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THE FIRST SLAM DUNK || 熱血一戰讓忠粉圓夢

《THE FIRST SLAM DUNK》影評
《THE FIRST SLAM DUNK》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bit.ly/3WiSArW

以「THE FIRST」命名,卻是改編自《Slam Dunk》漫畫版最終章「全國大賽篇—湘北VS山王工業」。湘北隊終於要跟全國高中第一強隊山王工業對壘,以控球後衛宮城良田作為第一身視點,回顧宮城良田開始接觸籃球的契機,以及和哥哥一起打籃球的片段,亦帶到湘北隊中每人的相知相交,如何由五個陌生人變成默契十足的湘北五子,帶領湘北高中與王者山王工業交手。

井上雄彥親自改編 保留漫畫原著畫風

有別於大多數的漫畫改編動畫電影,《THE FIRST SLAM DUNK》保留漫畫的筆觸和畫風,令電影多了一份溫度。近年3D動畫製作要多精緻、逼真都做得到,但說到視覺上的溫度和質感,還是漫畫風比較溫暖和柔和。湘北五子在籃球場上演出熱血的故事,但更重要的是這份熱血是由心而發,漫畫風的畫面個人覺得更配合湘北高中的風格。同時,逼真的氣氛營造,令觀眾猶如置身在場館觀看一場真正的籃球比賽,更立體呈現漫畫中看不到的籃球招式,看電影同時也在看球賽。

宮城良田擔主線 圓滿湘北五子的刻劃

《THE FIRST SLAM DUNK》一改原著常態,不以流川楓或櫻木花道為主線,反而將更多時間留給宮城良田,回憶他小時候與哥哥打籃球的片段,解構宮城的人設,以及憑甚麼能夠穿起湘北的「7」號球衣。控球後衛是隊中的靈魂人物,他需要擁有速度、反應力強和敏銳的觀察力,「一眼關七」,製造機會給隊友。可是,籃球隊中最耀眼的人永遠都不會是控球後衛 — 中鋒、前鋒高大的身型非常搶眼,在籃底的攻防更是刺激連場;得分後衛在三分線前後優雅的投籃和俐落的得分,收穫不少掌聲,但很少人會看到控球後衛的重要性 (至少不懂籃球的人不會看到)。

宮城良田在漫畫和動畫裡,都不是以主角的規格登場,縱然他也是湘北隊的一員,但在井上雄彥筆下並沒有太多著墨。雖然「湘北VS山王工業」的戰果早已在漫畫版有了定案,但今次《THE FIRST SLAM DUNK》並不是單純依照漫畫原著內容寫成電影版,反而加插宮城良田的成長片段和對他的人物刻劃,明顯井上雄彥不只想將「湘北VS山王工業」動畫化來滿足忠粉,他還想圓滿對湘北五位隊員的性格刻劃。

【影評】白老虎 || 逃出雞籠躍身披上白老虎名譽

《白老虎》(The White Tiger) 影評
《白老虎》(The White Tiger) 影評

完整版電影:http://bit.ly/3rbQprj

不一樣的印度式電影

以印度背景作為電影主題不算特別,但以印度階級觀念引伸到我們每天都在經歷的現實的殘酷,這點正是吸引我看《白老虎 (The White Tiger)》的原因。男主角Balram用輕佻的語氣去旁白自己向上游的故事,大大減輕了故事本身的沉重,所以《白老虎》絕對不是「灑狗血式」的電影,當它是小品來看就可以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曾經被印度式電影突如其來的歌舞場面弄來滿頭問號,我是有點害怕的,畢竟我們沒有浸淫在印度文化中,看著連場歌舞確實有些不解和尷尬。幸好《白老虎》完全沒有歌舞場面 (事實上這個故事也不需要歌舞啊),用輕鬆但寫實的角度將男主角Balram由一個窮小子變成擁有的士公司的企業家的故事,卻不失黑色幽默 (畢竟是在說他動殺機才能賺到第一桶金的故事嘛)。

說到底我們都在追求選擇的權利

《白老虎》內有一句對白:「富有的人總有很多機會去揮霍,但窮人沒有」,我非常認同這句話,不是說富有的人必定在揮霍人生,但他們的確一出生就有這個資本去選擇過怎樣的生活,哪怕沒有成本效益,哪怕超出正常的道德規限,哪怕再不合理,他們都可以選擇,這正是他們的資本。比起金錢,金錢所帶來的選擇權才是王道,不論在資本社會還是共產社會,基本上窮富界定了人民可擁有的選擇權多寡。說到底,我們真正追求的是選擇的權利,金錢不過是最基本又最重要的指標而已。

窮人因此想盡辦法賺錢,富翁就想盡辦法賺更多的錢。如果沒有比較,有誰願意放棄生活,不顧一切地成為金錢的奴隸?不踩著別人向上游的話,就會換成你被別人踩著走。啊,活在這麼多人的世界就是累,人多比較就多,這是人口過度密集必然會出現的結果。悲觀點來說,現在地球的人口已經多得把我們一步一步推向滅亡。

困住我們的早已不是雞籠

可是,人生總是充滿著矛盾,一方面想要向上爬,但當你在低位逗留久了,就如電影中的「雞籠說」那樣,慢慢忘記了初心,漸漸遺失了逃離雞籠的慾望。我覺得「雞籠說」絕對是電影的重點,雞籠裡的雞隻看見雞販把同伴宰殺,聽見同伴的哀鳴,嗅到血的腥味,卻沒有被刺激,沒有害怕 (也許牠們有,但至少牠們沒有表現出來),直到某天自己成為刀下被宰的對象。貧窮不只限制人的想像,更讓人的思想停頓 —— 第三世界國家每天接收著千萬噸電子廢物、草根階層衣食住行都被大集團壓榨而捱貴價、打工仔為了每個月那份僅夠糊口的薪金辛苦工作,甚至捱夜加班都頂硬上……日復日,把我們困住的已不再是在上位者,而是貧窮將我們的思想給封住了,即使覺得辛苦、不堪,也不再設法逃離了,是習慣,也是麻木,對生命的麻木。

【流行曲故事】我的志願.夢

小時候的我,其實沒有志願。很細個很細個的時候,為著一篇又一篇「我的志願」的作文而短暫地想過做護士、老師,不是因為喜歡工作的本身,而是因為容易寫下去。

漸漸長大,書讀多了就知道自己當不了專業人士。明白社會有多現實,又不知道甚麼的工作能令自己滿足時,更想躲在校園的懷抱中,然後欺騙自己只要抱著學生的身份,就不用面對職業與未來的選擇。

「成熟蠶食初衷像作文寫出志願 還未寫完但世界已替我打交叉再埋怨」

一年又一年地過去,由中學走到大學,當中叫做跨越過不同的關口,然而,還是未找到我的志願。人越大,越害怕落差。小時候可以隨意幻想將來,長大後面對著觸手可及的將來,因為害怕而變得謹慎,因為怯懦而變得小心翼翼。

猶幸人生中出現了實習的時間,那一整年提早讓我看到世界之大,也令我看見社會的美與醜,最重要是為我提供了重新認識自己的機會。原來,心底一直有一些想法被抑壓著而不自覺。原來,曾經以為的不可能也可以變成可能。

「人越大越難自選怕吃不起虧損 哪怕有翼會飛不知哪刻已剪斷」

找到理想的方向,計算著自己與目的地的距離,發覺是有點遠的。畢竟害怕跌倒,唯有一小步一小步地調整自己的方向。

找到了人生第一份正式的工作,往理想踏出第一步。開始了第一步,就會有第二步、第三步……嘗試著很多未曾試過的東西,唯一不變的,是保持每一步那不多不少、剛剛好的步伐。

Continue reading “【流行曲故事】我的志願.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