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午夜天鵝 || 唯有在午夜裡才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

午夜天鵝 Midnight Swan 影評
午夜天鵝 Midnight Swan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n0yEuk

柴可夫斯基著名的芭蕾舞劇目《天鵝湖》,被詛咒的公主白天是天鵝,到晚上時才可以回復少女的身份,而要解除公主的詛咒的唯一方法是找到真心愛她的人。《午夜天鵝》不只將芭蕾舞元素穿插在電影中,也以真摯、跨越性別界限的親情連繫由草彅剛繹演的夙沙和服部樹咲飾演的一果。午夜裡,不只是夙沙跳芭蕾舞工作和一果練習芭蕾舞的時間,也如被詛咒的公主一樣,只有在夜裡,她們才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用擔心別人眼光,做回真正的自己。

像我們這種人 只能獨自活下去

「像我們這種人,只能獨自活下去,所以一定要更勇敢才行」對於夙沙這種跨性別人士,未被社會大眾接受都是容易理解的事情,但可能大家會不懂為何孤僻或不愛說話的小孩,在學校常常都會成為被欺凌的對象,然而這確實不停在生活上出現。不被愛的人,沒有條件等待被別人拯救,所以只能自愛,才可以活下去。對夙沙來說,女裝的她才是她;對一果來說,在芭蕾舞世界才是自由自在的地方。夢想,曾經離她們很遠,但她們也沒有一頭熱地為了夢想而傷害別人,只是默默地想透過自己的努力去接近夢想。

【影評】安雅與魔女 || 內藏宮崎駿父子關係的秘密?

安雅與魔女 Earwig and the Witch 影評
安雅與魔女 Earwig and the Witch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BoX1Yv

一個關於魔女的故事

關於魔女的動畫,可能大家馬上會想起宮崎駿舊作《魔女宅急便》,我初時都以為兩者會不會有相似的地方,結果完全是不一樣的。《安雅與魔女》是改編自《哈爾移動城堡》原著負說作者的同名作品,故事圍繞著10歲的安雅,在孤兒院長大的她過得非常自在快樂,更加有種「小屁孩」、「土皇帝」的感覺,所以一點也不期望會被領養,去別的地方展開新的生活。可惜,所有故事劇情,只要「立Flag」了就肯定會有相反的發展,所以安雅果然很快就被一男一女領養回家了,安雅從此就跟這對神秘的男女 — 芭拉妖嘉和魔多力,還有一隻會說話的貓住在同一屋檐下。

安雅彷如現代小孩的縮影

安雅如果一直在孤兒院的生活,也許她的一生就會這樣沒有所謂地過,偶爾對生活有點「mean」,但未必會努力為自己的人生爭取甚麼,還好芭拉妖嘉和魔多力激發出安雅骨子裡有點不服輸的性格,令她為了學習魔法而學會為自己努力爭取。

安雅大部份時間都是跟芭拉妖嘉相處,或者是鬥法,與魔多力若即若離和帶點懼怕的關係,或多或少是宮崎吾朗對於自己與父親關係的投射,也是不少家庭面對的難題。家長觀眾在看電影的時候,不知會不會別有一番體會呢?

【NETFLIX】魷魚遊戲 || 20句令人心碎的絕望金句

Netflix 魷魚遊戲 (Squid Game) 絕望金句
Netflix 魷魚遊戲 (Squid Game) 絕望金句

Netflix原創韓劇《魷魚遊戲》令全球掀起「魷魚熱潮」,殘忍的遊戲背後反映著對生命的絕望,當中20句令人心碎的絕望金句,你們又記得多少?

1.「我只是單純在算算而已」

成奇勳參加遊戲第一個認識的人就是吳老先生,當時成奇勳不解吳老先生為甚麼不直接看顯示板上的人數,而要自己數人數,老先生就是這樣回答他的。當時吳老先生的解釋數數可以預防老人痴呆,不過當看完全劇後,其實他的回答更像是從遊戲發起人的角度,玩味地數算有多少人為了錢而甘願冒著未知的危險參加遊戲。

2.「我給你的比欠你的多,不是逃跑,我只是想獨立而已」

流氓出身的張德秀在遊戲中碰上曾背叛他的姜曉時,大罵她忘恩負義,而姜曉則指自己給張德秀的比從他身上得到的多,已經仁至義盡。很多時候,首先施予的一方,不論有沒有懷著私心去拯救弱者,都會有種高高在上、自我感覺良好的感覺,彷彿救了對方的命一次,對方就是自己的從屬,但他們都忘了,人生來就是獨立的個體,根本不應被另一個人任意支配的。

3. 「你那樣待在那裡還是會死」

小時候不是常常聽到「不做不錯」、「敵不動我不動」嗎?可是在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中,即使保持不動,但限時內走不到終點的話也是死路一條。原來「不進」不只是「則退」,當時代的浪潮從後捲來時,你走得不夠快就注定要被淘汰。

4.「我再次給你們選擇的機會,你們要回去過著被債主追債像垃圾般的餘生,還是要抓住我們給的最後一次機會?」

在韓國人均負債非常嚴重的情況下,數以十億元的債務可能窮一生都沒法償還,與其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或者遊戲世界才是唯一的出路。

5.「我出來之後,發現那裡的人說得一點也沒錯,這裡更像地獄」

Continue reading “【NETFLIX】魷魚遊戲 || 20句令人心碎的絕望金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