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曲故事】2020.胡鴻鈞 – 沒身份妒忌

無論是寫書、寫歌,抑或寫劇本,
只要當過創作者的人便會了解,
創作是件很奇妙的事情,
觀眾與創作者可能會有截然不同的感受與解讀。

記得中學的時候曾聽過一位前輩分享,
創作者完成了作品後,作品再不屬於創作者,而是擁有了自己生命,
它會用自己方法去令觀眾欣賞到它不同的面相,
不再從屬於創作者。

說起來,也是對的。
就像一首歌,每個人聽到的故事可能會不同,每個人代入的心情也不盡相同。

2020年,闊別一年沒有推出個人原創歌曲的Hubert,
終於有他的新歌《沒身份妒忌》,
我第一次聽到這首製成品,第一次看到整份歌詞的時候,
心想「嘩,這種卑微的單戀太虐心了吧,比做兵更可憐」,
我對這首歌的解讀是,
這完全是個未愛過已不能愛下去,可憐的單戀故事。

繼續閱讀

【生活札記】Stay Here || 民宿大改造

又看完了一個關於室內設計的Netflix節目 —— Stay Here (租盤升呢大變身)

這個節目是幫外國的Airbnb進行大改造,
除了替屋主重新裝潢外,
更會教他們一些Marketing技巧,
如何提升自己的民宿的入住率和收入。
我覺得改造Airbnb這個切入點頗有趣的,
能夠看到自住會忽略的細節,
節目又細心地發掘民宿所在地區的歷史、文化和特色,
從而決定裝潢與營運模式的改造,
都為節目加分不少。

繼續閱讀

【雨錄】我的2019 || MY 2019

對我來說,2019年發生的實在太多。
2018年下半年陷入了極度抑鬱的狀態,
白天因工作需要而勉強擠出笑容,晚上獨處時眼淚自然地流下來,
眼底的肌肉足足有四個月時間不停抽搐,
雖然不痛不癢,嚴格上也不影響生理上的機能,
然而對心理造成了不少的壓力,進一步影響自己的情緒。
花了整整半年時間,跟身邊信任的人聊過、哭過無數次,
才在18年12月終於漸漸走出陰霾。

2019年年初,不知哪來的勇氣想出了「拜師」這回事,
而且出乎意料地輕鬆、順利完成整個過程。
說真的,在忙錄的都市裡,拜這個師實質在那個興趣範疇上沒甚麼進展的,
但這個師父真的算不錯,肯聽我說廢話,
更重要是聽我遇到的荒謬的故事後,還能鎮定地給我意見,
這確實不簡單。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