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蛋黃哥大冒險 || 自己的價值由自己定義!

NETFLIX《蛋黃哥大冒險》(Gudetama: An Eggcellent Adventure) 影評
NETFLIX《蛋黃哥大冒險》(Gudetama: An Eggcellent Adventure)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bit.ly/3GOpo6b

一年之計在於……蛋黃哥!新一年開始「搏殺」之前,不妨先看一看Netflix影集《蛋黃哥大冒險》,讓蛋黃哥療癒大家的心吧!

貼地又親切的蛋黃哥,耍廢對白全無廢話,句句充滿「蛋黃哲理」,配上「積極寶寶」雞動哥,為了尋找媽媽而堅持不懈。性格一凹一凸的蛋黃哥與雞動哥,由壽司店的雪櫃到總統辦公室,再到電視台、農場餐廳,遇到各式各樣的人和雞蛋,爆笑連場是意料中事,但故事當中同時有不少感動的劇情出現,絕對是一套療癒又暖心的動畫影集。

《蛋黃哥大冒險》看點1:只有懶人才看得見蛋黃哥

在《蛋黃哥大冒險》的世界有兩種人,看得見和看不見蛋黃哥的人 — 在壽司店用餐的小男孩、壽司店前台的肥店員、笹川總理、鈴木助導、農場餐廳老闆都看得見蛋黃哥;壽司店廚房的廚師、總理助理、井上導演是看不見蛋黃哥的人。從兩種人的特質看來,懶人或者懂得慢活的人才看得見蛋黃哥,而充滿幹勁或人生只剩下忙碌的人就只會看到一隻生雞蛋。蛋黃哥說這是因為「大家都活在自己眼中的世界」,其實這也反映出每個人可悲之處:生活都被困在單一的世界之中。急促和慢活是相反的生活節奏,但不是對立,一個人,不應只有一種生活節奏,幹勁和慵懶其實可以並存。

《蛋黃哥大冒險》看點2:自己的價值由自己定義

蛋黃哥的保存期限只得數天時間,他雖然不想動又沒有遠大的夢想,看似耍廢的人生,卻是「人間清醒」,明白自己的價值並非成為一隻怎樣出色的蛋,更不是由別人定義他的人生,而是自己的價值由自己定義。冒險的過程中,蛋黃哥被送上迴轉壽司帶、在總理辦公室飛墜地面、遇上想研究他的電視台導演,他都沒有所謂,但他不想變壞、臭掉,因為他想在短短的保存期限內,寫下最好的結局 — 將自己化為人類的養份。雖然蛋黃哥當初算是被迫與雞動哥踏上尋找媽媽的冒險之路,但一路上他由一隻平凡的生雞蛋成為絕不平凡的雞蛋料理之王,親自定義自己的價值。

【影評】紐約愛音鱷 || 潛質可以被發掘但不可被定型

《紐約愛音鱷》(Lyle, Lyle, Crocodile) 影評
《紐約愛音鱷》(Lyle, Lyle, Crocodile)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bit.ly/3EcZckk

《紐約愛音鱷》的主人翁鱷魚萊奧不懂說話但唱歌動聽,擅於跳舞,更愛浸浴和吃魚子醬。小時候鱷魚萊奧就因為出色的歌舞而被主人赫德收養,可是因為上台時「發台瘟」而被赫德留在紐約家的閣樓,獨自生活了好幾年。直到家裡搬來新住客 — 嚴氏一家,鱷魚萊奧平靜的生活出現變化。12歲的兒子佐舒不適應新家和新學校的環境,在學校被同學欺負、在家裡不愛說話,某天他聽到閣樓有怪聲,上去查看發現鱷魚萊奧的存在,鱷魚萊奧帶著佐舒重新認識世界和生活,不久後佐舒的爸爸媽媽都相繼發現鱷魚萊奧。相安無事的生活維持沒多久,就被壞鄰居曹先生威脅要捉走鱷魚萊奧。此時,鱷魚萊奧的主人赫德歸來,嚴氏與赫德決定聯手保護鱷魚萊奧。

鱷魚萊奧與小男孩佐舒 缺乏自信下的兩種生活態度

面對生活上的難題,你會選擇適應抑或逃避?某程度上佐舒和鱷魚萊奧都面對著相同的難題 — 佐舒想好好跟同學相處卻不知如何開口、鱷魚萊奧平時在浴缸中能歌善舞,但站在舞台時就會怯場,其實佐舒和鱷魚萊奧都缺乏安全感,以至他們身處陌生的環境時只能躲在自己的保護網內,不敢向其他人踏前一步。

每個人的生活中總會遇上內心掙扎的時候,例如佐舒想跟同學交朋友,但他不知怎樣打開話題;他不想搬到紐約,但不知道怎樣開口跟父母說,他選擇了逃避問題結果他過得不快樂。身為鱷魚,萊奧知道自己的外表在城市中不受歡迎,加上無法在台上自如地表演,讓牠只能寄居於閣樓,寄生於這個城市中不被看見的角落,不過牠沒有放棄生活,沒有忘記要過得好好的,所以牠反而活得比佐舒自在和快樂。

孩子的潛質可以被發掘但不可被定型

無法改變世界,鱷魚萊奧選擇尋找一個最快樂的的方式繼續生活,更帶領佐舒探索他沒見過的世界,慢慢找到自信,還有發揮個人所長的空間。當鱷魚萊奧要再一次面對舞台上的怯場問題時,佐舒為幫助牠克服心理障礙,也是完全地豁出去了。互相成長、陪伴,成為鱷魚萊奧與佐舒之間獨有的羈絆。

嚴氏對佐舒的教導,以及赫德對鱷魚萊的期許,無疑是為他/牠好,但他們並不了解,孩子的潛質可以被發掘,但不可被定型。鱷魚萊奧和佐舒很多時候需要的是一份單純的支持,而非被安排行某一條路。「唱或不唱對我來說都不重要」,這是佐舒對鱷魚萊奧說的一句話,也是說到鱷魚萊奧心裡的一句話 — 鱷魚萊奧是一隻特別的鱷魚,明明赫德和嚴氏都知道,其實不需要站在舞台上載歌載舞才值得被相信,牠本身就該值得被信任。互信的關係,往往比單向的施予,更具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