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照片中的女孩 || 父女變夫妻?一張合照揭露女孩原生家庭可怕故事

照片中的女孩 - Girl in the Picture - 影評
照片中的女孩 – Girl in the Picture –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oCgmkh

美國犯罪記錄片《照片中的女孩》 節奏明快、結局出人意表

Netflix近年製作不少犯罪題材的記錄片,近期熱話《照片中的女孩》是發生於1990年美國奧克拉荷馬市的一宗命案,因車禍受傷送院的女子譚雅留醫幾天後傷重不治,身上的新傷舊傷令醫院懷疑譚雅的死是預謀犯罪,而譚雅的舞孃同事更發現「譚雅」並非她的真名,因而扯出一連串身份之謎,甚至是橫越半個美國的犯罪記錄。《照片中的女孩》比其他犯罪記錄片的節奏更明快,不會拖泥帶水,同時結局也出人意表,「譚雅」那充滿遺憾的人生原來也為身邊的人帶來過很多溫馨的時刻,相信觀眾看畢《照片中的女孩》也會釋懷不少。

譚雅死後被揭發使用假名字 身份、背景成謎

譚雅生前在俱樂部當脫衣舞孃的工作,同事眼中的譚雅是個善良、溫柔的小女孩和慈愛的媽媽,看過譚雅和她兒子麥可相處的人都能感受到兩母子之間的感情,所以同事們希望盡最後的心意,告訴譚雅的家人她的死訊,可是卻發現「譚雅」並非她的真實名字,只是借用墓碑上的名字。除了聲稱是譚雅老公的男人克拉倫斯和麥可外,同事們找不到譚雅其他的家人,而克拉倫斯在譚雅死後一直爭取麥可的撫養權,卻被驗出並非麥可的親生父親,而大家也開始懷疑他和譚雅之間的關係。此時,克拉倫斯忍不住露出狐狸尾巴,綁架了麥可。追查綁架案時,終於揪出譚雅的真實身份是「雪倫馬修」,克拉倫斯的女兒。

克拉倫斯與雪倫的兩種極端面

克拉倫斯與雪倫的經歷很相似,卻走向了兩個極端 — 克拉倫斯成為典型的反社會人格罪犯,不覺得自己有錯,被判監後眼神裡的冷酷沒有絲毫減退;雪倫經歷的不幸並沒有使她對世界感到絕望,反而她的一生都為身邊的人帶來溫暖和快樂,她身上散發出來對生命的熱情和希望,讓人根本無法想像她一直活在克拉倫斯的陰霾中,實在令人心酸。

【NETFLIX】攝影記者之死:阿根廷黑金政治 || 揪出可怕的黑金政治風暴

Netflix 攝影記者之死:阿根廷黑金政治
Netflix 攝影記者之死:阿根廷黑金政治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PJy8yl

阿根廷攝影記者被謀殺震驚全國

Netflix最近有不少紀錄片上架,其中一套是犯罪記錄片《攝影記者之死:阿根廷黑金政治》,記錄了一宗發生於阿根廷,《新聞》記者荷塞路易斯卡貝薩斯 (José Luis Cabezas) 在公路上被謀殺的案件。記者向來被稱為「第四權」(The Fourth Estate),是行政、立法和司法以外的第四個可以監察政府的政治權力,而卡貝薩斯生前正在調查涉及阿根廷政界及商界重要人士的犯罪事件,因此卡貝薩斯突然被謀殺震驚全國。

謀殺案揪出可怕的黑金政治風暴

黑白從來都是一對地出現,越光明的地方,影子就越明顯。位於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省的皮納馬 (Pinamar)是個沿海城市,風光明媚,配上阿根廷人的熱情性格,明明是個適合渡假和旅遊的地方,偏偏卡貝薩斯命喪於此,而且還要是被槍殺後再燒屍,如此殘暴的手法引起各界關注,借助火燒去毁屍滅跡的不尋常亦被懷疑與當地警察有關。越查越深入之時,發現政界、警察、金融界鉅頭都與卡貝薩斯之死有關。原來恐怖的不只是殺人的手法,背後所牽涉的黑金政治更可怕。

卡貝薩斯案成壓垮阿根廷人的最後一根稻草

卡貝薩斯被殺害後,阿根廷的記者界與民眾為了追查事件真相而發起多次抗議遊行,在當年的阿根廷並不常見。事實上,卡貝薩斯被殺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早在卡貝薩斯被殺害前,阿根廷已發生過多宗命案,被懷疑與黑手黨有關,卡貝薩斯的死讓民眾忍無可忍。

25年後的2022年,所有在卡貝薩斯案件被起訴的人都已出獄或不曾服刑,但卡貝薩斯的故事會永遠長留阿根廷的歷史印記中。或者總有一天阿根廷的民眾可以迎來公義的降臨。

【NETFLIX】網絡煉獄:揭發N號房 || 揭開韓國「集體性虐案」黑幕

NETFLIX 網絡煉獄:揭發N號房
NETFLIX 網絡煉獄:揭發N號房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avVh7g

Netflix 紀錄片《網路煉獄:揭發N號房》揭露韓國最大網絡性罪案

「N號房事件」是2019年發生在韓國的網絡性罪案,犯人透過加密通訊軟件Telegram誘騙及恐嚇幾十名女性拍攝不雅照片及影片,然後利用會員制方式收費發佈手上的照片及影片,受害人被迫做出各種被凌辱的動作,加上涉及未成年的受害人,事件經韓國媒體披露後,震驚全亞洲,令大眾正視加密通訊軟件被不當使用,以及網絡性罪行的問題,Netflix早前將這宗韓國近年最轟動的集體性虐案,拍成紀錄片《網路煉獄:揭發N號房》。

N號房事件黑幕:群組內26萬成員也是共犯

韓國警方搗破「博士房」時,群組有多達2.35萬成員,調查後推斷有近26萬人曾經「入房」共享不雅相片及照片。現時韓國的法例只能夠懲處「N號房」的經營者,以及以不法手段威脅受害人的一眾加害者,最後韓國警方只能逮捕67人。而曾經加入群組的網民可能也有留言侮辱受害人,有份對受害女性造成傷害,卻毋須負上法律責任,甚至有人留言認為自己只是付費看色情片,並無過錯。其實,所有買賣都是一個供求的關係,沒有觀眾課金便不會有人肆無忌彈地想要透過這樣的手段獲利。群組內的成員,怎會不知這些影片是被迫拍下的?每一次的課金都是在助長歪風,每一個群組成員都是共犯。

N號房事件黑幕:對網絡及科技過份信任

受害人大多是因為點開了有釣魚程式的網站或想找兼職賺錢而被加害人掌握個人資料,繼而被威脅拍下不雅照片及影片,及後亦盲目相信Telegram的「閱後即焚」功能,結果令加害人掌握並流出大量受害人的照片及影片。不只受害人,連「博士」本人也因為直播屏幕錄影、自以為Telegram和加密幣平台絕對安全而被警方找到線索拘捕他,可見大家對網絡及科技過份信任,忽略了網絡及科技世界的危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