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午夜天鵝 || 唯有在午夜裡才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

午夜天鵝 Midnight Swan 影評
午夜天鵝 Midnight Swan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n0yEuk

柴可夫斯基著名的芭蕾舞劇目《天鵝湖》,被詛咒的公主白天是天鵝,到晚上時才可以回復少女的身份,而要解除公主的詛咒的唯一方法是找到真心愛她的人。《午夜天鵝》不只將芭蕾舞元素穿插在電影中,也以真摯、跨越性別界限的親情連繫由草彅剛繹演的夙沙和服部樹咲飾演的一果。午夜裡,不只是夙沙跳芭蕾舞工作和一果練習芭蕾舞的時間,也如被詛咒的公主一樣,只有在夜裡,她們才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用擔心別人眼光,做回真正的自己。

像我們這種人 只能獨自活下去

「像我們這種人,只能獨自活下去,所以一定要更勇敢才行」對於夙沙這種跨性別人士,未被社會大眾接受都是容易理解的事情,但可能大家會不懂為何孤僻或不愛說話的小孩,在學校常常都會成為被欺凌的對象,然而這確實不停在生活上出現。不被愛的人,沒有條件等待被別人拯救,所以只能自愛,才可以活下去。對夙沙來說,女裝的她才是她;對一果來說,在芭蕾舞世界才是自由自在的地方。夢想,曾經離她們很遠,但她們也沒有一頭熱地為了夢想而傷害別人,只是默默地想透過自己的努力去接近夢想。

【影評】親親小站3 || 活在別人的期望中而遺失自我

親親小站3 The Kissing Booth 影評
親親小站3 The Kissing Booth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BhFnoZ

Netflix原創青春愛情電影《親親小站》,由2018年上映第一集,橫跨三年來到第三集終於大結局了。集愛情、友情、派對、夢想與熱血於一身的《親親小站3》,延續上兩集男女主角諾亞 (Jacob Elordi 飾) 及 艾兒 (Joey King 飾) 由「Kissing Booth」開展的愛情故事,今集故事來到艾兒告別高中生活的最後一個暑假,假期後將要面對大學生活的她,不只與遠距離戀愛的男友諾亞碰上感情的樽頸位,更要顧及最好的朋友禮 (Joel Courtney飾) 對自己的期望與承諾,加上家庭的問題與前度情人的突然出現,令艾兒承受著排山倒海的壓力。派對與玩樂背後的迷失、難過與崩潰,一一在《親親小站3》上演。

活在好友與男友的期望中 遺失自我

差不多兩小時的電影,頭30分鐘都是派對與玩樂的劇情,我還以為因為艾兒與禮要告別高中生活,所以要盡情地玩,但其實後半段才是戲肉所在,派對只是用來掩蓋艾兒內心的焦慮與無力感,她努力地玩只是想證明給身邊的人看,她過得好,她快樂。她很想和禮完成兒時寫下的「to-do list」,她很想與諾亞好好地愛下去,她很想飾演好女兒和姐姐的角色,漸漸她把自己放在最後的位置 — 不去想自己大學喜歡讀甚麼科,不敢對諾亞說出自己的掙扎,不可說出自己對媽媽的思念。艾兒一直活在別人的期望中,遺失了自我。

艾兒遇到很多煩惱,但原來終歸所有煩惱的出口都是同一個 — 「必須清空所有,才能夠重新擁有」,很多煩惱都是自找的,因為有很多問題並非自己能夠掌握和控制得到的,所以必須放下執著,才有辦法解開心結。禮親手用油漆抹去他和諾亞及艾兒三人兒時度高的記錄;艾兒在家庭聚會說出不喜歡爸爸新女友琳達取代媽媽的位置;諾亞明知艾兒努力過去維繫彼此的感情仍選擇退回朋友的位置⋯⋯他們都需要經歷一切歸零,然後才可以尋回自我,再次擁有自己所珍惜的友情、親情和愛情。也許,正如禮的女友瑞秋所說的,如果緣份斷不了,彼此還是會再次走在一起的,不論是朋友、家人,抑或是情人也好。

【影評】NETFLIX.血色天劫 || 因為愛所以必須失去

血色天劫 Blood Red Sky 影評
血色天劫 Blood Red Sky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iH91Od

Netflix原創電影《血色天劫》近期上架,有別於平時的吸血鬼片/喪屍片,《血色天劫》大賣親情,女主角娜嘉 (Peri Baumeister 飾) 是一位母親,帶著年少的兒子伊利亞斯 (Carl Anton Koch飾) 飛到紐約準備接受血清治療,因一場劫機的預謀,令娜嘉被迫撕開自己的身世秘密,想以吸血鬼的身份保護自己的兒子,殺死劫機的壞人們。

吸血鬼及喪屍等形態一直被形容為失控的狀態,嗜血的他們會為了血而大開殺戒,偏偏《血色天劫》大玩反差元素,娜嘉主動讓自己進入吸血鬼的狀態,而且在兒子伊利亞斯的呼喊下,她懂得分辨誰是敵人誰是好人 (當然不計結局那一幕),這樣的設定實在不像一般的喪屍片,也是電影上架後得到好壞參半的原因 — 在「拍到爛」的喪屍片上添上新意,可是母子互動的刻劃不夠深入,倒敍的回憶片段也沒有交待伊利亞斯如何接受娜嘉的「病」,也沒解釋娜嘉如何控制自己吸血鬼狀態下的自己,令到中間的一些劇情上看似是理所當然的套路,但又有點不明所以的感覺。

因為愛所以必須失去

一位媽媽為了拯救自己的兒子而化身吸血鬼是有賣點的,娜嘉稱讚伊利亞斯出於安全的考慮而不打開機長室的門,還有她抱著必死的決心交託兒子給科學家法利德之時,都是喪屍片難得一見的親情線,但最令我動容的反而是伊利亞斯引爆機上炸彈的一刻。小童星Carl Anton Koch叫完一聲「媽媽」後的眼神,隔著熒光幕都感受到伊利亞斯內心的掙扎和悲痛,他本來就是和媽媽來到紐約接受治療,他知道媽媽有機會變回正常人,但當他和娜嘉在飛機外眼神對上之時,他明白那一刻唯有引爆炸彈才可以讓媽媽得到真正的解脫,與娜嘉不顧一切去保護他的做法好像相反,但當中那份情感是更入心的。因為愛,所以才必須永遠失去她。這是伊利亞斯最後可以為娜嘉而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