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後有話兒】復活假電影:葉問 — 終極一戰

剛過去的復活假期,有很多事忙碌,但還是抽空看了兩齣電影,其中一套是《葉問 — 終極一戰》

葉問與詠春的熱潮已經維持了數年,有關葉問的電影也不少。如果說甄子丹演的葉問是賣功夫,梁朝偉演的葉問是賣王家衛式的唯美鏡頭,我會覺得王秋生演的葉問,是一個訴說葉問在香港經歷的故事。沒有預設的立場、框架,純粹讓我們感受葉問生活的一套戲。如果說《葉問》/《葉問2: 宗師傳奇》是一部精彩的武打片,《一代宗師》是一部動人的文藝片,我會說《葉問 — 終極一戰》是一部很好的歷史片,香港五十年代的歷史片。

 
 

電影裡有很多香港當時的文化。大排檔、碟頭飯、到廟街聽歌跳舞、滿街都是「騎樓式」建築……這就是我們的老香港。當時的人們,好像沒什麼文化,卻能創出自己的文化。可能老爸常常跟我分享香港以前的時光,所以我看戲的時候,總想起老爸說的不同往事。

其中一幕令我感動的場景是賣仔的故事。以前人們生活艱苦,又要養育很多小孩,即使有份穩定收入,生活也只是捉襟見肘。收入不穩的家庭,很多時只能賣走自己的孩子。葉問來港後跟很久不見的老朋友聚舊,席間卻得知老朋友把自己最小的兒子賣掉。因為八個人無法生活下去,唯有賣掉一個孩子,才能讓家中的七個人都有飯吃。

你可以說賣孩子是不人道、殘忍,但是父母要賣掉自己的親生兒女,他們也是切膚之痛,奈何不這樣做的話,全家也不能支撐下去。現在的我還可以選擇做不做現在的工作,已經比父母小時候的生活幸福得多了。

 

除此之外,以前的警察和九龍寨城也是老香港很重要的片段。舊時的警察是「有牌爛仔」,要做一個好警察幾乎是不可能,因為不同流合污,根本上是無立足之地的。陳小春飾演的警察,面對這個抉擇時,他可以說是沒有選擇的餘地。
但是無論如何,他都堅持詠春的精神,也緊記師父的教誨 — 「自己人永遠不打自己人」。也許他用的方法不合情理,但他處於兩難的局面下,他能對師門有這樣的一份堅持已經很難得。

當年的九龍寨城,是黃賭毒聚集的地帶,連警察也不敢理,就知道這勢力有多大。雖然不知道戲中的佈景跟真正的九龍寨城有多少相似,但至少我終於可以將對九龍寨城的認識,加上一個畫面。

 

整套戲以葉問在香港的生活為中心,還包括他的感情世界。妻子來港跟他短聚後,便無法再相見了。他們相處時那份淡淡的情意,在很多細節中顯露出來。擔心對方的棉被不夠暖,擔心對方吃得不夠飽…….妻子離開了,葉問無法陪著她,甚至連拜祭一下也做不到,他沒有流過一滴眼淚,只是有時會默不作聲,會自己一個發呆。他心中的傷心,一直無法宣洩。

及後他遇上珍妮小姐,我覺得他沒有喜歡過珍妮小姐,可能他是希望跟她互相照顧,不用其他人擔心他。我跟葉問的女徒弟一樣,覺得珍妮小姐是壊人。也許是女人的同感吧,我是無法接受這個女子取代葉問妻子的地位。看到葉問為了這女子不顧一切的堅持,我有點氣憤的。不過當葉問兩父子安頓下來後,也提到珍妮小姐出現的次數漸漸少了。也許這證明了葉問心中始終忘不了亡妻。

電影最後提到葉問把詠春的功夫拍下,希望讓後世人繼續承傳詠春。這個構想原是他的徒弟,李小龍向他提出的,但被他拒絕了。他說只要到適當的時候,就會做。這也暗示了葉問對這個徒弟的一點點看法。

無疑,李小龍把中國功夫發揚光大,但葉問對詠春有份執著,一份不可變得不像樣的執著。或者他覺得這個徒弟的功夫已不是他心中詠春的模樣了,所以他拒絕了徒弟的要求。又或者他覺得自己已當不了李小龍的師父了,所以也無謂答允對方的邀請。

 

電影對我來說的一個亮點是有阿嬌的演出,因為小時候就已經很喜歡她。由於整部戲都是圍繞葉問,其他演員其實沒太多的發揮機會。阿嬌在這部戲的表現也沒她在《前度》中的表現那麼好。不過她在戲中抱小東東的手勢很純熟,可能跟她要照顧年幼的妹妹有關吧。她到九龍寨城救丈夫的一幕,是另一幕令我感動的場景。一個孕婦不顧一切去拯救自己的丈夫,她沒有怪責丈夫瞞著她打擂台的事,只是想救回他。

這場終極一戰,同時體現了愛情與師徒之情。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