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月球隕落 || 以超浮誇劇情呼應「月球人造說」

月球隕落 Moonfall 影評
月球隕落 Moonfall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Nha2c2

《明日之後》《2012末日預言》導演羅倫艾默烈治最新執導的科幻災難新作《月球隕落》,有「末日教父」之稱的羅倫艾默烈治再次帶大家面對地球末日,而今次的災難是月球脫離原有軌跡,全速衝向地球。在月球還未撞毀地球前,月球引力導致的大浪、湧潮、以及墜落的小隕石令人類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美國太空總署署長辛達 (荷爾芭莉 飾) 、前太空人哈柏 (柏德烈韋遜 飾) 及月球陰謀論天才赫斯曼 (尊畢利 飾) 臨危受命要飛往月球尋找拯救地球的方法。

超浮誇劇情呼應「月球是人造」學說

關於世界末日與太空科幻的電影不是很精密、緊湊,就是超浮誇又帶點搞笑,《月球隕落》是屬於後者的,尤其是以神秘物體現身的人工智慧與月球內部的疑似陀螺裝置曝光之後,讓我想起《地心浩劫》,同樣是超現實、極浮誇去形容月球內部/地核,同樣是駕駛著「甩皮甩骨」的太空船出發。因此,大家千萬不要抱著探索宇宙奧秘的心去看《月球隕落》,以輕鬆笑笑的心態欣賞會比較合適。而《月球隕落》後半部份更突然加插人類祖先與人工智慧搏鬥的歷史,的確是「跳線」跳得很厲害,不過科幻片始終有一定的發揮空間,畢竟還沒有人去過月球內部嘛,而這段歷史也可算是呼應了「月球是人造」的一派學說。

天才與瘋子只差一線 赫斯曼成為月球「新主人」

天才與瘋子之間,其實只差一線,你當他是瘋子,其實只不過是你追不上他的速度而已。赫斯曼在地球活了幾十年,從來不是別人眼中的成功者,但事實上他擁有比專業人士更好的頭腦,而他的意識也比辛達和哈柏更有資格成為月球人工智慧的「新主人」。赫斯曼並沒有犧牲,他不但讓人類得救,同時也成全了他自己,在地球生活得不到的成就感和溫暖,相信他在月球中會找得到。

【影評】危樓深淵 || 戲如人生 態度決定結局喜或悲

危樓深淵 Sinkhole 影評
危樓深淵 Sinkhole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2VvRAax

有誰想像過,自己居住的大樓有一天會整幢陸沉至500米深淵?韓國「災難喜劇」《危樓深淵》以嶄新的題材,將明明很觸目驚心的危樓意外,化身成一套充滿溫情和笑聲的小品電影,確實是很新穎的組合。《危樓深淵》由香港人很熟悉的《一日三餐》車勝元、《回答吧!1988》金成昀、《Running Man》李光洙和《屍戰朝鮮》金慧埈主演,而我絕對是為李光洙而看《危樓深淵》,因為他的搞笑形象太深入民心了,基本上他行出來不說話已經可以引人發笑,由他演出災難喜劇這件事,非常配合他一貫的「臭手」風格。看畢整齣電影,便會理解災難怎可以與喜劇連在一起,原來正正是人生的寫照。

人生就是充滿災難與考驗,態度決定了你演的是喜劇還是悲劇。《危樓深淵》的「屋漏兼逢夜雨」,絕對反映了我們的人生,墜入深淵已夠可憐,還伴隨連夜大雨,隨時都有淹水的危險。很多時候,也許我們的確沒法改變當下的大環境,但至少勇敢、樂觀地面對,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例如人與人真摯的相處而得到的笑容,又或者像金承賢與洪恩珠 (金慧埈飾) 可以遇上對的伴侶。

像《危樓深淵》的意外,也許誇張得令觀眾大笑,但意外的可怕之處從來就是一切都在意料之外的情況下發生,真的說不準有天會不會遇上這種災難,早些學會笑著面對,生活至少過得輕鬆一點。

【影評】NETFLIX.血色天劫 || 因為愛所以必須失去

血色天劫 Blood Red Sky 影評
血色天劫 Blood Red Sky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iH91Od

Netflix原創電影《血色天劫》近期上架,有別於平時的吸血鬼片/喪屍片,《血色天劫》大賣親情,女主角娜嘉 (Peri Baumeister 飾) 是一位母親,帶著年少的兒子伊利亞斯 (Carl Anton Koch飾) 飛到紐約準備接受血清治療,因一場劫機的預謀,令娜嘉被迫撕開自己的身世秘密,想以吸血鬼的身份保護自己的兒子,殺死劫機的壞人們。

吸血鬼及喪屍等形態一直被形容為失控的狀態,嗜血的他們會為了血而大開殺戒,偏偏《血色天劫》大玩反差元素,娜嘉主動讓自己進入吸血鬼的狀態,而且在兒子伊利亞斯的呼喊下,她懂得分辨誰是敵人誰是好人 (當然不計結局那一幕),這樣的設定實在不像一般的喪屍片,也是電影上架後得到好壞參半的原因 — 在「拍到爛」的喪屍片上添上新意,可是母子互動的刻劃不夠深入,倒敍的回憶片段也沒有交待伊利亞斯如何接受娜嘉的「病」,也沒解釋娜嘉如何控制自己吸血鬼狀態下的自己,令到中間的一些劇情上看似是理所當然的套路,但又有點不明所以的感覺。

因為愛所以必須失去

一位媽媽為了拯救自己的兒子而化身吸血鬼是有賣點的,娜嘉稱讚伊利亞斯出於安全的考慮而不打開機長室的門,還有她抱著必死的決心交託兒子給科學家法利德之時,都是喪屍片難得一見的親情線,但最令我動容的反而是伊利亞斯引爆機上炸彈的一刻。小童星Carl Anton Koch叫完一聲「媽媽」後的眼神,隔著熒光幕都感受到伊利亞斯內心的掙扎和悲痛,他本來就是和媽媽來到紐約接受治療,他知道媽媽有機會變回正常人,但當他和娜嘉在飛機外眼神對上之時,他明白那一刻唯有引爆炸彈才可以讓媽媽得到真正的解脫,與娜嘉不顧一切去保護他的做法好像相反,但當中那份情感是更入心的。因為愛,所以才必須永遠失去她。這是伊利亞斯最後可以為娜嘉而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