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曲故事】2020.胡鴻鈞 – 沒身份妒忌

無論是寫書、寫歌,抑或寫劇本,
只要當過創作者的人便會了解,
創作是件很奇妙的事情,
觀眾與創作者可能會有截然不同的感受與解讀。

記得中學的時候曾聽過一位前輩分享,
創作者完成了作品後,作品再不屬於創作者,而是擁有了自己生命,
它會用自己方法去令觀眾欣賞到它不同的面相,
不再從屬於創作者。

說起來,也是對的。
就像一首歌,每個人聽到的故事可能會不同,每個人代入的心情也不盡相同。

2020年,闊別一年沒有推出個人原創歌曲的Hubert,
終於有他的新歌《沒身份妒忌》,
我第一次聽到這首製成品,第一次看到整份歌詞的時候,
心想「嘩,這種卑微的單戀太虐心了吧,比做兵更可憐」,
我對這首歌的解讀是,
這完全是個未愛過已不能愛下去,可憐的單戀故事。

相比起主題的「沒身份妒忌」,
更令我起雞皮疙瘩的是「打搞」兩個字,
「打搞」其實是很嚴重的嫌棄。
喜歡的人為自己做些甚麼傻事都會覺得甜甜的,
「兵」為自己服務,就算不喜歡人也會開心有人替自己辦事吧,
普通朋友為自己好,沒有感激也最多無感。
究竟有多討厭一個人才會覺得對方在打搞自己?
究竟有多討厭一個人才會有意無意間讓對方覺得他在打搞自己?

相處的感覺是雙向的,
也許沒有惡言相向,也沒有面紅耳熱的爭吵,
但能令一個人灰心得覺得自己打搞了對方,
必定是對方在相處中向自己傳來嫌棄、厭惡的訊息,或是冷言冷語。
這些訊息隱藏在生活的最細微處,
偏偏傷人的力量卻最大。

『對不起,我打搞你了』
會說出這句說話的人究竟是愛得多卑微才要如此卑躬屈膝,
明明自己受傷了,離場時仍要用最禮貌的字眼作結,
可以感受到一定是長期的傷害才會把自己縮得那麼細。
眼看對方對其他人好好,但自己彷彿做甚麼都不對,不知道該如何自處,
這感覺很煎熬,煎熬到最後剩下退出這條路可以行,
即使不願意,不甘心,也別無他法。

沒身份的,不只是妒忌的部份,
更是連出現在對方生活的資格也沒有。

不知道你們聽這首歌的時候,
聽到的又是甚麼樣的故事?

 

—— 今天要聽 胡鴻鈞 HUBERT WU《沒身份妒忌》(https://youtu.be/vdxOY03cEpQ)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