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濁水漂流 || 香港弱勢社群的悲歌

濁水漂流 Drifting 影評
濁水漂流 Drifting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pqrnol

「他們只想問我們為何要露宿?」

由上年的《麥路人》到今年大熱的《浪跡天地》,都是關於「無家者」的故事,每個「無家者」都有自己的原因而流浪街頭,我們總會問「為甚麼」,記者、義工也只關心大家想知道的部份,但從沒想過一個又一個的為甚麼可能是一支又一支的箭,在不知不覺中傷害了他們。《濁水漂流》沒有一一說明每個角色露宿的原因,但就提醒了大家,旁觀者的同情、短暫的援助,甚至幫他們打官司討回公道,都不是他們最渴望和最需要的,而是從來沒有人問過他們想要甚麼,他們可以怎樣。「他們只想問我們為何吸白粉?為何會坐牢?為何要露宿?」

他們沒法走出露宿的世界,是因為露宿以外的世界已找不到他們的立足之處,所以他們重覆著犯罪、坐監、露宿、再犯罪、再坐監的生活。他們要在街頭生存,便注定沒法獨善其身,哪怕他們內心知道這是個惡性循環,也逃不出來。如果有別的選擇,誰願意每天過得這麼狼狽?露宿有千千萬萬的原因,可是有誰曾認真傾聽過這班「無家者」的內心?

「一句道歉是否真的這麼重要?」

《濁水漂流》的官方預告片一釋出,大家的目光便被吳鎮宇說的「政府做錯事就要道歉」所吸引,簡單的片言隻語就說出了弱勢的心聲,好像幫他們舒了一口悶氣。但令我更觸動的,反而是蔡思韵飾演的社工問吳鎮宇的一幕,「一句道歉是否真的這麼重要?」。道歉,是承認過失,但並沒有真正把問題解決。如果人人都可以安居樂業,誰還在意政府做對做錯? 一句道歉,並非很重要,可是當人微言輕,沒法在這個社會上找到容身之所時,只能卑微地盼望一句道謙,可以挽回尊嚴,唯一能夠擁有的東西。

【影評】黑白魔后 Cruella || 絕美時裝襯托Cruella成魔之路

黑白魔后 Cruella 影評
黑白魔后 Cruella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fAhGQW

除Cruella的「黑化」過程外,電影另一個亮點就是時裝,近百套登場的時裝引證了時裝潮流最有趣的地邊是擁有永不過時的魔力。以70年倫敦作為電影的故事背景,角色的日常打扮都充滿懷舊的英倫味道,看得出有舊日的感覺,唯獨去到時尚派對的部份,Cruella和男爵夫人所穿著的最新時裝,用料、配色、剪裁、圖案等,都充滿氣派和時尚感,完全沒有時代的痕跡,即使將這堆時裝放到近代的時裝表演上都絕不會顯得過氣,但套用在70年代的背景之中又不會突兀,這就是時裝的魅力。

電影中Cruella和男爵夫人等一眾主角穿著的近百套華麗服飾非常吸睛,其中「超長裙擺的垃圾晚裝」和「斑點狗龐克皮草」令我非常難忘,而眾多服飾的幕後功臣是曾榮獲奧斯卡最佳服裝的設計師Jenny Beavan,服飾來自多個國際品牌,包括Dior、Balenciaga、Givenchy,以及英國品牌代表Vivienne Westwood、Alexander McQueen,單看這百套服飾配搭出場都值回票價了,熱愛時裝的觀眾一定要細心欣賞。

【影評】窺密 || 誰能走得出去? 誰又走不出去?

窺密 The Woman in the Window 影評
窺密 The Woman in the Window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hYcGHk

Netflix電影《窺密》改編自美國暢銷的懸疑驚悚小說《後窗的女人》(The Woman in the Window),過去兩年經歷了重剪和疫情而上映無期,終於在上年八月確定將播放權賣給Netflix,並在今年五月上架。《窺密》的演員卡士強勁,除了女主角是金球獎影后Amy Adams外,還有奧斯卡影帝影后Gary Oldman及Julianne Moore坐陣,三位演技擔當確實為電影加分不少,尤其是飾演有心理病女主角的Amy Adams,獨腳戲份非常多,而她的演繹是恰到好處的。

《窺密》的劇情不算特別,依循了大部份懸疑片的劇情推進,開場時留下不少奇怪的伏筆,例如安娜自己也要依賴藥物控制心理疾病,為何可以當一個兒童心理醫師?為何她不聽勸告仍然酒不離身?這些伏線都是為了在後面劇情交代她經歷過重大的心理創傷而把自己困在封閉的圍牆內,電影版這部份處理得算是完善的,而且節奏明快、緊湊,讓人有追看下去的慾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