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午夜天鵝 || 唯有在午夜裡才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

午夜天鵝 Midnight Swan 影評
午夜天鵝 Midnight Swan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n0yEuk

柴可夫斯基著名的芭蕾舞劇目《天鵝湖》,被詛咒的公主白天是天鵝,到晚上時才可以回復少女的身份,而要解除公主的詛咒的唯一方法是找到真心愛她的人。《午夜天鵝》不只將芭蕾舞元素穿插在電影中,也以真摯、跨越性別界限的親情連繫由草彅剛繹演的夙沙和服部樹咲飾演的一果。午夜裡,不只是夙沙跳芭蕾舞工作和一果練習芭蕾舞的時間,也如被詛咒的公主一樣,只有在夜裡,她們才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用擔心別人眼光,做回真正的自己。

像我們這種人 只能獨自活下去

「像我們這種人,只能獨自活下去,所以一定要更勇敢才行」對於夙沙這種跨性別人士,未被社會大眾接受都是容易理解的事情,但可能大家會不懂為何孤僻或不愛說話的小孩,在學校常常都會成為被欺凌的對象,然而這確實不停在生活上出現。不被愛的人,沒有條件等待被別人拯救,所以只能自愛,才可以活下去。對夙沙來說,女裝的她才是她;對一果來說,在芭蕾舞世界才是自由自在的地方。夢想,曾經離她們很遠,但她們也沒有一頭熱地為了夢想而傷害別人,只是默默地想透過自己的努力去接近夢想。

【影評】安雅與魔女 || 內藏宮崎駿父子關係的秘密?

安雅與魔女 Earwig and the Witch 影評
安雅與魔女 Earwig and the Witch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BoX1Yv

一個關於魔女的故事

關於魔女的動畫,可能大家馬上會想起宮崎駿舊作《魔女宅急便》,我初時都以為兩者會不會有相似的地方,結果完全是不一樣的。《安雅與魔女》是改編自《哈爾移動城堡》原著負說作者的同名作品,故事圍繞著10歲的安雅,在孤兒院長大的她過得非常自在快樂,更加有種「小屁孩」、「土皇帝」的感覺,所以一點也不期望會被領養,去別的地方展開新的生活。可惜,所有故事劇情,只要「立Flag」了就肯定會有相反的發展,所以安雅果然很快就被一男一女領養回家了,安雅從此就跟這對神秘的男女 — 芭拉妖嘉和魔多力,還有一隻會說話的貓住在同一屋檐下。

安雅彷如現代小孩的縮影

安雅如果一直在孤兒院的生活,也許她的一生就會這樣沒有所謂地過,偶爾對生活有點「mean」,但未必會努力為自己的人生爭取甚麼,還好芭拉妖嘉和魔多力激發出安雅骨子裡有點不服輸的性格,令她為了學習魔法而學會為自己努力爭取。

安雅大部份時間都是跟芭拉妖嘉相處,或者是鬥法,與魔多力若即若離和帶點懼怕的關係,或多或少是宮崎吾朗對於自己與父親關係的投射,也是不少家庭面對的難題。家長觀眾在看電影的時候,不知會不會別有一番體會呢?

【影評】911算命律師 || 誰能定義生命何價?

911算命律師 Worth 影評
911算命律師 Worth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lqPD80

911事件20週年 實力班底打造《911算命律師》

轉眼間,今年已是美國「911恐怖襲擊」二十週年,最近上映的美國獨立電影《911算命律師》,改編至真人真事,美國傳奇律師肯尼斯費恩伯格的回憶錄《生命有何價值?》,也是對「911事件」的一份紀念。《911算命律師》雖然算是小型製作,但班底一點也不弱,由曾獲得2018年辛丹斯電影節美國劇情片類導演獎的莎拉歌蘭祖露 (Sara Colangelo) 執導,並由奧斯卡「最佳電影」監製安東尼卡德格斯 (Anthony Katagas) 和馬可素加 (Michael Sugar) 聯合監製,男主角更找來奧斯卡提名影帝米高基頓 (Michael Keaton) 出演,實力毋庸置疑。導演莎拉歌蘭祖露過去執導的獨立電影《小意外》(Little Accidents) 和《幼稚園老師》(The Kindergarten Teacher) 都是走小眾題材,而今次《911算命律師》要攤出來討論的,並不是恐襲事件的本身,而是遇難者的生命何價。

公平與公義之間 暴露階級觀念的悲哀及社會積存的問題

專門做賠償調解的律師范伯格 (米高基頓 飾) 獲美國國會委任,負責制定關於「911」涉及億萬元的賠償方案。現實社會從來就不存在公平,這是我們都知道的事情,但是當災禍不幸降臨在我們身上時,在傷痛之餘,我們還是盼望會有公義的降臨。范伯格使用的公式沒有感情的考慮,只是客觀地以死難者的出身和身份地位所創造出來的價值來計算,作為第三方身份的賠償調解律師,他並沒有做錯甚麼。然而,有些死難者在公式計算下顯得身價卑微,但對於他們的家屬來說,他們就是家屬們的全世界,我們沒法否定這種情感的價值,甚至很同情他們的遭遇,例如聽到殉職消防員的妻子流露出來的傷痛,誰會不動容?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的衝突,正正暴露了階級觀念的悲哀和社會上存在已久的問題,包括不被法律認可的同性伴侶、沒有戶籍工作的人,都是無法在公式下得到合理的待遇的。在人性化處理與客觀化公式的矛盾中,就成了我們該深思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