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魷魚遊戲 || 20句令人心碎的絕望金句

Netflix 魷魚遊戲 (Squid Game) 絕望金句
Netflix 魷魚遊戲 (Squid Game) 絕望金句

Netflix原創韓劇《魷魚遊戲》令全球掀起「魷魚熱潮」,殘忍的遊戲背後反映著對生命的絕望,當中20句令人心碎的絕望金句,你們又記得多少?

1.「我只是單純在算算而已」

成奇勳參加遊戲第一個認識的人就是吳老先生,當時成奇勳不解吳老先生為甚麼不直接看顯示板上的人數,而要自己數人數,老先生就是這樣回答他的。當時吳老先生的解釋數數可以預防老人痴呆,不過當看完全劇後,其實他的回答更像是從遊戲發起人的角度,玩味地數算有多少人為了錢而甘願冒著未知的危險參加遊戲。

2.「我給你的比欠你的多,不是逃跑,我只是想獨立而已」

流氓出身的張德秀在遊戲中碰上曾背叛他的姜曉時,大罵她忘恩負義,而姜曉則指自己給張德秀的比從他身上得到的多,已經仁至義盡。很多時候,首先施予的一方,不論有沒有懷著私心去拯救弱者,都會有種高高在上、自我感覺良好的感覺,彷彿救了對方的命一次,對方就是自己的從屬,但他們都忘了,人生來就是獨立的個體,根本不應被另一個人任意支配的。

3. 「你那樣待在那裡還是會死」

小時候不是常常聽到「不做不錯」、「敵不動我不動」嗎?可是在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中,即使保持不動,但限時內走不到終點的話也是死路一條。原來「不進」不只是「則退」,當時代的浪潮從後捲來時,你走得不夠快就注定要被淘汰。

4.「我再次給你們選擇的機會,你們要回去過著被債主追債像垃圾般的餘生,還是要抓住我們給的最後一次機會?」

在韓國人均負債非常嚴重的情況下,數以十億元的債務可能窮一生都沒法償還,與其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或者遊戲世界才是唯一的出路。

5.「我出來之後,發現那裡的人說得一點也沒錯,這裡更像地獄」

Continue reading “【NETFLIX】魷魚遊戲 || 20句令人心碎的絕望金句”

【影評】Netflix 絕命凱特 || 職業殺手生命的最後一天

Netflix 絕命凱特 Kate 影評
Netflix 絕命凱特 Kate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3idYBVl

突然想為生活注入一點刺激感嗎?Netflix電影《絕命凱特》(Kate)「手起刀落」的刀法與「連環掃射」的槍法,劇情雖是老掉牙的黑幫爭鬥和職業殺手的故事,但劇情推進尚算明快,加上不停的激戰場口,由赤手空拳、手槍、狙擊槍、利刀到武士刀,各種打鬥方式和武器都一一登場了,絕對可以令觀眾看得很爽。

電影背景設定在日本大阪及東京,其中一大亮點就是加入大量日本文化的元素,包括日本黑幫文化、自動販賣機、霓虹燈跑車、日本電音及搖滾音樂、澡堂文化、歌舞伎町、武士刀,其中凱特不懂得關掉霓虹燈跑車高調的燈光及音響效果,以及安妮在自動販賣機為凱特買了件笑臉圖案的衣服,都為緊張刺激的殺手之旅添加了一絲輕鬆的氣氛。

雖然大部份劇情都在晚上的街頭發生,燈光非常暗淡,但凱特尋找木島下落的過程中,與木島部下佐藤見面的飯店,全房都是白色調並很光亮,沒有其他顏色的裝飾,白得猶如刻意營造出來,當凱特大開殺界令房間染紅時,令我想到日本國旗的白底配紅色圓圈組合。不知道這場景是否美術指導特別安排,但這場景確實有把我震撼了的感覺。

結局的招財貓燈飾也充滿日本文化氣息,因為據說招財貓的起源可追溯至江戶時代,結局也借用招財貓的寓意,凱特成功救出安妮,並為她解開了與伯父木島之間的心結,好運與福氣將會接踵而來,而舉右手的招財貓也常用於家庭和睦之用,也寓意木島與安妮往後會變成更親近的家人,這點小心思為電影加分不少。

【影評】魷魚遊戲 || 以韓國傳統遊戲反映現實的殘酷

Netflix 魷魚遊戲 Squid Game 影評
Netflix 魷魚遊戲 Squid Game 影評

完整版影評:https://bit.ly/2XKqPj9

危難中培養出來的革命情感

與Netflix巴西原創影集《3%》和日本漫畫改編而成的《今際之國的闖關者》非常相似的遊戲過關模式,在《魷魚遊戲》中,參加者必須經歷單獨與團體考驗。有群體的地方必然會存在合作與出賣,而通常這兩個元素都會分別存在於最強的團體和主角的團體中,《3%》如是,《魷魚遊戲》也是。成奇勳、吳老先生和阿里之間的感情,正是危難之中所培養出來的革命情感,認識的時間不長,卻選擇用生命作賭注去相信對方。面對生死,可能每個人都有機會突然「轉軑」出賣別人,信任隨時會像阿里般被隊友出賣,但正如成奇勳跟姜曉說的,「人因為不相信而變得無所依靠」,選擇信任別人至少可讓自己有一瞬間得到依靠,或者已算不錯了。

犧牲不是偉大 只是了無牽掛

死亡遊戲之中,有些人選擇不擇手段去爭勝,有些人成為犧牲者,然而,有些犧牲並不因為偉大,只是當人生了無牽掛時,也沒有爭勝的意義。在「波子」遊戲中,兩位女角姜曉 (鄭好娟 飾) 和智英 (李瑜美 飾) 選擇同組,她們在遊戲中的生存條件和能力其實不相伯仲,但智英選擇了犧牲自己成全姜曉,因為姜曉有想要照顧的家人,有想要過的人生,但智英沒有家人,剛出獄的她也是因為無處可去才決定跟隨神秘人的邀請參加遊戲。也許,在她看到父親殺死母親,然後她殺死自己父親那一刻,她就徹底地封鎖了自己的人生,在監獄也好,在遊戲世界也好,她的心再也無法正常跳動了,了無牽掛的人生,早一點完結亦算是一種解脫。

現實比遊戲世界更殘酷

被邀請參加遊戲的人都是欠下巨債的人,為了獎金而孤注一擲參加遊戲,卻在首個遊戲「一二三木頭人」親歷擦身而過的死亡體驗後,過半數人投票決定中止遊戲。當初走投無路的苦況,被意料之外的死亡所掩蓋,卻又於眾人回到原本的生活時重新展露出來,這時大家才發現,現實比遊戲世界更殘酷,沒有錢地生活,根本比抱著一個殘存的希望去玩死亡遊戲更痛苦,繼續遊戲至少有1/456機會活命,但背著一份無法償還的債務苟且偷生,生存的機會好似更渺茫,而且看不見未來的生活,或者比死更難受。

【NETFLIX】3% (第一季) || 百分之三的不公義 影評:https://wp.me/p5qrvq-1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