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光年正傳 || 隱藏的4大人生道理

光年正傳 Lightyear 影評
光年正傳 Lightyear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y95IXG

彼思動畫每次的作品都隱藏了發人深省的對白和道理,《光年正傳》也不例外,當太空戰士們面臨無法返回地球的危機時,更能領悟出人生的真諦。

《光年正傳》的人生道理1:「一整年的工作只為了這4分鐘的飛行」(A year of work for a four-minute flight.)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句話大家都一定聽過,但有幾多人可以堅持到上台的一刻?又有幾多人可以像巴斯光年般用一年的時間去準備下一次的飛行?成功沒有捷徑,堅持不懈,永遠是通往成功唯一的路。

《光年正傳》的人生道理2:「如果錯過了怎麼辦?那就別錯過吧」(What if I miss? Don’t miss.)

每次試飛,星球都過了兩年,對太空戰士們來說是一段不短的時間。究竟應該繼續試飛,抑或聽天由命?人之所以會在抉擇面前猶豫,說到底是害怕選錯,但猶豫的時間越長,反而會錯過得越多。人生匆匆,與其擔心錯過,那就別讓自己錯過吧!

《光年正傳》的人生道理3:「有一天你會遇到一些你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而你還是會去做。」(One day you’re going to come up against something you don’t think you can do, and then you’re going to do it.)

未必每個人都有勇氣去嘗試做我們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但「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往往會令我們發掘自己更多的潛質和可能性。

《光年正傳》的人生道理4:「你不需要拯救我們,你只需要加入我們」(You don’t need to save us, you need to join us.)

「團隊」是《光年正傳》其中一個很重要的訊息,每個人都不是完美的,但不要緊,因為集合大家的力量,就可以組成一個完美的團隊。無論是回家,還是創造一個新的家園,只要團結起來便可完成任務。團隊,需要一位隊長帶領大家前行,但不需要一個「救世主」承擔起「拯救眾人」的責任,因為大家一起付出才是真正的團隊。

【NETFLIX】二十五,二十一 || 與青春道別之前的動人金句

二十五,二十一 Twenty-Five, Twenty-One 影評
二十五,二十一 Twenty-Five, Twenty-One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w1kvBv

年輕時,我們可能會對將來有無限幻想、或對當下有各種的不滿,我們不停創造回憶的同時會犯錯和遇上挫折,這就是成長。長大後回望這些青春片段,感覺既遠又近,然而我們都心知有些情感和自我已經回不了過去,與青春道別之前,就讓Netflix韓劇《二十五,二十一》中的金句,好好回味青春萬歲的滋味吧。

「至少得讓別人看見我有在做點什麼吧」

證明自己,好像是每個人於青春期都會經歷的事情。大人們無法接受孩子沒夢想沒成就,所以孩子也迫著自己長大,在迷失之中慢慢尋找自己的路向。

「我覺得人生很無趣,因為無趣,所以才會故意製造樂趣」

大人面對孩子的行為總有很多的不解,因為大人的世界被迫理性,而孩子的世界是放肆地感性,可以為了乏味的人生而故意製造樂趣,哪怕只是一次也好。

「你們拍的照片一副那一刻會直到永遠似的」

小時候甚麼都覺得可以永恆不變的,開心是永遠,難過也是永遠,所以很輕易就說出一輩子的承諾。長大後明白沒有甚麼人和事可以永恆不變,就連照片都會有褪色的一天。但至少,青春當下曾經以為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也是件美事。

「放棄也是一種挑戰」

由喜歡到厭棄,比起面對別人的失望,更難面對的是自己的內心。睿知放棄劍擊、高宥琳放棄代表韓國出賽、白易辰和羅希度要放開對方,對他們來說,放棄不是為了逃避,反而是面對自己內心的挑戰。放棄,比堅持需要更大的意志。

「我們都沒錯」

青春,是恣意追逐愛情和友情的年紀,白易辰和羅希度的愛情沒法開花結果,並不是他們的錯,只是太愛了,過多的抱歉、愧疚和期待壓在這份愛情上,沉重得令人無法承受下去。

「連我都不相信自己的時候,我相信著相信我的你」

學生時代擁有的信任,是人生中最純粹、無雜質的信任,也是賜予給成長的最大力量。

「只要和你在一起,即使一無所有,也彷彿擁有了一切」

那個隨便能說出永遠的年紀,很容易被滿足,簡單的快樂已彷彿擁有了一切。

【NETFLIX】華燈初上 || 誰是兇手?

華燈初上 Light the Night 影評
華燈初上 Light the Night 影評

完整版文章:https://bit.ly/33cYUMa

近期全城熱話都在討論Netflix懸疑影集 《華燈初上》的兇手是誰,真相要等到第三季播出才知道,以下關於《華燈初上》劇內劇外的小故事你又知道多少?

99%高度還原80年代日式酒店

《華燈初上》以80年代台北林森北路條通商圈的日式酒店為背景,發展出一段段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過半情節都在「光」日式酒店發生,也令大家對日式酒店充滿好奇。台灣1895年至1945年曾經被日本統治過,後來到了80年代時也有不少日本公司的高層及官員都被派來台灣工作,他們的收入和學識都比較高,因此日本人的聚居地附近像林森北路條通商圈就發展出日式酒店文化。而在日式酒店打工的女生正如「蘇媽媽」所說,是「賣藝不賣身」,也是「賣溫柔」、「賣曖昧」,讓客人有戀愛的感覺,所以除了在日式酒店陪客人喝酒、唱歌,她們也會陪客人打高爾夫球,同時懂得日文、插花、聊時事等不同才藝。

「華燈初上」這名字代表怎樣的世界觀?

「華燈初上」原是指日與夜交替之間的暮光時份,太陽已下山,殘留的光影把天空映照成神秘的寶藍色,那一小段的時間裡被稱為「魔幻時刻」。身處在「魔幻時刻」,你會如何界定自己是在日間抑或晚上?「華燈初上的世界裡,是非善與惡沒有絕對。」這是劇集的介紹。酒店店名「光」就像是華燈初上時的一抹暮光,特別地存在,沒法解釋,也沒法定義善惡。每個在「光」工作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與情感,他們的所作所為,別人看起來是邪惡,但他們也許只是為了保護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因為對別人善良,往往就是對自己殘忍。

意想不到的兇手

《華燈初上》成功掀起近月的話題,插敘式情節難得地不會令人看到混亂,而是抽絲剝繭地將複雜的人事關係慢慢拆開,同時揭開大量不為人知的暗黑歷史。網民和劇集都偵探上身緝兇,每一幕線索都看得很仔細,甚至已有不少人重組案情及推測殺人動機。雖然現在露絲媽媽和所有陪酒小姐都有殺人的嫌疑,但以頭兩季近乎完美的劇情發展來看,兇手或幫兇有可能是意想不到的角色 (因為一套好的懸疑劇應該是大家猜不到兇手,但知道真相後又會有恍然大悟的感覺),加上第二季有很多人物登場,如蘇的媽媽、媽媽的前男友 (朱文雄)、Sugar的「媽媽桑」寶寶,加上一些周邊人物如葛檢、吳子維、小豪、中村先生等,關於他們的刻畫還不算太多,他們是不是兇手還是不得而知,所以真正的兇手有可能還未顯露出來。而且根據蘇此刻的人設,是她自編自導自演整場兇殺案也不是沒有可能,但幫兇又會是誰呢?

只有女性才懂得的金句與愛情觀

《華燈初上》的成功,其中一大因素是故事和劇中的金句,道出很多只有女性才懂的心情。「我不知道我要花多少時間才會好,但我會每天催眠自己,我已經沒事了。」「這種時候妳就是要同情我、可憐我,同情就像一把刀子,一刀刺死我。」「恨一個人比原諒一個人容易,對她慘忍一點,就是對自己好一點。」

適合的人、適合的情節、適合的對白,碰在一起,便是好看。男女看待事情的角度大不同,尤其是愛情觀,同樣的故事並不能套用在男性為主的劇集中,其中一句對白完全說明一切 —「你有沒有過,恨一個人,恨到想把對方往死裡打,卻又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同情她,幫她的這種心情?」女性面對理性與感性鬥爭的時刻往往比男性多,即使她們沒有表露出來,但內心早已打了無數場的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