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曲故事】到此為止

有些人,是會隨著年月而淡出我們的生命。

到此為止

以前,我曾經很執著這種事情,
總會胡思亂想很多情景﹐
是我做錯甚麼了嗎?是我做得不夠好嗎?
才令我們的關係不再值得被珍惜嗎?
甚至我會覺得,
是不是不夠漂亮,不夠善良,不夠叻,不夠努力,
所以令曾經親密的人,曾經一起並肩作戰的伙伴,
在不知不覺間離我而去?

最近,
我好像看開了一點點,
有些人,有些關係,不是努力就維繫得到的。
每段關係都有一個限期,
是由雙方一起建立的。
這個限期是一個同行的限期,
可能是一起讀書的時間,也可能是熱戀的時間,
或者待在同一個工作環境的時間,
緣份讓彼此同行,然後相知,相識。
但限期夠了,大家是否選擇繼續同行,有很多不同的考慮,
出於自身、金錢、前途、人際關係⋯⋯

你可能也不想始束一段關係,
但當你不再和對方有相同的經歷,
不再和對方創造出相同的回憶,
不再和對方擁有相同的成長速度,
你們再不是你們,
而是你跟她/他而已。
你便該知道,
一切到此為止了。

要走的始終會走,
不是誰好誰不好的問題,
是世界萬物都有它的限期,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如是。
總有一些人是你想留低卻留不住,
而你也有機會離開一些想留住你的人。

再難忘記,也該學會放下,
這樣才可以好好活下去。

—— 今天要聽 連詩雅 Shiga Lin《到此為止》

【流行曲】泳兒 Vincy || 重新感動

記得泳兒剛出道的頭幾年,聽她的歌我都會哭,《鼻敏感》《花無雪》《心中有數》《愛殺死愛》《一時倦了》每一首歌對我來說都是催淚的。《鼻敏感》推出的那一年,我經歷了初戀,也經歷了失戀。那後木棉花開棉絮飄落的日子,不單見證了我的愛情的起跌,也在那個時候開始,我的鼻敏感越來越嚴重,嚴重到有一段時間必須每天噴藥才可正常生活。那時聽著《鼻敏感》就會想哭,「一直令我疑慮才逼你追根究底問到這樣深」,有時候對愛情太敏感,然後堅持要追問到一個答案,原來並非好事。收錄在泳兒第一張專輯的《心中有數》(以前真的連side track都聽到背得出),「再見了 能令大家過得好」,在不成熟的年紀遇到的人,其實沒結果是合理的,可是往往放不低一些感情,明明應該走出來,卻執意將自己困在寵牢中。

2010至2018年,有段時間我把泳兒遺忘了,因為她的歌我不再喜歡了,我找不到曾經喜歡的她的影子,新形象新感覺的她沒有走進我的心裡。作為一個歌手,嘗試和挑戰不同的風格是好事,也是必需的,但她那段時間走來走去,好像也找不到自己,感覺連她自己都迷失了,自然難令我感動。

直到2019年,她回來了,帶著暗黑花系列回來了。《明日花》《野木蘭》《花心》其實跟以前的她很不同,但我覺得她找回自己的靈魂了,她的歌聲裡隱藏了一份吸引我的魔力。2020年的《溝渠暢泳》更令我相信我的感覺沒有錯,她重新讓我感動了,更讓我對人生很多事都有了新的定義。「整個都市再光亦毋需 所有傷痛再深仍陶醉」我們不會完美,我們也毋須完美,活在溝渠中同樣可以仰望天上的星星,活在溝渠中同樣有權去仰望天上的星星。很多時候,我們想盡辦法想逃離溝渠,逃離那個討厭的地方,逃不掉以為就失去以後了。其實,只要願意抬起頭,始終可以望到星光,找到希望。(這樣的領悟也是自己這一兩年很需要學懂的)

Continue reading “【流行曲】泳兒 Vincy || 重新感動”

【生活札記】我的白晝在哪兒

最近的心情有些波動。人前總是要裝作沒事,人後似乎也卸不下面具。

今天,站在馬路前,等待紅綠燈轉成綠燈時,望著一架又一架飛馳而過的車,腦裡突然有把聲音跟我說,如果這個時行出馬路,是不是一切也就可以結束了?下一秒,我要很努力地用理智,控制自己雙腳不要行出馬路。這不是我第一次有這個想法,這幾個月也出現過幾次。

我知道,我應該生病了。

也許命運冥冥中真的有主宰。今天,我在KKBOX點播泳兒的歌的時候,讓我看見這首歌 ——《白晝》。

生命中有太多的痛,是來自我們的執著。明知不會有好的結果,明知對身心有害,明知有可能會摧毀自己的一生,還是捨不得放開握在掌心的那把利刃。到底是我不夠聰明,抑或是自以為聰明絕頂到可以扭轉結局?假如笑容和眼淚全都揮霍掉,我的人生還剩下甚麼?

《白晝》這份歌詞,把我所有的委屈都寫出來了。失望到了盡頭,我到底還在期待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