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2020 TO 2021

很多人說2020很難過,但其實我覺得這兩年最難過的地方,只是看清了身邊有多少個仆街 (對的,請原諒我的粗鄙,因為這段時間最難過是見盡這些人有多壞)。上半年突然來了個 生活計劃記錄,下半年本身都有繼續記錄,但後來因為忙著填詞,VM課程終於慢慢復課,又take了一個十星期的室內設計繪圖course,加上正職的工作突然超忙,所以就決定暫停每月的記錄,就讓要發生的事情發生吧。

不過下半年最開心的事情都是跟文字有關 —— 我的Google Adsense終於申請成功了,超感動T_T 另外,如無意外2021年會有自己的文字作品要推出了!這些路走來很不容易,每一步都有血有淚,我知道繼續行會更加艱難,但為自己而行絕對是值得的。

另外很感動的是,由五月出第一條片,到2020年結束前,我順利完成30條片的目標了!在這30條片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真的有成長了,首先一定是用fcpx更加得心應手,其次就是生活也改變了一點,因為經常會思考有甚麼拍攝的題材,連帶我日常的創作力和靈感都增加了。同時也因為經營自己的頻道,而接手了男朋友的頻道的剪接工作 (Nibiru.尼比魯{離魂者}),雖然我對他說的靈修話題沒甚麼認識,但接手了他的剪接工作後,看到整齊的影片格式和thumbnail,滿足感挺大的。(當然看到自己的頻道滿足感更大) 最重要的是,我現在會自稱「剪片師」,這名字太帥了啦。

2021最想做甚麼?貪心一點當然是繼續發影片,如果訂閱人數破百就好*v* 既然2020成功發了30支影片,那希望今年可以完成50支吧,除了現在的生活影片,真的希望可以開始穿搭影片 (說了太久都還未開始),另外我打算跟男朋友多弄一個飲食和煮食的頻道。還有就是,希望我的VM課程快一點可以完成,拿到畢業證書。我的IG在2020年沒有很多更新,因為都沒有出去拍甚麼照,我突然又想開始多一點update了,希望可以多拍一點美照!其他想到再算吧!

再見我的2020。
雖然我不覺得2021的大環境會變好,但我相信我條路一定會更好。
Rainy On The Road.

【影評】幻愛 || 氣氛一流卻差了故事細節

今年我們的生活都變得不一樣了,也許是由上年開始,已經出現變化。當有一天,沒法再行入電影院看電影,虛實之間是不是會有了新的解讀?之前沒機會到戲院看的《幻愛》,最近終於在網上看了。沒有我想像中般觸動人心,後來知道《幻愛》有小說版後,更覺得電影版有點太著重在意境之上,反而忽略了故事的細節。

《幻愛》(Beyond The Dream):65分

不得不說,《幻愛》的氣氛營造是很完美和完整的。輕鐵就像是男女主角現實生活與幻想之間的載體,縱橫交錯的路線,讓他們有了交集,但不同的方向讓他們的未來無法同行、重叠,而藏在精神狀態中的不安與焦慮,也時不時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就像是一盞又一盞失控的紅綠燈,讓生活失去秩序。男女主角的家遙遙相對,那種浪漫氣氛不多不少,來得剛剛好。

電影的配樂很有氣氛,尤其是在輕鐵上的那些畫面,那種夢幻、虛幻又帶點粉紅泡泡的感覺,除了大光圈的光影營造了唯美感覺外,電影配樂可算是最重要的一環。

可是電影對人物的性格與背景刻畫有點弱,雖然電影有片長的限制,但我看完整齣電影,其實節奏並不緊湊,所以絕非沒有時間去交代男女主角背後的故事,例如男主角的思覺失調是母親的離去而誘發出來的嗎?教授搭上女主角是抱著甚麼心態?女主角討厭自己的污穢,男主角的情真的足夠令她重新相信塵封已久的愛情?看似不是很主線的問題,但當很多的小問題在電影都沒有明示或暗示時,我覺得會令觀眾的投入感大大減低,畢竟看小說跟看電影是很不一樣的,所以我覺得電影沒有把握時間刻畫出更立體的人物性格是有點可惜的。

—— 《幻愛》(Beyond The Dream) Official Trailer (https://youtu.be/y1X2n0DVqgQ)

【樂評】陳卓賢 IAN – 背伴

我第一次聽《背伴》,心想「嘩 intro和verse太好聽了吧」,那歌曲氣氛的營造非常好啊,但去到chorus的時候是有點失色的,因為chorus跟前面的旋律的氣氛很不一致,好像變了另一種情感但不連貫的,就是如果分開來聽不覺得是來自同一首歌的感覺。不過這次作品的完整性比上一首派台歌《鯨落》進步了不少,《背伴》的range似乎也比較適合Ian的聲線,令人聽得舒服的。雖然私心是比較喜歡聽《鯨落》,因為《鯨落》的前奏超級好聽 (很有mood),而且melody比較「loopable」。

聽著Ian兩首包辦曲詞的新歌 ——《鯨落》和《背伴》,其實聽得出他在創作上的進步。當然Ian在作曲填詞還有很多的進步的空間,但能在每一首歌都讓人感受到他的進步與可塑性,並不容易。自己也有填詞,很明白在填詞上會遇到甚麼困難,《鯨落》的意境很美很美,但韻腳很跳,加上一些不是日常會講的用字,例如「暗淵」、「笑口」、「撥鰭泳」,會令聽眾很難在不看歌詞的情況下聽到共鳴。《背伴》的詞明顯順暢了,用字亦易聽了很多。不過,我現在的填詞功力也遇到這兩首歌的一個大問題,沒有hook line或者hook line不夠動聽,這真的很靠寫得多,生活吸收多一些體驗,才可以儲到hook line的靈感隨時可以拿出來用。希望很快可以聽到Ian的作品會有令人一聽難忘的hook line (希望我也是!)。 Continue reading “【樂評】陳卓賢 IAN – 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