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曲故事】2020.胡鴻鈞 – 沒身份妒忌

無論是寫書、寫歌,抑或寫劇本,
只要當過創作者的人便會了解,
創作是件很奇妙的事情,
觀眾與創作者可能會有截然不同的感受與解讀。

記得中學的時候曾聽過一位前輩分享,
創作者完成了作品後,作品再不屬於創作者,而是擁有了自己生命,
它會用自己方法去令觀眾欣賞到它不同的面相,
不再從屬於創作者。

說起來,也是對的。
就像一首歌,每個人聽到的故事可能會不同,每個人代入的心情也不盡相同。

2020年,闊別一年沒有推出個人原創歌曲的Hubert,
終於有他的新歌《沒身份妒忌》,
我第一次聽到這首製成品,第一次看到整份歌詞的時候,
心想「嘩,這種卑微的單戀太虐心了吧,比做兵更可憐」,
我對這首歌的解讀是,
這完全是個未愛過已不能愛下去,可憐的單戀故事。

Continue readi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