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曲故事】2020.胡鴻鈞 – 沒身份妒忌

無論是寫書、寫歌,抑或寫劇本,
只要當過創作者的人便會了解,
創作是件很奇妙的事情,
觀眾與創作者可能會有截然不同的感受與解讀。

記得中學的時候曾聽過一位前輩分享,
創作者完成了作品後,作品再不屬於創作者,而是擁有了自己生命,
它會用自己方法去令觀眾欣賞到它不同的面相,
不再從屬於創作者。

說起來,也是對的。
就像一首歌,每個人聽到的故事可能會不同,每個人代入的心情也不盡相同。

2020年,闊別一年沒有推出個人原創歌曲的Hubert,
終於有他的新歌《沒身份妒忌》,
我第一次聽到這首製成品,第一次看到整份歌詞的時候,
心想「嘩,這種卑微的單戀太虐心了吧,比做兵更可憐」,
我對這首歌的解讀是,
這完全是個未愛過已不能愛下去,可憐的單戀故事。

Continue reading

廣告

【流行曲故事】簡單地愛,簡單地不愛

愛情,是人生最簡單,但也是最複雜的命題。

有些人,因為相愛而在一起,因為不愛而分開。
有些人,很愛很愛卻沒法在一起,相處不來卻離不開對方。

相愛是一份感覺,
她喜歡他,他也喜歡她,
就是這麼簡單與直接,隨心而行。
然而,愛情以外,他們還有生活要過。

活於這片土地,我們每個人都著了魔似的當上工作的奴隸,
進取的人會為了名成利就,而放棄自己的生活,
不那麼進取的人,也不見得過得有多好,還是要在平庸的工作中掙扎求存。
這裡,根本沒有work-life balance這回事,因為我們就只有work沒life。
她和他也是這樣。

Continue reading

【流行曲故事】放過我好嗎?

你知道嗎?
最難過的事,並不是你不愛我,
也不是你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當我不想再愛你的時候,你才想珍惜我。
錯過的愛情,怎樣去追回來,亦回不了當初的模樣,你明白嗎?

我們的交流總是有著「時差」的。
我跟你說的、我想問你的,
往往都要隔個兩三天,或是兩三個禮拜才得到回覆,
好像生活在不同時區的兩個人,
時差有一點大。
不知道你是太忙所以無法回覆,抑或是不想回覆,
害怕煩到你,害怕被你討厭,
但我更害怕你需要支持、安慰、幫助時我不在你身邊,
令我一直陷於找你與不找你的矛盾之中。
我從不奢望你會秒回我的訊息,
畢竟你永遠有不同的理由和藉口去推搪,
畢竟你永遠都有比回覆我更重要的事情要先完成,
但因為無止境的等待而感到氣餒,也是人之常情吧?你說對嗎?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