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ney+】尼羅河謀殺案 || 為愛可以不惜一切!

尼羅河謀殺案 Death on the Nile 影評
尼羅河謀殺案 Death on the Nile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lIVEgQ

尼羅河上的密室謀殺案

《尼羅河謀殺案》是改編至英國著名作家Agatha Christie的同名偵探小說,Agatha Christie擅於寫愛情和偵探小說,而《尼羅河謀殺案》是結合愛情和偵探元素的故事,她筆下的白羅偵探小說系列更與經典偵探小說《福爾摩斯》齊名﹐為英國文學界寫下重要的歷史篇章。前幾年的《東方快車謀殺案》也是Agatha Christie的作品,除了郵輪和火車上的謀殺案,Agatha Christie另外還寫下《藍色列車之謎》、《謀殺在雲端》等小說,因此被喻為「交通工具謀殺案女王」。

眾人為愛而不惜一切

在《尼羅河謀殺案》中,感情關係絕對比謀殺情節豐富得多,但因此令電影的前半部份為交代各人的感情瓜葛而變得冗長。賈姬明顯是電影中最痴情的人,西蒙為了繼承琳奈瑞的遺產而動殺機,卻讓賈姬出手掩護自己而殺害更多人,賈姬也坦言「他需要錢,我需要他」,或者在白羅第一次告誡她的時候,她猶豫過,可是她對西蒙的愛早已是「愛到連他的缺點也愛」,不惜一切都要在一起,所以她為自己和西蒙的結局作出了最後的選擇。

謀殺案的動機不外乎是愛情、金錢和復仇,白羅調查中亦有發現各人都有謀財的念頭,可是他們不是失敗就是遇害,反之打著愛情旗號而殺人的兇手「快、狠、準」地完成他們的謀殺計劃,奠定了故事對愛情力量的肯定。

【影評】月老 || 一萬年也不會變的事:是浪漫也是執念

月老 Till We Meet Again 影評
月老 Till We Meet Again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HOYgTr

一萬年也不會變的事 是浪漫也是執念

《月老》以奇幻與愛情元素結合,既是描繪愛情,也是訴說人生道理。貫穿整部電影的一句對白 —「有些事一萬年也不會變」,當你很愛很愛一個人的時候,聽到這句話固然是甜絲絲,但當你失去愛情的時候,你便要明白,這句話並不是愛情的保證,而是人生的軌跡早就在你投胎之時已經決定好,並不是隨便可以改變的。

阿綸與Pinky身為月老要為世人牽紅線,當阿綸恢復生前的記憶時,他執意要為小咪牽紅線,但因為小咪的執念,紅線總是被燒毁。阿綸對小咪的感情,即使他死後也不曾改變,同樣地,小咪對阿綸的不捨並沒有因為兩人陰陽相隔而消逝,這時不變就變成了不再浪漫的執念。有些事一萬年也不會變,究竟是要選擇執著下去,還是要學會接受,然後放下?如果真心相信有些事是一萬年都不會變,注定的緣份下輩子還是會遇上的。

來不及也學不會說再見 遺憾才讓人最揪心

最動人的愛情故事,往往都是不完美的,因為遺憾才讓人最揪心。「我們可能來不及也學不會說再見,所以就期待下次再相遇。」因為遺憾,所以約定生生世世再見面,然後期待下次的相遇。然而要有下次的相遇,首先要在遺憾過後學會放手,放開緊握的手,才有空間擁抱以後。

【影評】第一爐香 || 葛薇龍選擇的不是愛情而是虛榮

第一爐香 Love After Love 影評
第一爐香 Love After Love 影評

完整版影評:shorturl.at/fnDP4

葛薇龍選擇的不是愛情而是虛榮

再華麗的枷鎖,也是一把枷鎖,會鎖住一個人的心。人言可畏,但也不及內心那把聲音來得可怕。

葛薇龍被喬琪喬吸引是千真萬確的,但走到結婚這一步,薇龍選擇的卻不是愛情,而是虛榮,還有一場由梁太太為她編織出來的「夢」,用青春換回來的泡影。薇龍可以冷眼面對背叛她的喬琪喬,卻敵不過在船上被奚落和嫌棄的經歷;她明明可以回家,卻說被香港的風景迷住。香港的美景是假的,城市的紙醉金迷才是令薇龍微醺的地方,上海與香港之間,在她把行李箱丟進河裡那刻開始,她已經選擇好了,無論有沒有喬琪喬這個男人,葛薇龍還是會留在梁太太的家,找到下一個喬琪喬,來合理化自己爭取回來的虛榮。薇龍的婚姻並不是為杜絕「被男人拋棄」的流言,只是為自甘墮落的選擇尋找「偉大」的理由 — 為愛情而作出的犧牲。梁太太為薇龍編了一個「美夢」的同時,薇龍何嘗不也是為自己譜寫一個看似偉大的故事?

沉香之下 終歸是最後的輸家

沉香香氣醉人,但嚐起來卻是苦澀的味道,愛情如是,人生也如是,迷人的包裝之下,不過是一場悲涼的選擇。到底我們在追求甚麼?

梁太太、喬琪喬和葛薇龍三人之間,顯然最愚笨的人就是葛薇龍。梁太太以欲擒故縱的方式抓任年輕小女孩的心理,一步一步引導薇龍成為她「旗下」的交際花,不只為她帶來金錢,更帶來她需要的年輕男子。對梁太太而言,當年嫁到香港當別人的姨太太是她的選擇,被閒言閒語她都可以接受,只是她也很清楚,這世間已沒有親情可言,她不可能對薇龍有感情的,她能與薇龍相處下來也不過是一場交易,甚或是利用罷了。

喬琪喬也是聰明的人,他在薇龍面前從不掩飾自己的風流,甚至完全不覺得愧疚,是覺得只要「先小人」,往後怎樣胡鬧都仍可以叫「君子」嗎?他曾告訴過薇龍,他無法給她承諾和婚姻,但可以給她快樂,然而他卻吝啬於一句「我愛你」。當一個女人說出口想聽一句「我愛你」,哪怕是一句謊言,至少也可以填補了內心某一處的空洞,可是直到結局,喬琪喬也沒有說過一次。誰都明白,離不離婚,只要喬琪喬說一句說成事了,他將來已可主導整段婚姻,偏偏都不願說一句謊話哄薇龍,可見他深知,雖然此刻薇龍是他需要的人,但他仍然把自己的位置放得高於薇龍。

薇龍發飆過,歇斯底理過,鬆手過,冷靜過,坦誠過,最後還是只等自己哄自己的「我愛你」。沉到底的,終歸會成為最後的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