和手法,甚至劇本、鋪排等,就算我不是專業的電影人,都看得出《十年》有太多可以改進的地方。然而,以獨立電影的角度出發,表達的情懷和共鳴是更為重要的,而《十年》正正說出了香港人的恐懼,所以才能獲得這麼多的掌聲。

十年 = 五個角度 x 近年社會上的重大爭議 = 香港的預視?

〈浮瓜〉— 有人為推行國安法製造亂局的假象
全個故事以黑白拍攝的手法是我無法理解的,不知道是否想藉此表達社會的黑暗面,但作為觀眾我就不認同黑白畫面,而且其中一名主角是警訊的「御用歹徒」利沙華亦令整個故事失色了。一來他的演技不算突出,二來他平日的形象太深入民心,要他飾演一個黑社會「撈唔掂」的小嘍囉實在太大落差。故事另有頗多的慢鏡Slow Motion和沒有聲音的片段,我覺得意義不大,亦令節奏被拖慢,所以五個故事中我最不欣賞就是〈浮瓜〉。

Continue reading “【影評】十年 TEN YEARS.當我們活在一個被扭曲的社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