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華燈初上 || 誰是兇手?

華燈初上 Light the Night 影評
華燈初上 Light the Night 影評

完整版文章:https://bit.ly/33cYUMa

近期全城熱話都在討論Netflix懸疑影集 《華燈初上》的兇手是誰,真相要等到第三季播出才知道,以下關於《華燈初上》劇內劇外的小故事你又知道多少?

99%高度還原80年代日式酒店

《華燈初上》以80年代台北林森北路條通商圈的日式酒店為背景,發展出一段段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過半情節都在「光」日式酒店發生,也令大家對日式酒店充滿好奇。台灣1895年至1945年曾經被日本統治過,後來到了80年代時也有不少日本公司的高層及官員都被派來台灣工作,他們的收入和學識都比較高,因此日本人的聚居地附近像林森北路條通商圈就發展出日式酒店文化。而在日式酒店打工的女生正如「蘇媽媽」所說,是「賣藝不賣身」,也是「賣溫柔」、「賣曖昧」,讓客人有戀愛的感覺,所以除了在日式酒店陪客人喝酒、唱歌,她們也會陪客人打高爾夫球,同時懂得日文、插花、聊時事等不同才藝。

「華燈初上」這名字代表怎樣的世界觀?

「華燈初上」原是指日與夜交替之間的暮光時份,太陽已下山,殘留的光影把天空映照成神秘的寶藍色,那一小段的時間裡被稱為「魔幻時刻」。身處在「魔幻時刻」,你會如何界定自己是在日間抑或晚上?「華燈初上的世界裡,是非善與惡沒有絕對。」這是劇集的介紹。酒店店名「光」就像是華燈初上時的一抹暮光,特別地存在,沒法解釋,也沒法定義善惡。每個在「光」工作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與情感,他們的所作所為,別人看起來是邪惡,但他們也許只是為了保護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因為對別人善良,往往就是對自己殘忍。

意想不到的兇手

《華燈初上》成功掀起近月的話題,插敘式情節難得地不會令人看到混亂,而是抽絲剝繭地將複雜的人事關係慢慢拆開,同時揭開大量不為人知的暗黑歷史。網民和劇集都偵探上身緝兇,每一幕線索都看得很仔細,甚至已有不少人重組案情及推測殺人動機。雖然現在露絲媽媽和所有陪酒小姐都有殺人的嫌疑,但以頭兩季近乎完美的劇情發展來看,兇手或幫兇有可能是意想不到的角色 (因為一套好的懸疑劇應該是大家猜不到兇手,但知道真相後又會有恍然大悟的感覺),加上第二季有很多人物登場,如蘇的媽媽、媽媽的前男友 (朱文雄)、Sugar的「媽媽桑」寶寶,加上一些周邊人物如葛檢、吳子維、小豪、中村先生等,關於他們的刻畫還不算太多,他們是不是兇手還是不得而知,所以真正的兇手有可能還未顯露出來。而且根據蘇此刻的人設,是她自編自導自演整場兇殺案也不是沒有可能,但幫兇又會是誰呢?

只有女性才懂得的金句與愛情觀

《華燈初上》的成功,其中一大因素是故事和劇中的金句,道出很多只有女性才懂的心情。「我不知道我要花多少時間才會好,但我會每天催眠自己,我已經沒事了。」「這種時候妳就是要同情我、可憐我,同情就像一把刀子,一刀刺死我。」「恨一個人比原諒一個人容易,對她慘忍一點,就是對自己好一點。」

適合的人、適合的情節、適合的對白,碰在一起,便是好看。男女看待事情的角度大不同,尤其是愛情觀,同樣的故事並不能套用在男性為主的劇集中,其中一句對白完全說明一切 —「你有沒有過,恨一個人,恨到想把對方往死裡打,卻又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同情她,幫她的這種心情?」女性面對理性與感性鬥爭的時刻往往比男性多,即使她們沒有表露出來,但內心早已打了無數場的仗。

【NETFLIX】3% (第一季) || 百分之三的不公義

如果每個人在二十歲的時候,都有一次改寫命運的機會…

最近在Netflix上看完了《3%》四季的影集,是我看過最長的劇 (因為我不太愛看很多季度的劇集,這次真是第一次) ,也是Netflix首部巴西原創劇集。聽不慣巴西葡語的原音,看了數集後還是選回英語配音,但不得不說聽葡語原音是更配合劇情的氣氛。吸引我看《3%》除了是名字外,亦是劇集開端的引子 —— 「如果每個人在二十歲的時候,都有一次改寫命運的機會」。一次,只此一次的機會,失敗了或是錯過了,以後也就沒有任何機會了。因為這個「一次」吸引我開始煲這部劇。

世界被劃分成兩個世界,近海 (Offshore) 和 內陸 (Inland)。所有人都出生在內陸,只有百分之三的人能夠通過唯一一次的甄選 (Process) 然後進入近海生活,而要進入近海前必先絕育,確保所有人都要經過甄選才能進入近海,也確保近海的資源可以一直供給下去。簡單來說,近海就是一個有樹有豐足糧食有乾淨食水有水平的生活,而內陸就是一個沒有生機沒有資源沒有希望的世界,所以,所有人的希望就是把握甄選的機會成功進入近海,享受不一樣的人生。

Continue reading “【NETFLIX】3% (第一季) || 百分之三的不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