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照片中的女孩 || 父女變夫妻?一張合照揭露女孩原生家庭可怕故事

照片中的女孩 - Girl in the Picture - 影評
照片中的女孩 – Girl in the Picture –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oCgmkh

美國犯罪記錄片《照片中的女孩》 節奏明快、結局出人意表

Netflix近年製作不少犯罪題材的記錄片,近期熱話《照片中的女孩》是發生於1990年美國奧克拉荷馬市的一宗命案,因車禍受傷送院的女子譚雅留醫幾天後傷重不治,身上的新傷舊傷令醫院懷疑譚雅的死是預謀犯罪,而譚雅的舞孃同事更發現「譚雅」並非她的真名,因而扯出一連串身份之謎,甚至是橫越半個美國的犯罪記錄。《照片中的女孩》比其他犯罪記錄片的節奏更明快,不會拖泥帶水,同時結局也出人意表,「譚雅」那充滿遺憾的人生原來也為身邊的人帶來過很多溫馨的時刻,相信觀眾看畢《照片中的女孩》也會釋懷不少。

譚雅死後被揭發使用假名字 身份、背景成謎

譚雅生前在俱樂部當脫衣舞孃的工作,同事眼中的譚雅是個善良、溫柔的小女孩和慈愛的媽媽,看過譚雅和她兒子麥可相處的人都能感受到兩母子之間的感情,所以同事們希望盡最後的心意,告訴譚雅的家人她的死訊,可是卻發現「譚雅」並非她的真實名字,只是借用墓碑上的名字。除了聲稱是譚雅老公的男人克拉倫斯和麥可外,同事們找不到譚雅其他的家人,而克拉倫斯在譚雅死後一直爭取麥可的撫養權,卻被驗出並非麥可的親生父親,而大家也開始懷疑他和譚雅之間的關係。此時,克拉倫斯忍不住露出狐狸尾巴,綁架了麥可。追查綁架案時,終於揪出譚雅的真實身份是「雪倫馬修」,克拉倫斯的女兒。

克拉倫斯與雪倫的兩種極端面

克拉倫斯與雪倫的經歷很相似,卻走向了兩個極端 — 克拉倫斯成為典型的反社會人格罪犯,不覺得自己有錯,被判監後眼神裡的冷酷沒有絲毫減退;雪倫經歷的不幸並沒有使她對世界感到絕望,反而她的一生都為身邊的人帶來溫暖和快樂,她身上散發出來對生命的熱情和希望,讓人根本無法想像她一直活在克拉倫斯的陰霾中,實在令人心酸。

【影評】爸爸進行式 || 一段共同成長的暖心父女情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2UfsGen

由美國喜劇天王Kevin Hart飾修單親爸爸馬修,今次收起搞笑本色,演繹一段暖心的父女情,調皮擔當則由Melody Hurd飾演的女兒麥蒂擔任。馬修雖然失去妻子,但外父外母及自己的母親很願意伸出援手幫助他,可是馬修全都拒絕了,堅持一個人面對新手爸爸的苦與樂。

馬修在妻子家對著外父外母的一句怒吼,或多或少也透露著自信不足的問題 —「除了莉茲,我們沒有一點連繫」他不是不相信外父外母照顧麥蒂的能力,而是不相信自己有資格得到他們的幫忙,又或者自覺虧欠了他們,讓他們失去了女兒,他根本沒資格再從他們身上尋求幫忙。

由不知道女兒哭鬧的原因、不懂怎樣砌嬰兒床、忘記帶奶瓶外出,到每逢周末與女兒和好友奧斯卡及喬登相約一起玩撲克牌、上學前幫女兒紮頭髮換校服,馬修很努力學習如何當一個好爸爸,直至麥蒂發脾氣說他一直把她困在只有他們兩父女的世界,馬修赫然醒覺自己雖然努力學習盡父親的責任,卻忘了處理自己內心的傷口。孩子的內心是敏感的,她不知道馬修的痛處,但她察覺得到馬修將自己的世界鎖上,連她也一同被困了。

傷口從妻子驟然離世那刻便存在,但馬修緊接就要處理好妻子喪禮的事情,又要讓外父外母相信他有能力獨自照顧麥蒂,更要在工作與家庭之間房取得平衡,當他能夠滿足每一方面的要求時,他已沒有時間與心力處理自身的問題。人類有自我保護機制,總愛利用忙碌把自己傷口給蒙蔽,可以沒有處理的傷口始終不會痊癒的。馬修在面對女兒和新歡時終於迫著要面對自己內心的傷口,這個時候的麥蒂,比馬修更像一個大人,令馬修明白父女之間的真正意義,並非單向的照料和關顧,而是一同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