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濁水漂流 || 香港弱勢社群的悲歌

濁水漂流 Drifting 影評
濁水漂流 Drifting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pqrnol

「他們只想問我們為何要露宿?」

由上年的《麥路人》到今年大熱的《浪跡天地》,都是關於「無家者」的故事,每個「無家者」都有自己的原因而流浪街頭,我們總會問「為甚麼」,記者、義工也只關心大家想知道的部份,但從沒想過一個又一個的為甚麼可能是一支又一支的箭,在不知不覺中傷害了他們。《濁水漂流》沒有一一說明每個角色露宿的原因,但就提醒了大家,旁觀者的同情、短暫的援助,甚至幫他們打官司討回公道,都不是他們最渴望和最需要的,而是從來沒有人問過他們想要甚麼,他們可以怎樣。「他們只想問我們為何吸白粉?為何會坐牢?為何要露宿?」

他們沒法走出露宿的世界,是因為露宿以外的世界已找不到他們的立足之處,所以他們重覆著犯罪、坐監、露宿、再犯罪、再坐監的生活。他們要在街頭生存,便注定沒法獨善其身,哪怕他們內心知道這是個惡性循環,也逃不出來。如果有別的選擇,誰願意每天過得這麼狼狽?露宿有千千萬萬的原因,可是有誰曾認真傾聽過這班「無家者」的內心?

「一句道歉是否真的這麼重要?」

《濁水漂流》的官方預告片一釋出,大家的目光便被吳鎮宇說的「政府做錯事就要道歉」所吸引,簡單的片言隻語就說出了弱勢的心聲,好像幫他們舒了一口悶氣。但令我更觸動的,反而是蔡思韵飾演的社工問吳鎮宇的一幕,「一句道歉是否真的這麼重要?」。道歉,是承認過失,但並沒有真正把問題解決。如果人人都可以安居樂業,誰還在意政府做對做錯? 一句道歉,並非很重要,可是當人微言輕,沒法在這個社會上找到容身之所時,只能卑微地盼望一句道謙,可以挽回尊嚴,唯一能夠擁有的東西。

【影評】浪跡天地.超犀女王 || 從女性角度出發道出內心掙扎

浪跡天地-超犀女王-影評
浪跡天地-超犀女王-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9GZqSo

兩套都是女性導演的電影,《浪跡天地》寫的是一個六十歲的寡婦Fern失去工作與丈夫後成為漂泊游牧族的生活,而《超犀女王》寫的是一個剛踏入三十歲的半熟女孩Cassie對生活失去拼勁的故事,不同的年紀,不同的經歷,出發點卻是如此的相似,都是走不出回憶,被執著牽絆的女性。

女性跟男性執導的電影,最大的分別是男與女擁有不一樣的視覺,這就是大家常說「男與女是來自不同星球」的感覺吧。有些內心的掙扎與感受,男性聽到後可能覺得只是小事,可是女性會懂,會重視,而這些細膩的地方是最打動女性觀眾的,《浪跡天地》與《超犀女王》就刻劃出女性最重視的 — 「關係」。前者放不低與已故丈夫生活的點滴,所以放逐自己過著旅居的生活,後者放不低青梅竹馬的好友Nina,所以放任自己不能過得太好,要為好友教訓那些自以為是的男人。不同的放任,背後是相同的執著,執著已經過去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