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後有話兒】天能 TENET || 為我們的年代而戰

《天能》的劇情是深奧嗎?其實不是,只是複雜,因為不只穿越時空,還牽涉到時間的線性走向 (順時序與逆時序),所以如果分不清角色的時間順序,的確會看不明白。我覺得《天能》是套不錯的電影,主要是當中帶出的訊息很好,但一些科學理論上的說服力是稍稍欠缺,會扣了一點分數。而且電影雖然不錯,但可能電影一出時很多評論吹捧得太好,所以看完會覺得未至於需要有這麼大迴響,它跟《雲圖》和《星際啟示錄》還差太遠了。(我覺得可能是疫情令大家「餓」了很久戲癮才這麼誇張吧)

《天能》(TENET):75分

一邊看電影,一邊擔心自己看不懂劇情發展,所以大概前三分二時間我都是蠻緊張的,直到尾三分一的時候,開始漸漸看懂劇情的套路才放鬆下來,但意想不到尾聲部份會令我流下兩滴眼淚。關於未來的人為了拯救被破壞的世界而回到現在 (對未來人來說的過去),希望藉著毀滅現在的人去拯救自己的世界,電影中也說了,「孫子殺掉爺爺哪孫子怎能出生」是個悖論,所以基於「看故事不要反駁故事」的道理,我們不要深究這問題,但主角說了一句令我感動又難過的話,無論在哪個時空,哪個時序,大家都在為自己的年代而戰,為自己的信念而戰 – Each generation looks after its own survival唉,就是這句話觸動了我。我覺得每個年代的人所做的事情,都是為著堅守自己所相信的而戰,所謂的對錯,不過是後來回顧歷史時所加上去的定義,成王敗寇,誰能堅守到最後,誰就有力去定義歷史。人類自有文明開始,不都是這樣嗎?我們以為拜讀歷史便可知曉一切?不,被寫下來的歷史都留下來的人所決定的。所以一些有經驗的人,也永遠覺得自己有能力去定義新人的一切。但我只想說,他們沒權去定義我是誰,我也不能去定義年紀比我小的人。

看電影時我們就像個旁觀者,可以輕易對未來人的做法作出批判,覺得他們不理智不合理,可是若我們身處其中,誰敢說不會作出同樣的決定?旁觀者永遠無法體會當事人的水深火熱,別太輕易從自己的角度說出對別人的批判,這樣很不公平。

Continue reading “【影後有話兒】天能 TENET || 為我們的年代而戰”

【流行曲】Jace陳凱詠 – 隔離

今年,我們對「隔離」兩字有了更深切的體會。有很多時候,「被隔離」不是我們想要的,但是事情就這樣地發生了。不只愛情,就算是戀人未滿,或者曾經的好友間,也可能突然之間疏遠了,被隔離了。所以今天想聊聊的歌是,Jace Chan 陳凱詠的新歌《隔離》。

《隔離》這首歌,原來是我第一次認真聽陳凱詠的歌聲,她之前幾首歌玩味很重,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所以沒有好好聽下去,今次才第一次細心聆聽她的聲音,是很少女的聲線,有點似初出道的薛凱琪和現在的黃妍,聽起來是舒服和跟她外型相襯的聲線。Jace唱這首歌時,有很多位置的phrasing都拆得很散,平時我未必會很喜歡,但放在很乾淨很乾脆的編曲,和被封鎖被隔離的意境中,這樣的演繹我又覺得很搭歌曲的感覺。而且我發現自己始終比較喜歡聽人聲比較前比較清楚的歌,所以最近都在loop這首。

Continue reading “【流行曲】Jace陳凱詠 – 隔離”

【樂評】2020.方皓玟 – All We Have Is Now

最近沒有甚麼心情寫樂評,雖然一如以往都有聽新歌,但沒有哪首歌讓我有太大的感受要寫它的,直到聽到她的新歌 —— 方皓玟的《All We Have Is Now》。其實我沒有很喜歡這首歌,畢竟我是個苦情歌忠粉,這種很積極很正向的歌曲不會是我的最愛,但《All We Have Is Now》有種魔力,令我即使沒有愛上此歌,依然想為它寫一篇文章,因為 —— 這是一首完完全全屬於方皓玟的歌。

歌手cover其他歌手的機會多了,有時我們會說:「他/她好聽得可以媲美原唱」,甚至會說:「他/她比原唱更動聽」。我們在聽cover歌時,有時會發現要取代原唱好像不難,為甚麼?因為歌曲與歌手本身未能融為一體。這未必跟是否歌手自己創作歌曲有關,即使歌曲不是自己寫,有些歌手也能讓歌曲跟自己結合在一起。方皓玟也是這種。

Continue reading “【樂評】2020.方皓玟 – All We Have Is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