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曲故事】你若不愛我就借過

有些人,偶爾會出現在你腦海中。
有些人,會突然其來地出現在生活中。

「為何又共我講到 念掛我那擁抱  豺狼誠心禱告 難道並沒企圖」

穿上黑色套裝的思嘉,今晚要加班,
要代表公司出席一場明知是應酬,又不能不去的晚會,而且只得她一個代表公司。
思嘉沒有喝酒,但胃痛的老毛病又發作了,
好不容易跟幾個廠商寒暄過後,抓到一個空檔可以走到一旁休息,
她來到餐桌前想看看有沒有東西可以吃,紓緩一下胃痛。

煙三文魚,不可以吃。
芝士,不可以吃。
巴拿馬火腿,不可以吃。
凱薩沙拉,好像都不可以吃。
甜點,也不可以吃。
算了,還是找杯暖水吧,手袋裡應該還有胃藥的。

「麻煩你,可以給我一杯暖水嗎?」「不好意思,我想要杯暖水。」
思嘉正想跟服務生要杯暖水的時候,身邊有一把男聲響起,也想要一杯暖水。
思嘉往右邊一看,竟然是一張熟悉的臉孔。
那個人是Kin。

Continue reading “【流行曲故事】你若不愛我就借過”

只有他覺得這個謊言是美麗的 (一)

十二年,是一段不短的時間,
生肖走了一個循環,年齡也轉了一個字頭,
可以改變很多事情,也可以改變一個人。

兩個人相處了六年,然後分開了十二年。
但,如果過了十二年都忘不了一個人,那該怎麼辦?

方晴打算年尾和男友結婚了,卻在IG上看到前度卓天朗求婚成功的帖文。
「為甚麼心會覺得痛?」方晴不解。

卓天朗是方晴的初戀情人,他們是同班同學。

從15歲到21歲,
他們一起走過最青春的六個年頭,也是最年少輕狂的時間,
他們之間有過很多歡笑聲,
但同時也有著太多血淋淋的回憶。

方晴一直以為,她和卓天朗分開是因為大家的步伐不同,
但為甚麼十二年後他跟她的婚期會這麼接近?
既然他和她都注定要在同一年結婚,為何身邊的那位不是對方,而是別人?

Continue reading “只有他覺得這個謊言是美麗的 (一)”

【LYRIC WORKS】離留 || 相遇之歌 || 微妙關係

上年十月,有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每天放工吃完飯我就自閉起來兩三小時,為的是寫歌詞。
那時候我決定為四首demo投稿寫詞,不知道會不會被選上,但多交一份,感覺機會也會多一個 (雖然我知道寫得好的人不是這種想法,但對於新手的我來說就是這種想法嘛)。
用一個月時間交了四份demo詞,然後就是漫長的等待,終於在12月的時候,我知道自己有兩份詞被選用了,那感覺很不真實,即使聽著完成後製的版本也像在發夢。

那是微電影《微妙關係》內其中兩個單元師徒關係和情侶關係的歌曲,故事和歌詞等歌曲正式推出時再分享,不過想分享一下歌曲首唱的Live版本,我第一次聽live的時候很不爭氣地哭了,是第一次出歌的感動,也是圓夢的感動。

看著填詞人那一欄寫上自己的名字,感覺歷盡千山萬水。想起以前的工作總是為公司的歌曲在youtube的info box填上曲詞編監的資料,想不到有一天也會換成別人在info box填上我的名字。

《離留》《相遇就好》希望你們喜歡 🙂

P.S. 因為微電影正在參加國際影展所以還未有機會上映,期待之後配上電影的畫面再聽自己寫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